傲娇爹地霸道宠

九殿下 作品

    乔厉爵的出现让气氛变得尴尬起来,温钦显倒是想要讨好乔厉爵,却又不知道怎么讨好。

    毕竟连温寒和他握手乔厉爵都没有给面子,他只好将希望寄托在温凉身上。

    “小凉,你好好招呼乔总。”

    平时在私下的时候温凉倒是很随便,偏偏还有好几个人,她怕太明显被人看出两人的关系。

    “乔总,你要吃什么?”温凉恭敬的开口,假装两人不熟的样子。

    乔月在这个时候开口:“我七哥有洁癖,他不吃别人夹的菜。”

    温凉在心中冷笑,有洁癖?经常会抢自己碗里的冰淇凌?

    “乳鸽汤。”乔厉爵当面反驳。

    温钦显嘴角上扬,“快,小凉,给乔总盛碗汤。”

    “还是让馨儿来吧,小凉笨手笨脚什么都做不好。”梁碧蓉端着红酒过来。

    她给温馨使了一个眼神,这种献殷勤的机会可要好好抓住了。

    温馨快步迎了上来,“乔总,还是我来吧。”

    乔厉爵冷冷扫她一眼,温馨端着汤碗的动作僵硬在那。

    “乔,乔总……”

    这个男人就是那种只给你一个眼神,你多看两眼也会觉得害怕和紧张。

    仿佛他就是高高在上的神,一个动作也能泯灭众生。

    “耳朵聋了?难道没听到乔月说我洁癖?”

    一句话让温馨傻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怎么接。

    梁碧蓉笑着打圆场,“原来乔总不喜欢,那我们就怠慢了,馨儿,回来坐好吧。”

    她话音刚落,乔厉爵开始表演打脸术。

    “你盛。”他转头看向温凉,显然是对温凉说话的。

    刚刚坐下的温馨脸色发白,“乔总,你什么意思?我给你盛汤你说有洁癖,却要她给你盛?”

    梁碧蓉拉都没有拉住,这个女儿太不沉稳了。

    乔厉爵却是轻描淡写开口:“字面上的意思,我嫌你脏。”

    温馨差点没有将碗给摔碎,这男人毫无绅士风度,完全是个自大狂。

    梁碧蓉知道自家女儿的性格,一手捏住了温馨的肩膀。

    “乔总,上次的事情是有些误会,让你见笑了,其实我们馨儿是很单纯的丫头。”

    “不必解释,我没兴趣。”乔厉爵才懒得理会别人的想法。

    温凉在一旁看戏看得热闹,他伸出手捏了捏温凉的腿。

    说好给我盛汤呢!

    温凉被他突然一碰,在乔厉爵来之前她本来就在高度紧张之中。

    还以为是温寒又变态了,这才只是轻触,吓得温凉一下从椅子上弹起。

    她站起身来才想到温寒在对面,除非他长了章鱼的手,才能从桌底碰到她。

    不是温寒,那就是乔厉爵了。

    “你干什么这么一惊一乍的?”乔月本就看温凉不太顺眼。

    温凉只好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我去厨房看看点心做得怎么样。”

    “野种就是野种,一点都没有礼貌。”乔月低声说了一句。

    乔厉爵将手中的刀叉往盘子一放,发出清脆的声音。

    “乔媛芷,这不该是乔家人应该有的教养。”

    当他这么叫自己的时候就代表乔厉爵生气,乔月还是很害怕乔厉爵生气。

    “对不起,七哥。”

    乔厉爵是典型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人。

    毕竟他刚刚已经说了很没有教养的话,这会儿却又要求乔月。

    温钦显在一旁调节气氛,温凉本来只是想来厨房转转就离开的。

    在垃圾桶却看到一个玻璃瓶,那玻璃瓶上面并没有任何标示。

    玻璃瓶在垃圾上面,很显然是刚刚才丢,梁碧蓉难道又有什么诡计?

    想到她将温馨拉开,温凉似乎明白了什么。

    今天乔厉爵主动送上门来,只有自己和温寒知道他来的目的。

    其他人都以为他是为了接乔月,梁碧蓉想要将自己的女儿送上门去。

    又是老一套呢,温凉从玻璃瓶上收回视线。

    等她端着小吃出去,梁碧蓉正在用分酒器给乔厉爵杯子倒红酒。

    显然她是在酒里下了那种药,想要将自己女儿推上去。

    “汤。”温凉还在看酒呢,乔厉爵已经在催促她了。

    汤汤汤,这个笨蛋都要被人算计死了,还在念着汤。

    温凉给他盛了一碗,“乔总,这汤很滋补,多喝点汤就不要喝酒了。”

    她在提醒乔厉爵酒里面有问题,乔厉爵肯定能听明白。

    梁碧蓉瞪了温凉一眼,“乔总特地来一趟,怎么能不喝酒呢?传出去岂不是会说我们苛待了乔总。”

    温凉在乔厉爵身边坐下,用手轻轻戳了戳乔厉爵的腰,笨蛋,不许喝酒。

    乔厉爵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转头看她,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补身体的汤?看来温小姐是觉得我身体很虚,需要好好补补了?”

    温凉差点没

    有被气死,她在说酒的事情,乔厉爵却在鸡同鸭讲,这会儿扯什么虚不虚的。

    “乔总气色看上去很好,想来身体是很好的。”

    “既如此,那我还是喝酒。”乔厉爵端起酒杯摇晃了几下。

    温凉从他手心挣脱,以为乔厉爵不懂,又往他碗里夹了一只虾。

    “乔总,这虾肉味道不错,你尝尝看。”

    “你给我剥。”

    这位老祖宗!

    温凉心想只要你不喝酒,剥虾什么的都可以。

    梁碧蓉已经觉察到温凉的用意,这死丫头肯定是在厨房发现了什么。

    她撞了撞温馨,“馨儿,还不给乔总敬酒。”

    温馨其实是害怕乔厉爵的,他的眼睛就像是高原上那疾飞的苍鹰一般锐利。

    多看她几眼,她觉得自己灵魂都要被他看出窍。

    她端着酒杯,战战兢兢起身。

    虽然她心中是很害怕,但她更害怕温凉入了乔厉爵的眼睛。

    如果真是这样,自己就要被温凉踩在脚下一辈子。

    比起被温凉支配的恐惧,她宁愿在乔厉爵的眼神中坚持一下。

    “乔总,你似乎对我有些误会,这一杯我敬你,希望……”

    乔厉爵却没有端酒,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温馨一眼。

    他专注的看着温凉给他剥虾,温凉的手指纤细,这双手做什么都很好看。

     你现在所看的《傲娇爹地霸道宠》 第145章 我嫌你脏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傲娇爹地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