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五好青年

木允锋 作品

    金台吉叔侄俩的出城迎战,毫无悬念地失败了。

    至于杨信……

    叶赫部还不至于让客人上战场。

    他和囊努克及那三百蒙古兵,在叶赫西城城头欣赏了他最梦寐以求的鼠尾巴之间的战斗,无数鼠尾巴混战的场景恍如梦幻,但可惜幸福总是那么短暂,双方刚一交战,一支号称蒙古援军的骑兵从南而来,直奔叶赫东城。

    这当然是假的。

    不用杨信提醒,金台吉也知道蒙古骑兵不可能从这条路来。

    他以最快速度撤回,并且和布扬古分开,各自守卫各自的城池,杨信二人跟着金台吉去了东城,囊努克带着他的人留在东城。紧接着野猪皮的两路大军相继杀到,代善为首从山门进入的包围了叶赫西城,而野猪皮率领的主力包围叶赫东城。并且两路建奴同时发起进攻,他们时间也很紧,毕竟他们后面还有明军,旁边还有蒙古人虎视眈眈,野猪皮必须以最快速度攻破叶赫二城……

    “箭!”

    杨信站在木墙后喊道。

    这里是东城外围第一道防线,准确说就是一道原木排起的木墙,内侧搭了站人的脚架,士兵站在上面对着外面射箭就行。

    而在他左右全是鼠尾巴,一个个拿着弓不断向外射出利箭,他们射击的目标同样也是鼠尾巴,不计其数身穿重甲的建奴正前赴后继,冒着密集的箭雨狂奔向前。他们后方列阵的弓箭手同样不断向这边射出利箭,不时有叶赫部的士兵中箭坠落,但外面的损失要远远大于他们。

    这种场面让杨信无比亢奋。

    他后面一个叶赫部女人以最快速度把一袋箭递给他。

    杨信迅速拉弓瞄准……

    “第十二个!”

    他冲着不远处的周遇吉高喊。

    紧接着他的手指松开,带着破甲箭头的羽箭瞬间没入二十米外一名建奴的右眼,后者的死尸倒下,而周遇吉同样射出了箭,他的箭准确射中十米外一名建奴的面门……

    “第九个!”

    他颇为无奈地说。

    两人在比赛谁射死的多呢!

    蓦然间一支箭呼啸而至,杨信下意识地一侧身,紧接着这支箭撞在他胸口,但却被全铁甲的胸甲锻铁板弹开。杨信迅速找到射他的,以最快速度瞄准回敬过去,他的箭依旧是正中目标的眼睛,那名建奴立刻倒下。

    但神射手仅仅是给叶赫部士兵带来了一点士气的振奋,面对城外仿佛无边无际的敌人,他们的防御终究不够。

    野猪皮为了一举灭叶赫,出动的是整整五万人,五万可以说建奴最巅峰状态的精锐。这可不是清末八旗废物,也不是入关后迅速退化的,这全是最凶悍状态的,他们根本无视死亡,一个个在重甲保护下,恍如围城的僵尸般疯狂向前。

    很快第一批建奴就到达木墙下开始向上攀爬。

    叶赫部的士兵奋勇抵抗。

    无数鼠尾巴隔着一道木墙,用长矛互相刺杀的场面,看得杨信都忘记了自己在战斗中,不过他还是很快在建奴中发现了一个特殊东西。

    一点烟迹在人群冒出。

    下一刻那烟迹周围所有建奴疯狂掉头而逃,上面的叶赫部士兵茫然地看着下面一个冒烟的木桶……

    “撤退!”

    杨信毫不犹豫地大吼一声。

    然后他第一个跳下去,周遇吉紧接着跳下去,两人向着搭在后面壕沟上的木桥狂奔而去,紧接着身后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响起。伴着一团轰然炸开的烈焰,木墙上一段直接化为碎片向后喷射,一条被炸飞的手臂甚至砸在杨信背上。他没兴趣管这个,纵身一跃直接跳过壕沟,而在他身后整个木墙上所有叶赫部士兵全部撤退,以最快速度通过壕沟上的一道道木桥。

    这时候伴随凶猛的喊杀声,建奴士兵从刚刚炸开的缺口汹涌而入。

    木墙就这样被攻破。

    但后面才是真正的城墙。

    “换一张弓,这个还是太弱!”

    回到土墙上的杨信朝正在指挥的金台吉喊道。

    “若明军都像你们这样,萨尔浒就不至于一败涂地了!”

    金台吉赞许地说道。

    “若明军都像我们这样,野猪皮还老老实实趴在皇帝脚下,对着他山呼万岁呢!当年他可比你们恭顺,女真各部向大明朝贡最勤的可是他,这样看来还真是日久见人心。”

    杨信说道。

    “若不是李成梁,他岂会有今日!”

    金台吉冷笑道。

    说着他的手下递上一张硬弓,他顺手把这弓拋给杨信,这时候绝大多数叶赫部士兵都撤到土墙,他们很尽职地毁掉了壕沟上的那些木桥。实际上那就是几个并不粗的树干钉起来,随手一推让它掉下壕沟就行,这一圈没多少水但很深的壕沟,立刻阻挡住了建奴进攻的脚步。他们也没有急于进攻,而是迅速毁掉那道木墙,并且在壕沟上填出一条条通道,随着一段段木墙被毁,越来越多的建奴集结完成。

    很快他们就开始越过壕沟。

    “放!”

    伴随金台吉的吼声,城墙上万箭齐发。

    无数建奴的死尸倒下。

    他们后面列阵的弓箭手同样万箭齐发射向城墙上,双方的新一轮血战就这样开始。

    这是真正的血战。

    不计其数的建奴,踏着壕沟上通道向前,但他们同样成为城墙上攻击的主要目标,他们的密集程度让所有射向那里的箭几乎都能命中。哪怕有重甲保护,建奴的死尸依旧不断倒下,甚至变成壕沟填平的一部分,而踏着他们死尸冲过的建奴,则抬着梯子冲向城墙,并且不断倒在冲锋的路上。而冲到城下的,则冒着头顶落下的羽箭和石头,迅速在第二道壕沟填出进攻通道,然后搭上梯子奋力向上攀爬试图冲上城头……

    “他们就这本事,如何攻破开原和铁岭!”

    杨信明知故问。

    不得不说这时候野猪皮真得没什么攻城手段。

    他们就是最简单的蚁附强攻,他们没有大炮,也不会制造投石机这种复杂东西,有的只是梯子和那股凶悍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之五好青年》 第六十八章 若有不幸,汝妻子吾养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之五好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