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五好青年

木允锋 作品

    ,

    沈阳。

    李如桢脸色阴晴不定地看着手中这封密信。

    这是许显纯写给他的。

    李如桢在京城待了近四十年,而且最高曾经以右都督执掌锦衣卫南北镇抚司,和许显纯这样的勋贵子弟自然少不了交情,后者给他信很正常,只是这封信的内容……

    “李都督,这里没有外人,在下及陈兄与许佥事都可称莫逆,有什么我就有话直说了。兵部尚书黄嘉善这次铁了心要置你于死地,不得不说都督还是太冲动了,何必非要争那口气?大明文贵武贱早就成惯例,那些文臣不怕建奴作乱,也不在乎前线胜败,他们在乎的只是武将不能翻身,武将必须听文臣的。这一次不仅仅是您,之前蓟镇中军徐应召因为在汪可受面前出言不当,也被兵部直接罢了官,他仅仅是说几句不满的话,您这可是公然挑衅他们。

    黄嘉善当初推荐的您。

    可现在您这么做,他就必须做些什么以避免遭到文官的口诛笔伐。

    许佥事是轮值时候偷听到黄嘉善在陛下面前密奏,将野猪皮作乱归罪于李家养寇自重,说若无令尊及宁远伯纵容,野猪皮何能至此,就是李家玩寇自重,故意扶持野猪皮以显示李家在辽东的重要,最终才酿成这场大祸,甚至就是萨尔浒之败都是肖城公私通建奴故意败的,他要陛下趁此机会一举铲除李家。

    陛下自然不会听他的。

    陛下至今还念着宁远伯之功。

    可令兄之前败于萨尔浒,您又弃铁岭,这就未免太让陛下失望,就连皇长孙与在下闲聊,都对令兄颇为不满。这种时候,若那些文臣趁机蛊惑陛下,就难保会怎样了,您宿卫四十年,想来也知道陛下对这些文臣一向无可奈何。”

    杨信说道。

    这封信当然是伪造的。

    但信封是真的,上面还盖着许显纯的私章呢,只是里面信是陈于阶伪造,模仿许显纯的笔迹,告诉李如桢兵部尚书黄嘉善因为上次他和汪可受礼节之争,正准备拿他杀鸡儆猴,打消武将试图翻身的企图,让那些武将都死了这条心。另外也是为萨尔浒之败找个替罪羊,毕竟参战四将如今死了三个,只有他哥哥李如柏活着,那么自然要把罪名全栽给他。而且李家独霸辽东数十年,他哥哥李如松几次以武将统领全军,那些文臣早就对李家欲除之而又快,这次先有李如柏萨尔浒之败,后有他李如桢公然挑衅以文御武的潜规则。

    那文臣自然要下手。

    他要是来辽东能打个漂漂亮亮的胜仗也还好些,可他一来就丢失了铁岭,这让万历还怎么保他?

    这些都不能算假的,李如桢因为在山海关和汪可受礼节之争,已经惹起文官众怒,越是这个时候文官越警惕武将趁机翻身。而李家在辽东做了什么他们自己心知肚明,文臣正想把野猪皮的崛起,完全归罪李家这也是事实。万历也的确想保他们,但万历顶不住言官,这一点李如桢比杨信更清楚,可以说这些全都是事实,就是李如桢自己心里也有数,只不过让许显纯以密信搞得更确凿些。

    伪造笔迹不值一提。

    李如桢就算和许显纯有交情也到不了对他笔迹熟悉到辨认真假的地步。

    重要的是这都是真的。

    “兄长!”

    李如桢默默把信递给他哥。

    李如柏已经被解职,很快将被召入京城接受调查,不过原本历史上他在文官围殴中撑不住自杀了。

    “他们真要灭我李家啊!”

    李如柏叹息道。

    “也不是没有办法,说到底陛下对李家还是维护的,只是李家这两仗让他太失望了,陛下要你们来就是解决野猪皮的,陛下相信李家。可二位这表现,咱们且不说责任在谁,萨尔浒终究是惨败,铁岭终究是丢了,事实就是如此,纵然陛下还想继续维护李家,又如何面对那些言官?

    唯一的办法,就是二位能给陛下一场胜利。

    能让陛下知道李家还有用。

    李家还能为陛下破敌。

    只要陛下还相信李家,能用这场胜利堵住御史的嘴,那么李家至少可保无性命之忧,说到底李家就是为陛下征战沙场的,只要李家还能征战,那么陛下就不会放弃你们。

    这个道理想来二位都懂。”

    陈于阶说道。

    他说的很直接了,万历信任维护李家,是因为李家有用,可你们一个兵败萨尔浒,一个丢铁岭,已经可以说没用了,如果你们没用了,那万历为何要维护你们?想让万历维护你们,为你们和文官斗法,首先你们得证明自己还有用,你们还有维护的价值。

    “比如说,”

    杨信看着李家兄弟说道:“反攻铁岭!”

    后世传闻李如柏故意输掉萨尔浒肯定是不对的,因为之后李家没有获得任何好处,李如柏自杀,李如桢下狱一直关了十几年,崇祯四年才重新放出来,李家可以说彻底没落。

    他们应该纯粹能力不行。

    “那无异于自杀!”

    李如柏摇了摇头说道。

    “若只有我们,的确不可能重新夺回铁岭,可加上炒花就未必了。”

    杨信说道。

    “炒花与我李家有仇。”

    李如柏说道。

    “但他不会和银子过不去,野猪皮攻陷铁岭,城内囤积物资多数还在,只要承诺夺回铁岭,城内一切除咱们的人以外,其他无论钱财粮食任其取之,再加上熊经略承诺的一万两,炒花必然会动心,野猪皮就算能给他一部分,难道还能和咱们一样任其取之?”

    杨信说道。

    “但野猪皮俘虏了宰赛,炒花不能不管宰赛!”

    李如桢说道。

    “宰赛如今在何处?”

    杨信问道。

    “据我所知,应该被野猪皮暂时囚禁铁岭钟楼。”

    李如桢说道。

    “那就容易了,打开铁岭之时杨某去救他!”

   &nb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之五好青年》 第七十一章 两个骗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之五好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