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五好青年

木允锋 作品

    邹县。

    原本县衙的大堂上,杨信一脸装逼的淡然负手而立,而门外被他打倒的十几个闻香教徒正互相搀扶着爬起来,两分钟前他突然从屋顶跳下来然后赤手空拳把这些人打倒。

    邹城他当然来去自如。

    这样的小县城那城墙他一个助跑基本上就上去了,夜间潜入然后凭借语言天赋混在那些教徒中,剩下就是打听到徐鸿儒住处,然后等待这位中兴福烈帝上朝,再给他们玩一把从天而降了。毕竟他也知道人家是不会欢迎自己上门的,换个别的使者或许会被放入,可他这样的谁敢,徐鸿儒还怕他直冲自己呢!

    必须得玩突然袭击。

    “你们就是这样待客?”

    杨信说道。

    大堂上一身赭黄袍的徐鸿儒默然地看着他,而那些全副武装的亲信教徒和几个首领正在警惕地戒备。

    “你不是客人!”

    徐鸿儒说道。

    坐在大堂上的他位置稍高,而前面则是密密麻麻的人墙,杨信两旁同样是无数执械而立的教徒,外面更多教徒不断赶到,在县衙的院子里挤得密密麻麻。

    不但无数弓弩,甚至还有十几支鸟铳在指着杨信后背。

    “那至少得搬张椅子来吧!”

    杨信说道。

    徐鸿儒向旁边示意了一下。

    一名教徒立刻搬过去一张太师椅放在杨信身旁,再次穿上一身棉大衣或者说棉铁复合甲的杨信,毫无身陷重围的觉悟,在数以百计弓弩火枪指向中坦然坐下,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卷放在嘴里,紧接着掏出火折子吹着凑在纸卷上,随即做出一副深吸一口气的姿态,鼻子里瞬间喷出两股白烟……

    自制的。

    烟草济宁城里就有。

    都是从南方传过来的奢侈品,数量很少但却已经可以买到。

    那些闻香教徒惊讶地看着。

    杨信二指夹烟卷,吐出一口烟然后看着徐鸿儒。

    “你为何造反?”

    他掸着烟灰说道。

    “说实话,别扯什么弥勒降世,建什么地上极乐世界,我比你们清楚这个世界,无论人间天界我都比你们更清楚,闻香教无非王森编出来敛财的东西,石佛口王家富可敌国,但他们没有用来造福百姓,而是拿去结交达官贵人!

    而且王家至今没有造反。

    无论王好义还是你们那个所谓的三太子王好贤,都在安安稳稳地做他们的富家翁,王好贤还是遵化的小吏呢!你们等待的于弘志也没动手,整个大明的闻香教徒只有你们造反了,而你们已经被朝廷的大军围困在两座小城,滕县的沈智已经被浙军击败,三千浙军击败他两万,斩首两千级,浙军阵亡二十人,他已经同样被困在滕县。”

    他紧接着说道。

    这是真的,滕县沈智部轻视戚金的三千浙军,想一举吞掉这支看似冒进的小军团,结果在车营的炮火中遗尸两千,然后仓皇逃回滕县,浙军就阵亡了二十个,另外还有五十多轻重伤的。

    浙军虽然惟恃火器,但火药用完前,真没什么人能攻破他们的车营,别说这些乌合之众的农民,就是建奴也做不到,浑河之战虽然有汉奸的大炮,但最后浙军的全军覆没,也只是因为辽东军作壁上观,他们孤军打得时间太久火药耗尽无法维持输出。

    那些闻香教徒面面相觑。

    很显然这消息出乎他们意料。

    王好贤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非常特殊,闻香教实际上就是以净土宗为核心搞起来的大杂烩,但他们并不是宣传死后的极乐世界,而是由一个弥勒降世的人带领着他们建立地上的极乐世界。而这个弥勒降世的人就是王家的王好贤,所以尽管徐鸿儒其实是王森主要弟子,但王森死后因为和王好贤不合才单独传教,在起兵后仍然尊王好贤为三太子。

    这个人算是闻香教徒的精神领袖。

    其实这套地上极乐世界的理论体系,也是王好贤编出来的。

    闻香教徒们想象中这时候本来就早约定共同行动的王家肯定已经起兵了,同样景州的于弘志也必然已经起兵,他们坚持下去就是期待这个三太子能凭借弥勒降世的身份横扫天下。

    “你撒谎!”

    一个首领怒斥道。

    杨信的左手陡然一伸,一个流星锤瞬间飞出,还没等那些闻香教徒明白过来,那个首领脑袋已经炸开……

    “你们值得我撒谎吗?”

    杨信鄙夷地说。

    四周一片愤怒的吼声,背后枪声立刻响起,火枪子弹打得他后面椅背碎片飞溅,但扎着马步运气的杨信却岿然不动,甚至一枚正中他脑袋的子弹,也一样被头上的棉铁复合甲兜帽和里面的丝绸护甲挡住……

    仅仅是让他嘴上的烟灰掉落。

    “停!”

    徐鸿儒喝道。

    那些教徒立刻停止攻击。

    徐鸿儒眼神复杂地看着杨信……

    “富者良田万亩,贫者无尺寸之地,有钱者不交税,贫者却交那些苛捐杂税,丰年尚不能温饱,灾年只能吃草根树皮,运河畔有钱人家一席百羊,运河外乡村里贫民全家饿死,这天下如此不公,为何不能造反?

    三太子如何与徐某无关。

    但徐某就想带着兄弟们建立一个地上的极乐世界。

    一个无贫富贵贱之分,无饥寒之苦,人人都能丰衣足食的世界。

    我已经五十多了,我走遍山东河南直隶,京城我也待过多年,我对大明朝同样看得很清楚,这个朝廷已经完了,从上到下全都烂透了,没有一个不是贪官污吏,从皇帝到官员没一个管老百姓死活。他们要的只是老百姓乖乖给他们当牛做马,累死饿死也不能有怨言,这样他们就可以在京城,在他们的各处府邸继续锦衣玉食。

    我就想,我为何要养这些饿狼?

    我们有两百万教徒,朱元璋当年不过是一个乞丐,我为何不能像他一样?

    将相王侯宁有种乎!”

&n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之五好青年》 第一一八章 你们要我还是要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之五好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