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爹地霸道宠

九殿下 作品

    一顿饭大家心思各异,除了景痕没皮没脸非要给温凉夹菜之外,其他人似乎都有自己的想法。

    男二毫无存在感,温暖注意力都在白矜然身上。

    为了力破谣言,她特地给白矜然夹了很多菜,表示两人还是和以前一样恩爱。

    然而她给白矜然夹的菜,最后他一片都没有尝。

    饭后景痕带着温凉离开,“下午是开机仪式和记者发布会,记得穿好看点。”

    “好。”

    白矜然看向两人的眼神十分复杂,心中就像是打翻了醋瓶,两人的关系越好他是妒忌,几乎是要妒忌得发狂。

    “矜然,我有话跟你说。”温暖将他所有眼神收入眼中,要是别人留意就会发现白矜然有问题。

    温暖从小到大都是一个要强的女人,她已经秀了这么久的恩爱,接受了太多人对她的赞誉。

    要是现在白矜然离开她的世界,她完全无法想象会变成什么样子。

    为了怕别人看出问题,她拉着白矜然回到自己的房间。

    “矜然,过去的事情我知道都是我的错,但我也是没有办法,你原谅我好不好?”

    白矜然一颗心全在温凉身上,对于温暖的示弱他没有一点感觉。

    “说完了?那我走了。”

    如今的白矜然连她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温暖从背后抱住了他。

    “不要走,就算你恨我,讨厌我,我们的孩子是无辜的。”

    “打了。”白矜然想也没想的回答,“温暖,不要拿孩子来要挟我。”

    打从之前的事情以后,白矜然对温暖这幅嘴脸只有厌恶。

    不知道为什么,温暖不管再说什么他都觉得是假话,不想理会她。

    “矜然,我已经给你认错和道歉,你仔细想想,这件事我成了最大的受害者,温凉她却成为受益者。”

    “你成为今天的样子难道不是咎由自取?温暖,不要把自己的错推到别人身上。

    不管你是不是怀孕了,这个孩子我都不会认的,我说的很清楚,我们彻底结束。”

    温暖从包包里面拿出一张医院的报告单,“你看,白纸黑字,我就是怀孕了,我没有骗你。

    这个宝宝是我们爱情的结晶,我们一起照顾宝宝长大好不好?”

    白矜然将温暖推开,“醒醒吧,我们早就完了。

    这个孩子你要生可以,我不会认,也不会照顾,如果你打了,我可以给你一笔赔偿费用。

    我知道你最近和时代在打官司,就算你请了最好的律师,这个官司你输定了。

    钱是一定会赔的,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你自己好好想想。”

    说完白矜然转身离开,对于这个女人,他没有一点眷念。

    身后传来温暖砸东西和谩骂的声音,他无奈一笑,这才是温暖的真实模样。

    只可惜他现在才知道是不是太晚了一些?

    温凉和温暖天壤之别,一个看似纯洁,其实满肚子坏水。

    而那个曾经纯洁,却被自己一步步逼成了另外一人的模样。

    白矜然突然觉得自己心很疼,为什么他的人生走到了这步田地。

    当年他要是坚定对温凉的心,没有被任何人左右,那么现在是不是会更幸福,也不会落得个被人嘲讽的下场。

    如今的温凉自信洒脱,变得真的很迷人。

    不过白矜然也好奇,当年自己因为家世选择和她分开,连区区白家对自己和她交往诸多阻拦。

    而真正的豪门世家乔家,他们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会闹成什么样子?

    乔厉爵又会做出什么选择?会不会也和自己当年一样?

    白矜然在心里猜测许多来填补他内心之中的不安。

    温凉现在不知道过得有多自在,在房间拿出剧本看了看今天第一场要拍的夜戏。

    整个制片方都希望尽快将这部电影拍完,排期很紧。

    景痕提醒道:“今晚第一场就是你在雨里被罚,这个天气可是越来越冷,你自己里面多穿点。”

    “穿再多也要被淋湿,还不如少穿点,陪我对对戏,这场戏挺重要的。”

    因为排期较紧,一共有几处取景地,剧组先拍在宫内,夜戏也都排到一起,因此并不是按照剧情的发展拍。

    而且分成ab组,两组一起拍,正常情况下很快就能拍完。

    温凉本来以为会拍一周到两周,按照剧组这个赶进度的方式,最多一周罢了。

    毕竟也不像是玄幻剧还要预留时间做特效,整个剧本除了她有几场打戏,其她人也就是磨磨嘴皮子。

    今晚的戏正是温凉初入宫,脸上有一块疤痕不受宠,却因为背靠大家族支撑,被女二陷害,夜跪殿外。

    “真是个勤奋的好苗子,怪不得马邱一眼就看中了你。”

    “别贫了,台词你记熟了吗?”

    “当然,爷可是专业的。”

    温凉整理了一下情绪,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将景痕吓了一跳。

     

    ;  “靠,不就是对对台词嘛?你居然真的跪。”

    温凉瞪了他一眼,“开始,别说废话,我好不容易酝酿好的情绪。”

    “好好好,你酝酿。”

    景痕本来是带着玩闹的心思,见温凉瞬间进入状态,他只好收敛。

    半小时后,杨莎莎敲门进来,温凉眼睛红红的,再看坐在一旁跟个大爷似的景痕。

    “哎,你可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们只是在对戏,我可没欺负她。”

    杨莎莎摆明不相信,对戏能眼睛都对哭的吗?

    “得,我就是来给你送件衣服,别搞得我好像真对你做了什么一样。

    这锅我可不背,要是传了出去,我就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了。”

    想着他离开之前乔厉爵深深看他的眼神,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小景,你会好好照顾七嫂的对吧?”

    景痕咽了咽口水,“咳咳,当然会。”

    他觉得现在他要是说个不会,乔厉爵一定将他脑袋都给拧下来。

    乔厉爵捏了捏他的脸,“咱们小景长大了,都会照顾人了,之前你说你对阿凉是什么心思?”

    景痕都要吓哭了好吗,乔厉爵这是在计较他回国追温凉的事情。

    你现在所看的《傲娇爹地霸道宠》 第167章 护弟狂魔VS宠妻狂魔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傲娇爹地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