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大唐当奶爸

华光映雪 作品

    渊盖苏文耳边隐有弓弦响时,头上带着红缨的帽子已经不见了,再回头看时,那帽子被箭支穿过红缨木柄,正正钉在他身后的旗杆上面。

    这一幕吓得渊盖苏文冷汗直流,连四周的高句丽士卒都懵了,全场几乎落针可闻。

    薛仁贵哈哈大笑道:“渊盖苏文,且将你的人头寄存在上面,早晚必被我取下,今日中伏我认栽了,来日战场上我必将找回场子。”

    说完之后薛仁贵大笑着拨马回头,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回到了本阵,大唐一方的大军纷纷跟着将领一样高呼威武万胜!

    “全军冲锋!杀出去!”薛仁贵举起霸王戟一声令下,当先领着本部兵马向北冲了过去。

    随即大唐一方就开始了气势如虹的突围反击战,很显然,之前薛仁贵这一手,不仅震慑了高句丽人,打压了对方的士气,更是大大提升了己方的士气,手下的十万盟军早已被激起了战意,再无慌乱惧怕的心理,正是冲杀的好时候。

    渊盖苏文渐渐回过神来,嘴里喃喃道:“薛礼……大唐又出一耀眼将星!此人必将是我高句丽大敌!”

    “大对卢,他们开始突围了,快些下令吧!”身边的将领催促道。

    渊盖苏文盯着薛仁贵的所在恨声道:“给我集中所有力量,全力合围绞杀那个薛礼,此人若活着,我们高句丽再无安宁。”

    手下将军立刻去发令,就见高句丽九万大军如狼似虎奋勇争先的朝着包围圈合围上去,从外围看去,就像是一股黑色绳索,将中间那十万大军勒住了绞杀一样。

    可真的就能跟包饺子一样轻松吗?

    恐怕不见得,如果里面只是十万契丹和室韦的联军,那高句丽的精锐合围杀戮自然是不在话下,毕竟从装备还是素质上面,联军都远远不如。

    但现实却是,士卒虽弱,将领却强,特别是手持霸王戟的薛仁贵,其神勇简直不下当年的鬼神吕布。

    原本不知兵法只知道打秋风劫掠的异族士兵,现在被自幼熟读兵书的年轻将军们率领着,即便说不上经验丰富,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每个人都小有心得,指挥他们发挥应有战力是不在话下的。

    加上突围之前,薛仁贵一箭大涨士气,乘胜之下气势如虹,双方扑一接触就进入到白热化状态,谁也不显弱势。

    这般情景倒是让高句丽众多将军惊讶,同时也更加坚定了渊盖苏文要杀薛仁贵的决心。

    渐渐地朝着薛仁贵本部围过去的敌军越来越多,除了越战越勇的薛仁贵略显轻松意外,他周边的士卒死伤越来越大。

    其余几支突围队伍一看,这还了得,主将被围,如果大家突出去了,主将却被擒,那还得了?

    于是几人不约而同的纷纷会师救帅。

    “勿救!”薛仁贵大吼一声,给身边的掌旗兵示意,让他发令其余兵马不要回师救帅,全力突围才是。

    “军师,如果其他队伍不过来回援救帅的话,咱们很可能会被擒住呀。”手下亲卫担忧道。

    “传令下去,突围队伍立刻重整阵型回身冲杀,由李震在外统帅指挥。

    今天豁出去了,渊盖苏文那老儿想杀我,那就在这新城之下,借着他的场子,跟他硬碰硬干上一架。

    我以身作饵,给他来个中间开花,看看谁更能损失得起。”薛仁贵豪气冲天,一边杀戮还不往传下军令。

    手下人虽然觉得危险,但战场上令行禁止,也只能照原话传令。

    其他几支队伍已经有人突围出去了,看到这个命令之后,尽管都觉得不妥,可眼下主帅被困,自然不能自己带队撤离,那就只能硬碰夺帅,所以很快就由李震重新在外围组织起了回马枪反攻。

    渊盖苏文神色一动,惊讶道:“难道我看错了,那薛礼是一个莽夫?如此事态。他们突出去竟然不逃,还敢回身再战,这是伸着头让我们宰杀吗?”

    身边的副将担忧道:“大对卢,恐怕形势不容乐观,很显然大唐一方并不太在乎手下他族士兵的性命,这是拼了命跟我们换战损的。

    看双方现在的死伤状况,差不多是五五开的局面,真没想到,换了一群统帅,那些原本不入流的契丹、室韦士兵竟然更跟我们的精锐对阵这么久,大唐真的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他们的兵法果然厉害。”

    这人还不忘感慨一句对手的厉害。

    渊盖苏文白了手下一眼,眼神坚定道:“以命换命?还真的不怕他们。

    双方都是十万兵马,对面那群放牧杂兵天生怕死,一旦死伤过多,轻则士气大减,重则发生哗变,跟咱们的精锐根本比不了。

    我们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保家卫国之战,他们可不想死在异国他乡,等到他们这股蛮劲过去之后势必向北溃散,到时候北边百姓痛恨他们,我们痛打落水狗趁胜追击,不等他们缩回扶余城,恐怕就被我们消灭干净了。

    现在看那薛礼也无甚稀奇,不过是个个人武力不凡的莽夫罢了,之前高看他了。”

    是吗?真的是高看吗?

    渊盖苏文也是破敌心切,一心只想着早日把侵略者赶出国境,好一战化解了此次灭国之危,所以只考虑自家优点克制对方缺点了,可薛仁贵跟随兵法大家李靖学习多日,就这么头脑简单吗?

    怎么可能?

    薛仁贵不傻,他也知道以命换命自家吃亏,但别忘了大唐是三路进军,如果现在自己这一路能够大量消灭高句丽的精锐,那么其他两路的阻碍立时就小了许多,到时候他们拿什么去挡另外两路大军?

    当然这也是渊盖苏文不知道还有这个情况,他以为距离大唐最远的靺鞨根本不会参战呢,毕竟那是个一向杂乱无章的部族。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在新城下这场大战足足厮杀了一个时辰,双方均损失惨重血流成河,眼看大唐一方的军队就撑不住有向后退的势头,这时新城的城门里,冲出了一支快马传信骑兵,直奔渊盖苏文的大旗。

    “大对卢,不好啦,东边,东边靺鞨族的蛮子兵大军入侵,现在已经打到国内城外了,守城将军手写决死文书,誓与城池共存亡,命我速来求援。

    将军说,提防兵力不下十五万,国内城却只有一万守军,全城征兵死战,最多撑不过十日!”

    什么??

    渊盖苏文惊呼一声,口喷鲜血大呼一声,跌落下骂了登时昏死过去,旁边亲卫赶忙抢过施救。

    一时间高句丽帅旗下面方寸大乱,领兵副将见此情况,犹豫了一下,下令鸣金收兵。

    国内城巨变,已经不宜在这里继续消耗精锐了,必须抽调力量加固国内城的防守,因为那里身上高句丽东北的大门,万一被城破,要不了半个月就能打到高句丽都城平壤。

    这个情况就让大唐一方不明所以了,怎么好端端的眼看就获胜了,高句丽突然撤离?

    是故意放我们一马,还是说他被我们打怕了,损失不起了?

    薛仁贵松了口气,心说肯定是出了什么变故,总算今天这一关输的不是太难看,要不然从军第一次大战就被打得落荒而逃,说出去可不好听。

    手下的这群胡人士兵的反应就有些奇葩了,之前马上就要不听令溃逃了,现在倒好,看到对手纷纷撤退,他们立马条件发射一样,高呼大胜,就像是个十足的胜利者一样,还吼吼着追杀对方。

    薛仁贵摇头苦笑,这帮人还真是精神上的乐天派,这么简单就让他们忘记死伤了,不过却是不能再去衔尾追杀了,万一惹急了对方,自己这次真的亏大了,手下如果兵马 你现在所看的《重生大唐当奶爸》 第518章 三面受敌(二合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重生大唐当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