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爹地霸道宠

九殿下 作品

    温暖和景痕的戏在后面,两人来的时候听到剧组的八卦。

    “郭娉收到三根手指?”温暖联想到温凉昨天受伤,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是啊,剧组的人都传遍了,也不知道那手指是真是假。

    听说郭娉接了一个电话,说什么家里出事了就急急忙忙带着手指离开。

    暖姐,你说那手指是不是她家人的?不然以她的脾气不闹得天翻地覆才怪。”

    温暖喝着奶茶,眼中一片复杂,“确实很奇怪。”

    “就一个总统套房郭娉都恨不得闹上天,现在可是有人给她送手指。

    她居然不报警,也没找温凉去闹,简直太奇怪了,这温凉还真是命好。”

    温怒手指细细摩挲着杯子,“不,我不是说这个奇怪。”

    “那你说什么奇怪?”

    “温凉,难道你没发现,自从温凉回国以来,我们对她的设计全都被她化解了?”

    赵霜想了一下,“对,是这样,暖暖你说这温凉也太邪门了一点。”

    “从她回来开始,我就一直在设计她,例如女三这个角色明明是卡掉了,为什么后来她还是女三?

    李博导演那件事也是如此,本来我是想要她身败名裂,结果你也看到的。

    身败名裂的不是她,是我,我差点被她弄死。

    昨晚郭娉不过借着改戏踩了温凉,今天她就收到了三根手指头。

    就算是她家里人出事了,那也太过于巧合了一些。

    我总觉得温凉的背后有人,那个人一直在帮她。”

    这是温暖最直观的感觉,就像是在时代那一次,那个经理接了个电话瞬间态度就变了。

    时代居然将她和白矜然拉黑,她们和时代老板无冤无仇,至于做到这个份上?

    “她背后肯定有金主,不然就凭她怎么能住在那个小区?”

    温暖喝了一口奶茶,“她的金主是谁呢……”

    “难道是景少?”

    “应该不是他。”一开始温暖也觉得是景痕,在片场和吃饭的时候都能感觉到。

    温凉和他最多是朋友关系,绝对没有男女之情,眼神是可以看出来的。

    “不是景少,那是……”

    “你找人好好给我查查,如果不查出温凉的根底,我这心就是安定不下来。”

    “好的暖暖,我去安排一下。”

    温暖看着温凉的方向,导演正在给她讲戏,甚至亲自上阵给她演示。

    马导对她倒是不错,难道会是马邱?

    又给她加戏,又给她讲戏。

    也不太可能,他只是一个导演,没有那么大的权利。

    一想到温凉混得比她好,她心中就很不是个滋味。

    本来她有一个美满的家庭,有一个爱她的未婚夫,有一个锦绣前程。

    因为温凉,现在这一切都没有了,她恨,她不甘心。

    温暖发誓,她一定要让温凉也尝尽这种痛苦。

    最好查出来包养温凉的男人是个有家世的老男人,自己找人一曝光,温凉就会彻底毁了。

    拍了一天,温凉累得半死,她算是ng次数少的,因为加戏的缘故,她要演得也多一些。

    “凉姐,你可以收工了,我送你回去休息。”

    “好。”

    温凉跟剧组的人打了招呼离开,剧组的人都挺喜欢温凉。

    说来温凉很奇怪,她不找你的时候身上就有种与世隔绝的疏离之感,总觉得她的身边你是靠近不了的。

    偏偏她很有礼貌,连一个小场工给她递个道具她都会轻声道谢。

    没有任何架子,却又和人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大家都很喜欢她。

    反观温暖,虽然她的名字叫温暖,其实一点都不暖。

    什么都要最好,处处摆架子,甩脸子,明明名声都一塌糊涂了,还非要一副老娘就是顶级流量的样子。

    大家背后有不少怨言,又怕温暖重新翻身,一个个只得忍着。

    娱乐圈的事情也是说不定的,之前也有被黑到底的艺人,后来突然就翻红。

    这些都是料不准的事情,就算温暖难伺候,大家还是忍气吞声。

    回到房间,有人敲门,温凉一听就知道不会是乔厉爵。

    景痕提着外卖进来,“没吃吧?”

    “嗯。”温凉大方开门将他迎了进去。

    “哥对你那真是好,昨晚郭娉不过踩了你一脚,他就让人割了郭老二的手指。

    偏偏无人知道是他在暗中吩咐,郭娉也不会怀疑在你头上。

    既给你报了仇,又不会给你惹来任何麻烦,还好我对你没什么歪心思。”

    景痕也听说了这件事,心里还有点小怯,毕竟他刚回国还当着乔厉爵面说要追求温凉。

    也不知道那时候那位爷心里是不是就想要弄死自己了?

    乔七爷,一个手段高明且狠戾的男人,郭娉当真是瞎了眼才会欺负到温凉头上。

    温凉敲了敲他脑袋一下,“知道就好,你买的都是我喜欢吃的。”

    “那当然了,要是照顾不好你这个小七嫂,回头七哥可是要揍我的。”

    &nb

    sp;温凉笑笑,“你就那么怕他?”

    “除了我哥,我最怕最敬重的就是七哥,你不知道,小时候我在家无法无天。

    我哥从小就宠我,也舍不得打我骂我,有一回七哥来了。

    当时我是好玩的心态捉弄了他一下……”

    “你怎么捉弄的?”温凉也很好奇。

    “用盐代替糖加在他的咖啡里,我以为他会和别人一样忍气吞声。

    没想到七哥当着我哥的面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等我哥去书房,他便抓住了我。

    将我衣服扒了,浑身涂上蜂蜜捆在树上,让蚂蚁爬了我一身。”

    温凉忍俊不禁,想着那个画面就忍俊不禁,当时的小景痕肯定气死了吧。

    “怪不得你天不怕地不怕,独独就怕小虫,结果是他给你造成了心理阴影。”

    如果不是因为小虫,自己和景痕也不会认识了。

    “那可不,当时我就觉得他是个狠人,后来和他相处慢慢就喜欢上他了。

    说实话小凉凉,你要喜欢的人不是七哥,说不定我还真的要来抢一抢。

    不过七哥就算了,我怕他……”景痕缩了缩脖子。

    “怕他再将你扒光丢进虫子堆?”

    “你个没良心的敢笑我,别吃了。”说着景痕就抢了温凉的鸡腿。

    两人在房间闹个不停,这边赵霜也赶紧给温暖汇报。

    “暖姐,有人看到景痕去温暖房间了,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来。”

    温暖皱了皱眉,“景痕?除了他之外还有别人吗?”

    你现在所看的《傲娇爹地霸道宠》 第172章 大佬求带飞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傲娇爹地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