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五好青年

木允锋 作品

    拿到了万历圣旨的杨信,紧接着以最快速度返回山东,然后在投降的闻香教徒中进行挑选……</p>

    当然挑选最强壮的。</p>

    反正他有圣旨在手,谁也不敢跟他争什么,而这些人不携带家属,这是王在晋强烈要求的,如果再把这些人的家属算上,那这几个县基本上就快抽空了,没有人当佃户,那些土豪劣绅自己去种地呀!</p>

    总之一万青壮他可以抽走,但家属不能动。</p>

    好在杨信本来也不想要。</p>

    不过他还是掏钱给了这些人的家属每家二两银子,再多他也没有了,反正他们留下也是当佃户种地,不至于无法维持生计,二两银子至少用于补贴他们今年够了。而且这些人其实也都有钱,他们这段时间都多多少少抢了一些,就连徐鸿儒这些人手中的金银,都在出城前让杨信给主持分了。</p>

    等到明年走上正轨就可以由他们自己来养家了。</p>

    他对这些人可是雇佣性质。</p>

    最终他用了十天时间为自己的荡寇军凑齐一万员额,然后装上开河后正在源源不断北上的漕船,当他带着这支大军到达唐官屯时候已经是四月了。</p>

    然后杨信沿着原本历史上马厂减河的走向,从这里开始选择那些没人开荒的荒地,五百人一座迅速建立起二十座军营。在建营的同时分出人去垦荒,这一带盐碱化程度轻,垦荒同时直接把徐光启家运来的地瓜分下去育秧。因为气候转暖实际上已经不需要加温的苗床,这些地瓜直接排在开垦的地里育秧就行,等接下来开垦出更多荒地再插秧。</p>

    最多冬小麦不用种了。</p>

    因为这些地瓜插秧晚收获晚肯定会耽误冬小麦的种植。</p>

    好在这些地本来也不行,要是良田也不可能等到现在还没人种。</p>

    这期间那些士兵的吃饭就只能杨信自己掏钱,包括给他们购买的农具,他们自己修建营房之类,甚至包

    包括给他们买衣服,这些统统都是杨信自己掏钱,他的银子如流水般花出。</p>

    财富就这样急剧减少。</p>

    总之到这一年六月初的时候,二十座军营建立起来,周围开荒地上的地瓜也都种上了,这一万人算是初步安置,而他的第二十营驻地就是新城,同样这里也是他军部驻地。当然这时候没有城,准确说只是一个叫芦鱼港的小码头,这俩字意思就是本意,芦苇和鱼,反正就几户渔民,连淡水都吃不上,包括杨信自己也只能喝多少带着一点咸味的水。</p>

    倒是捕鱼事业进展顺利。</p>

    他直接从隔壁水师营手中弄出四艘排桨蜈蚣船,然后自己装上了桁杆,用此前早就定制的大型拖网很快就开始扫荡大沽口。</p>

    至于本地渔民……</p>

    雇佣。</p>

    至于渔霸……</p>

    半夜失足落入海河,被逆流而上的鲨鱼咬死了。</p>

    什么,大沽口没鲨鱼?</p>

    那一定是马鲛鱼长得大了点。</p>

    总之在这种可以说天高皇帝远的穷乡僻壤,对待这种敢于和杨同知对抗的一律落水,同样对于那些抗议他占了草场的富灶也一样,统统都不小心落水。</p>

    反正也不怕他们的家人告状。</p>

    他是锦衣卫指挥同知,身上穿着飞鱼服,别说静海县,就是天津兵备道也没法管,除非到京城去敲登闻鼓,倒也的确有去的,然而还没过葛沽就翻船了,最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话说杨同知是什么人?他脑子里才没什么法律意识,对于任何需要以落水来解决的人,他都会毫不犹豫地让他落水。</p>

    简单。</p>

    粗暴。</p>

    有效。</p>

    “我这个人最讲道理了!”</p>

    杨信站在涨潮的海河上,看着脚下汹涌的浪涛说道。</p>

    他身旁是几个青

    县和静海东边这一带的士绅,他的垦荒区沿着马厂减河走向从青县向这一字排开,土地涉及青县和静海,虽然这片区域不是好地方,但也一样有居民,同样也有士绅。要么是地主,要么是盐场富灶,这里面尤其以后者最多,因为这一带本来就是长芦盐区,灶户中的富灶早就已经士绅化,但减河开挖和垦荒肯定也会触及他们的利益。</p>

    这个问题需要解决。</p>

    这些已经知道杨信那恶名的家伙,小心翼翼地同样看着脚下浪涛。</p>

    他们其实是站在一道伸进海河的木制栈桥上,而原本退潮时候的浅滩,已经完全被潮水淹没,大批士兵正在用木桶装水然后挑回军营,因为淡水与咸水的重量差,上层其实是淡水,下层才是真正的海水。</p>

    当然,也不是真正淡水。</p>

    只是能饮用而已。</p>

    海河两岸盐碱区都这样吃水。</p>

    “愿意和我做朋友的,我就会把他当朋友,对于朋友我是讲义气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但那些不愿意与我做朋友的,我也就用不着对他讲什么交情了,刘老,我听说你去找左光斗喊冤,说我占了你的草场?其实你那么多草场,我只是占了一小块,我也是为陛下办事,这河挖好了对地方也有好处,你这样就很不够朋友了。”</p>

    他紧接着说道。</p>

    “杨,杨同知,绝无此事!”</p>

    旁边被从家里强行请来的富灶刘老擦着冷汗说道。</p>

    “那左光斗为何上奏,因此而弹劾我呢?他可是在奏折上说是你检举,你们不要以为我就不知道了,我在司礼监也有朋友,说起来咱们陛下龙体欠安,咱们做臣民的得保证陛下休息。这么点小事还打扰陛下,你这就可以说是不忠了,我是忠心耿耿的,对于敢不忠于陛下,你知道我是怎么做吗?”</p>

    杨信说道。</p>

    下一刻还没等刘老清醒,他猛然在其背后推了一下,刘老猝不

    不及防立刻向前……</p>

    “啊!”</p>

    他惊恐地尖叫着。</p>

    然后一脚踏到了栈桥外,直接向着下面的怒涛坠落,但也就在同时,杨信一把抓住了他后背,把都掉出去一半的他拉住,倒霉的刘老半只脚踩着栈桥,整个身子斜在海面,发疯一样挣扎尖叫着,看着下面不足一米处激荡的浪涛,飞溅的浪花甚至都能溅到他衣服上。</p>

&nbs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之五好青年》 第一二二章 我的话说完了,谁赞成,谁反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之五好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