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五好青年

木允锋 作品

    扈尔汉毫不犹豫地逃跑。

    他又不是第一次和杨信交战,上次在开原他早就见识过了,哪怕他也算是建奴中有数的猛将,也知道和这种怪物差距太大。

    再晚就跑不了了。

    至于阿敏……

    他要是战死在这里,野猪皮会很愉快的,扈尔汉很清楚这一点。

    就在那些悍勇的建奴精锐拼死阻挡杨信的同时,这个实际上的战场指挥官悄然上马,而这时候北边的明军步兵已经开始过河,甚至在清河上游大批骑兵狂奔的尘埃也出现。那个方向来的只能是叶赫部,因为明军兵力不足,再加上镇北关的特殊性,实际上是叶赫部一支骑兵驻扎,只不过指挥他们的是周遇吉而已。

    扈尔汉最后看了眼正在不断接近的杨信,还有依然在鏖战的阿敏,迅速向着广顺关而去。

    他身后撤退的号令发出。

    正在鏖战中的建奴骑兵,迅速开始跟着他一同撤退。

    “阿敏!”

    杨信大吼一声。

    “你主子把你扔了!”

    他转头向阿敏鏖战的方向吼道。

    阿敏这时候已陷入战场中心,失去理智的他完全忘记了自己作为统帅需要的是指挥整个战场,带着所部精锐直冲杨信的他,在杨信故意让过后,立刻陷入了蒙古骑兵的围攻。这时候激战正酣,而扈尔汉的临阵脱逃,最终结果就是让他成为最终牺牲品,正在血战中的阿敏当然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而且目前双方依旧势均力敌,甚至他们还略微占优。说到底这时候的建奴战斗力正是巅峰,大兵团野战几乎就没有对手,无论明军骑兵还是蒙古骑兵都得靠后,根本还没有撤退必要,扈尔汉只是怕死而已。

    但阿敏才是统帅。

    他身旁跟随的旗帜立刻挥动。

    继续战斗!

    但扈尔汉没兴趣管他,杨信直冲的又不是他。

    再打下去或许他们会赢,但他是肯定要死在杨信手上的。

    “阿敏,别惹人笑话了,你一条狗还能管得了扈尔汉?好歹人家是野猪皮的家奴,而你只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杨信继续高喊。

    被怒火烧昏头的阿敏再次发出了继续战斗的命令。

    然而他俩正副统帅一个打一个撤不断换着旗号,那些正在广阔战场上鏖战的建奴懵逼了,这是两万骑兵的交战,战场范围极广,因为互相追逐厮杀,最远的已经距离战场中心十几里,所有信息传递全靠旗号。但这旗号一边是撤退一边是继续打,谁知道该听哪个,镶蓝旗的肯定得听阿敏的,但其他旗的更愿意听扈尔汉,可这样的骑兵混战实际上不存在整齐的阵型,最终都是小队骑兵间的配合,谁撤都是坑附近的友军。

    建奴可不是友军有难不动如山,事实上互相之间能够真正配合,是他们横行战场的主要优势之一。

    早就打乱了的战场上那些甲喇和牛录们一片骂声。

    完全无所适从!

    指挥的混乱让原本居于劣势的联军,迅速开始逆转战局,尤其是部分看不到阿敏旗号的建奴已经开始撤退。

    这时候扈尔汉也气坏了。

    撤退是明智的。

    这场战斗本来就不应该发生,他们的任务不包括一场决战,更不包括一场非得分出生死的决战,这时候撤退也不算晚,损失有限,同样也容易撤出战斗。

    可他终究不是真正的统帅。

    阿敏才是。

    阿敏的命令是继续战斗。

    如果阿敏战死在这里,那么野猪皮肯定重重惩罚他,但不会杀他,而且很快会重新起用,因为野猪皮本来就巴不得阿敏死。可如果阿敏没有死在战场上,那回去肯定把战败责任全推给他,是他擅自下令撤退导致了失败,所有责任都在他身上,然后逼着野猪皮处死他作为报复。

    野猪皮肯定牺牲他。

    毕竟军法必须维护,战败必须有人负责。

    虽然杨信羞辱阿敏,但事实上阿敏可不是狗,他是镶蓝旗旗主,手中掌控整个镶蓝旗,四大贝勒之一,仅次于代善的二贝勒,舒尔哈齐的那些旧部们都以他马首是瞻。哪怕后来黄台吉弄死阿敏,也只能把镶蓝旗给他弟弟济尔哈朗,但不敢自己吞并,因为这三十三个牛录的上万精锐,只认舒尔哈齐的后代,如果阿敏铁了心要报复他,野猪皮只能牺牲他来维护内部团结。

    而那时候他的家人也得跟着一起倒霉。

    扈尔汉停下了。

    他犹豫了。

    他的犹豫决定了他的命运。

    早就盯着他的杨信,骤然间把青龙偃月刀扔出去,在这件大杀器砸得前面血肉飞溅时候,他瞬间挤进了正在停下的建奴骑兵中。没有了这一百二十斤拖累的他,恍如一只敏捷的猎豹般,急速穿行在一匹匹战马间,在那些建奴骑兵的惊叫中,不断拉近着和扈尔汉之间的距离。

    但扈尔汉却找不到他了。

    混乱的战场上,无数骑兵中,想要找一个徒步的人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已经不是在制高点的扈尔汉放眼望去,能看到的只是一片混乱的战场,无数狂奔着交错的骑兵,遍地人和战马的死尸,而且因为停止撤退,他部下那些又重新被卷入战斗。他们的对手本来就在追击,尤其是德尔格勒率领的叶赫部骑兵一直紧咬着他,这边一停人家就立刻追上,然后逼得这些算是扈尔汉亲信的建奴不得不再次陷入混战。

    等他看出异常时候,杨信距离他已经还剩不足十丈了。

    “挡住他!”

    扈尔汉惊叫道。

    这时候他也顾不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之五好青年》 第一二九章 断子绝孙脚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之五好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