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闺逆

不倒先生 作品

    十月十七日,沈慕庭的十九岁生辰,沈家办了一个属于年轻人的生日小聚会,苏知娴带着苏知颖、苏知瑄,还有小八小九一块凑热闹去了。

    自从两家订了亲,苏家就有意识地让小辈们多在一起交流增进感情,只要是出席两家宴会的场合,都会带着府里还待字闺中的少爷和小姐们。

    苏知娴头天赶做了一个三层的大蛋糕,加起来足有七八斤重,放置蛋糕的木架子也是找人特制的,盖上了一块红绸布,单独放了一辆马车一同送往沈家。

    沈慕庭和沈慕宗两兄弟正在举办生辰宴的花厅招待来宾,除了有亲家关系之外的程、苏两家之外,渐渐恢复走动的吕家也来了几人,以及之前南下定下交情的黎广将军和御史台的几位同僚都到了,济济一堂,十分热闹。

    而按情理来说,与沈家有表亲关系的皇室——萧家,也来了几位没封王的皇子和公主,算是给沈慕庭面子了。

    要是以往的沈家,他们未必会出席。但如今沈家已经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完全有了交好和拉拢的必要。

    看见苏家的几位来宾,身后跟着一些仆人推着一个体积不小的轮车过来,上头还盖着红绸布,众人不由起了好奇心,都想看看里头装的是什么名堂。

    一屋子都是年轻人,大家玩得都比较开,两轮飞花令之后,趁着酒宴开席之前,大家就陆续把自己的礼物给献了上来。

    当中礼物最贵重的当属几位皇子和公主送的,而最具心意的则是苏知娴这个未婚妻和沈慕宗这个大哥。

    放置最中央的那个红布轮车,一时间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大家都听说了,那是苏五小姐特意为未婚夫的生辰礼特意准备的,据说是大乾朝史上前所未见的一种东西。

    这个噱头一打出来,没人不好奇。

    “苏五小姐,那个红布可以掀了吗?本公主真的等不及要看了呢。”

    今年才八岁的永乐公主,正是活波好动的年纪,一双葡萄似乌溜溜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红绸布,恨不得穿透它。

    苏知娴本来想到宴席过后再吃蛋糕,但既然大家都这么期待,她也不好拂了众人的意。而且眼下大家正是空腹之际,蛋糕的美味还可再发挥几分出来,一旦饱腹再吃,惊艳的效果可能就要大打折扣了。

    一番计较之后,苏知娴决定,现在就揭开谜底。

    她站起身,落落大方地笑道:“既然公主想看,那民女定然遵命。只不过民女要越俎代庖,暂时先抢抢长衍这个寿星公的风头了。”

    杨瑾瑜温柔浅笑:“五小姐乃是二弟的未婚妻,这夫妻本是一体,想必二弟也定然不会介意的。”

    沈慕庭一脸宠溺:“娴儿想怎么玩都行,就算拆了我这生辰宴也无妨。”

    “哈哈哈……”

    众人大笑,看着沈慕庭和苏知娴的笑里,带着暧昧和调侃之意。

    苏知娴被众人取笑地耳根微红,拱手道:“那民女就放肆一回了。”

    “白翘、紫鸢,你们随我一起过来。”

    苏知娴起身,吩咐白翘和紫鸢一起走向最中央的位置,给她打下手。

    “把红布掀了吧。”

    众人闻言,齐齐伸长了脖子,看向木轮车的位置。

    “咦?那是什么?”

    “好漂亮,它们是桃心形状的耶,看着好精致。”

    “是吃的吗?”

    “看上去像是糕点之类的?”

    “你们看,那糕点上头还有字?”

    “最上面的那一层好像是果肉吧?”

    有人惊疑,有人失望,有人好奇……

    苏知娴推着木轮车,将三层蛋糕挨个在众人面前转了一圈。

    第一层和第三层蛋糕都是圆形的,第二层面积最小的那个是心形,被单独做成了水果蛋糕,其他两层都是原味。

    每一层蛋糕出炉之后都用调制的果酱在上头用干净的毛笔描了一句祝词,分别是“生辰快乐”、“事业有成”以及“阖家美满”,都代表着美好的祝愿。

    “这个东西叫做生日蛋糕,是民女与自家厨娘们随手捣鼓出来的一种甜点。它没什么特别之处,最特别的就是好吃。”

    在座的几位姑娘家一听好吃,眼睛顿时亮了亮。本来高颜值的蛋糕就已经俘虏了她们的少女心,一听这糕点味道还好,纷纷来了兴致。

    再看苏家两位姑娘和小公子,对着那蛋糕虎视眈眈,一副垂涎不已的模样,大家欲欲跃试的情绪就更高涨了。

    “在吃蛋糕之前,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仪式,现在有请咱们的寿星公二公子隆重登场。”

    苏知娴笑眯眯地说道,伸手指向沈慕庭。

    沈慕庭抖了抖衣袖,抬高下巴,用十分风sao的走位,站到了苏知娴的身边。

    两人都是外表极其出色的男女,站在一起相互辉映,颇有金童玉女的感觉。

    “白翘,让人把蜡烛点上。”

    很快,两个丫鬟便出列,第一层蛋糕的空白木架上,围成一圈的点上了十九根蜡烛。

    那些蜡烛也是苏知娴找人特制的,每根只有半个小拇指头粗细,一律用的是红色,图个喜庆,要搞彩色的太麻烦了,时间来不及,只好将就一下了。

    “长衍今日是十九岁生辰,所以这生日蜡烛便点上一十九根,愿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蜡烛点上之后,苏知娴向众人讲解它的用处,迎来一片叫好之声。

    沈慕庭定睛看着她,眉眼嘴角全是喜意,笑得像个傻子。

    “这个二愣子。”

    苏知娴暗自吐槽一句,也跟着乐了。

    “白翘,紫鸢,把人都招进来,开始唱生日歌。小八小九,过来,由你俩领头。”

    小八小九有些害羞地站在最中间的位置,再加上苏家的十几个丫鬟小厮,围成了一个圆形,把沈慕庭这个寿星公圈在了中间。

    苏知娴“啪啪啪”连拍了三掌,小八小九就顶着一张爆红的脸,闭眼开唱。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然后经过特训的白翘等人也接口往下唱,独特直白又朗朗上口的生日歌,一时震撼了在座来宾,愣愣地看着场中表演的苏家众人。

    连唱了两遍,众人才停下来,沈慕庭俨然惊呆了,这种祝寿方式真是太稀奇了。

    他的小媳妇想必为此耗费了许多精力吧,真是太有心了。

    沈慕庭看着苏知娴的目光温柔地似能滴水,小媳妇对他真是太好了,他将来一定也会对小媳妇更好的!

    “现在有请咱们的寿星公许愿,你就像去庙里给菩萨许愿那样,在心里默念就行了。”

    苏知娴双掌合握,闭上眼睛,给沈慕庭做了一个示范。

    沈慕庭见状也乐呵呵地跟着照做,闭上眼在心里默 你现在所看的《侯门闺逆》 第一百二十四章 征服贵客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侯门闺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