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爹地霸道宠

九殿下 作品

    温凉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只感觉身体就像是被人掏空了一般,浑身上下酸痛。

    昨晚发生了什么?意识混混沌沌,温凉只记得自己在电梯里被人围堵,接下来就是……

    对了,她被人用什么喷雾给迷晕,紧接着她就失去了意识。

    后来迷迷糊糊她好像看到了乔厉爵,然后两人在床上激战一夜。

    不对!温凉突然背后升起寒意,如果是她在药效发作之下,将郭显志误认成乔厉爵。

    昨晚和她*的万一不是乔厉爵,而是郭显志。

    那一瞬间她的心里涌起滔天巨浪,温凉看着满床的狼藉,可想而知昨晚多激烈。

    她的心沉到谷底,身体不知觉的颤抖着。

    她怕,怕自己做了对不起乔厉爵的事情,她背叛了他!

    听到浴室传来水声,温凉委屈又愤怒的盯着浴室门。

    如果郭显志真的轻薄了她,那么……

    就去死吧!

    温凉心中发狠,她从来没有标榜自己是一个好人。

    披上衣服下来,才刚刚下地,酸软的脚让她差点就一头栽到了地上。

    衣服之下是她满身的痕迹,温凉一时没忍住,泪水就那么砸了下来。

    想着乔厉爵对她的好,她怎么能背叛他,自己为什么不能小心一点。

    如果她再小心一点就不会出事了,郭显志,我要你的命!

    屈辱的眼神中猛然掠过一道杀意,温凉克制住身体的不适。

    她先是操起了旁边的台灯,踮了踮发现手感和重量都很不好。

    于是她转身将视线移到了椅子上,不行,椅子又过于太重。

    她又是心慌又是心烦,怎么她连杀个人都没有合适的凶器!

    混蛋,该死的混蛋,杀千刀的混蛋。

    终于温凉找到了合适的东西,她将目光瞄准了花瓶。

    也顾不得里面娇艳的玫瑰,她伸手将玫瑰扯出来扔掉。

    提起花瓶就朝着旁边的柜子上敲去,花瓶瞬间碎开。

    她握着锋利的花瓶碎片,一步一步朝着浴室走去。

    男人在洗澡的时候是最薄弱的,就是这个时候。

    杀了他?不,她要让他这辈子都无法再碰女人!

    推开门,在雾气氤氲之中,她看到男人健硕的背影。

    禽兽的身材倒是挺好,和乔有得一拼,一想到乔厉爵,温凉心中的愤怒和屈辱更深。

    她一步一步朝着乔厉爵靠近,乔厉爵转身,“阿……”

    还没叫出声呢,他就看到温凉举着花瓶碎片朝着他下半身而来,出手速度那叫一个快狠准。

    温凉这才发现那是乔厉爵啊!

    乔厉爵一把抓住她的手,还差几寸,他这辈子就和男人无缘。

    “一醒来就给我送这么大的一份礼物,我可有些无福消受啊。”

    乔厉爵差点没被吓死,他的阿凉居然要对他拔刀相向。

    昨晚在床上还柔情缱绻,餍足的他心情可好了,谁知道一起来她就翻脸无情。

    正是因为那人是温凉,他才放松了警惕,要不是他反应快,他完了。

    小东西是被什么东西给上了身吗?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温凉一见真的是乔厉爵,那昨晚的人就不是郭显志了。

    刚刚那些复杂的心绪彻底抛开,温凉甩开了瓷片,扑到了乔厉爵怀中。

    “乔哥哥。”她委委屈屈的叫他,眼中还有泪水。

    这个小木箱就像极了茶茶受委屈之时的样子,乔厉爵心都融化了。

    连忙抱住了温凉,“怎么了我的宝贝儿。”

    温凉也不顾花洒将她的身体打湿,紧紧回抱着乔厉爵。

    “还好是你,还好是你。”

    乔厉爵联想到她刚刚古怪的举动,昨晚她被下的剂量有点重,所以她整个人是没有理智的。

    估计是一早醒来自己又不在她身边,她以为是别人,这

    才生气的想要阉了自己。

    想到这里,乔厉爵也是哭笑不得。

    一边吻着她脸上的泪水,一边耐心的安抚,“宝贝儿别哭,我不是早就说过了,一切有我。”

    温凉抽抽嗒嗒,她是真的吓坏了。

    这比她在死亡线上徘徊还让她害怕和紧张。

    “乔,我以为不是你,要是我真的背叛了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我当时心里很乱很乱,就想着弄死那个禽兽。”

    “乖,别哭了,是我的错,不该这个时候洗澡让你看不到我。”

    温凉那颗惶恐不安的心这才慢慢恢复平静,乔厉爵想到她的反应。

    从来都不会在自己面前哭泣的女人,刚刚却因为觉得屈辱和委屈哭了,说明自己在她心中的分量很重。

    想到这里乔厉爵心情更好,嘴角的笑意满得都快溢出来。

    温凉抱着他不肯撒手,像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乔,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算长,在我心里,你和茶茶是我 你现在所看的《傲娇爹地霸道宠》 第196章 有我就好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傲娇爹地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