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爹地霸道宠

九殿下 作品

    为了能活下来,这些年温凉不是没有受过伤,不是不知道那种滋味。

    自己受伤她完全能够隐忍,可是乔厉爵一受伤,她觉得自己天都塌了。

    心疼、愧疚、无奈等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别哭,这是我一意孤行的决定,楚韫已经劝过我,落到这个样子是我咎由自取。”

    乔厉爵温柔的亲吻着她的泪水,“不疼的,我一点都不疼,别哭了。”

    “怎么可能会不疼?怎么可能……”

    温凉不是一个爱哭鬼,偏偏一遇上乔厉爵,她变得如此软弱。

    “我是男人,身上多点伤口更有魅力。”

    “我带你去医院。”

    “这点小伤还不至于,你去将药箱拿来,你应该会上药吧?”

    “我会。”

    “你给我清理伤口。”

    乔厉爵执意不愿去医院,温凉抹了抹眼中的泪。

    现在不是哭得时候,她飞快下床,第一时间从柜子里找到医药箱开始给乔厉爵处理伤口。

    “忍着点,消毒的时候会很疼。”

    “别小看你男人。”

    看着温凉利落的给他处理伤口,乔厉爵的眸子闪过一抹深邃的光芒。

    其实他开口说让温凉给他处理伤口只是为了试探温凉,没想到她不仅会,还做的这么好。

    她小腹上方,背后都有一道浅浅的疤痕。

    那并不是剖腹产所留下的痕迹,平时使用的护肤品中有一种就是祛疤。

    可想而知她伤势好了以后就一直在使用祛疤产品,就算是这样仍旧留下了一道浅疤痕。

    她一个正常的女孩儿,就算是过得再怎么艰难也不至于会被人伤成那样。

    超好的身手,消失的五年,查不到一点线索。

    如果不是经常受伤,她又怎会有这么熟练的手法?

    虽然经过这次的事情两人的感情又进了一步,中间仍旧隔着一些东西。

    两个聪明人在一起,都留着一张底牌,她们互相试探,却又不肯开口询问。

    温凉这会儿心乱如麻,没有思考那么多。

    每一道伤口处理之前她就会吹吹,仿佛那样就能给他减轻一些痛苦似的。

    “女儿真像你,上次手受伤也让我吹吹,说吹吹就不痛了。”

    温凉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这个时候还有心情研究女儿像谁?”

    “那是当然,女儿可是我的宝贝,你瞧见景醺他们看小丫头的眼神没有?

    最近咱们可要看紧了,免得会有人贩子出没。”

    温凉轻笑一声,“谁会来抢你女儿,都这个时候了还不正经。”

    “阿凉笑了。”

    “好好坐着,别动。”

    “是,老婆大人。”

    屋中传来两人温馨的对话声。

    处理了大半夜,天快亮乔厉爵和温凉才睡下。

    茶茶蹑手蹑脚的进来,看到乔厉爵好好睡着她才松了口气。

    她从被子里钻到两人中间,将头靠在乔厉爵的肩膀上,这才好好的睡去。

    一家三口相拥而眠,在狂乱的暴风雨中,这就是乔厉爵一直追寻的简单小幸福。

    温凉醒来发现自己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小家伙,小家伙死死抱着乔厉爵。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这话还真没错。

    温凉笑了笑,没有打扰父女两,悄然起床给乔厉爵煲汤。

    虽说是外伤,也需要好好补补,调理一下身体,这样会好得更快。

    绒绒开启了自动清洁功能,乖巧的打扫家里每个角落。

    温凉在厨房忙碌,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落进来,香味弥漫。

    乔厉爵从背后抱住她,“阿凉,谢谢你当年劫持的人是我。”

    如果那一晚她要是选择了别人,茶茶不会出生,她们这辈子都不会有相交的点。

    她可软萌可贤惠,在他怀中是小鸟依人的小妻子,在别人面前却又是一挑五的女汉子。

    她舞刀弄枪的姿势超帅,站在镜头前面一脸女神的样子迷人。

    这样一个百变的温凉,乔厉爵觉得找到她是自己的幸运。

    听到他稚气的话,温凉转身柔柔一笑:“身体好点了吗?”

    “有老婆和女儿,就是我最好的良药。”

    “贫嘴!”温凉笑了笑。

    茶茶甜甜的声音传来:“爹地妈咪。”

    温凉拦在乔厉爵面前抱住了茶茶,她怕孩子没轻没重碰到了乔厉爵的伤口。

    “宝贝,爹地这几天身体有些不舒服,宝贝尽量不要让他抱好不好?”

    “好的妈咪。”

    乔厉爵的脸色苍白,气色一看就不好,茶茶又怎么会不乖呢。

    “乖,和爹地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嗯。”

    昨晚的暴风雨已经过去,一家人温馨的画面就是雨后彩虹。

    此刻某一处的黑色办公室内,干净的办公室桌面放着一个文件袋。

    皮鞋和冰冷的

    地板发出摩擦声,黑色皮椅上坐下一人,来人十指修长的打开了密封文件袋。

    厚厚一叠资料跃入眼前,“温凉,温家私生女……”

    资料中从小到大女孩儿所有的照片都罗列的很清楚,直到最近五年,只一句话介绍。

    五年前到b国留学,各科成绩优异,双学士学位毕业,回国带着一女。

    骨节分明的手指有节奏的在办公桌上敲击了几下,似乎在思考。

    丢开资料,还有一些照片,照片大多是她和孩子的日常照片,偶尔还有一两张乔厉爵入镜。

    尽管入镜的照片不多,每一张上面乔厉爵脸上的表情都洋溢着一种温柔。

    照片被扔回桌上,打火机声音响起,男人点燃一支烟,烟雾弥漫中他想起昨夜。

    被囚在暗室的男人上身赤裸,神情严肃。

    “处罚意见我没有异议,我有一个请求。”

    “说。”

    “伤口落在我后背。”

    一般都会选择全身,谁会蠢到只打一个地方,伤势好得慢又重。

    “为什么?”

    他没有回答,自己就抽了几鞭子,正在他的胸前。

    乔厉爵这才开口:“我不想家人看见担心。”

    “家人?呵,你说乔家那些人?”

    “不是。”

    “不是他们,那是谁?这个世上还有被你称之为家人的人?”

    乔厉爵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后背。”

  你现在所看的《傲娇爹地霸道宠》 第160章 怎么可能不疼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傲娇爹地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