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五好青年

木允锋 作品

    既然他这样说,天启也就不再提这件事了……

    其实天启还真没多想。

    他这时候年龄还小,对杨信也是当做唯一可靠的依赖,还没到猜疑的地步。

    反正那些人就是劳工,赏给杨信的垦荒劳工,这一点他很清楚,他爷爷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让杨信带着这些人挖河垦荒,开垦出来地就算给杨信赏赐。那些芦地本来就没什么用处,每年给朝廷带来的税收加起来未必够扬州盐商摆桌子宴席的,杨信想要当然爽快给他。但杨信也不可能招募足够的人力开垦,正好有这些事实上的战俘罪犯们当免费劳工。

    说白了就是他爷爷吝啬。

    既要赏赐杨信的战功,又不想自己往外掏银子,正好杨信愿意这样,那也就顺水推舟了。

    后来还良心发现,又给杨信赏赐了一笔银子。

    这样事情就确定了。

    杨信以锦衣卫指挥同知提督荡寇军兼管葛沽海防营.

    那里编制本来就有一千多水军,这些年战船盗卖也差不多快没了,由杨信就地建船场建造新船。而大明本身军工采购其实也有民间的,那么他再自己办一家兵工厂铸炮造枪就只是一个许可而已,这个许可由天启以圣旨给他。另外因为荡寇军是皇帝管的,所以不用经兵部直接由天启出十万内孥作为杨信整顿海防营的费用。

    至于杨信原本拥有的那些商业权力……

    这个是万历给的,天启当然要继续承认了。

    此外还有一个特殊之处就是因为准许杨信进行海外贸易,所以天启决定设立天津海关。

    但驻葛沽。

    不过不是由朝廷派官员管理,而是直接承包给了杨信,由他负责收税,第一年的承包费暂定一万两,不过这是交给户部的,从明年开始正式施行,但后年看情况再确定长期的承包合同。至于怎么收由他自己负责,海上缉私什么的同样也是他自己负责,反正他管着海防营,这种说不清是官还是民的方式,算是试行之前杨信提出的海关包税制。

    甚至税率税种都由他定。

    总之杨信做试验。

    以后看结果。

    如果可行就向全国推行。

    这可是一桩需要武力解决的事情。

    因为天津海商之前都是走私,这里又没有海关,不存在关税一说。

    理论上天津也没有出口进口,因为那里理论上并不进行海外贸易,海外贸易只有广州和月港,另外福州是和琉球的朝贡贸易,大明只有浙闽粤三省进行合法海外贸易。不过之前泰昌撤了浙江和福建的税监,天启还没重新恢复,剩下只有广州和福建在文官控制下的。

    另外还有登州与朝鲜的贸易。

    原本这条合法贸易线并不存在,明朝与朝鲜贸易都是走辽东,直到前年才开始海上联系,但主要是朝鲜买粮食,实际上也不存在关税。

    而天津海上来的只有江南或者山东的民船。

    这是国内贸易。

    交税最多也就是交在天津的商税。

    但出海后谁知道他们是去登州还是长崎?

    大明目前和倭国没有合法贸易,所有大明商船去倭国都是非法,但只要到倭国就是贵宾,因为德川政府无法获得大明的合法贸易许可,只能竭尽所能地引诱大明商人走私。甚至德川老乌龟都亲自接见大明商人,发给他只有倭国商船才能获得的朱印状,在他们那边欢迎下,每年都有上百艘大明商船到九州岛各大港口。

    这全是走私的。

    天津那些海商肯定有去的。

    因为他们主要就是去登州,而从登州转过半岛南下,有沿岸流推动可以轻松直达长江口外,剩下就是和浙江商船一条航线了,甚至还可以去朝鲜,在对马进行贸易。

    倭国人可有的是银子,有足够的利润海上艰险什么的根本不值一提。

    杨信在那里设立海关,就意味着这些家伙以后都得交税。

    他们肯定是要反抗。

    这些家伙可都是兼职海盗的,比如上次的姜家那种,最后的解决方式还是要以武力。

    好在武力一向是杨信长处。

    就这样杨信和天启谈妥,不过这些还得找方从哲,因为必须得方从哲拟旨才行。

    方从哲拟旨给九千岁那边去盖章,再由司礼监派人送到六科,那些给事中做审核,如果给事中们认为没什么问题就送通政司,由通政司负责发给杨信,这就是大明朝一道圣旨从诞生到传达的整个流程。

    而这期间京城各衙门会派人在六科廊房等着,六科认为可以公开的就由他们自己抄回去给各衙门看,所以六科某种程度上也是大明最早的新闻审查机构。

    当然,也有民间的在抄录。

    无非就是收买抄录的人,后者多抄一份给外面那些做小报的,这些人再拿回去就成了杨信当初订阅的那种。

    内阁值房。

    “你到底想做甚?”

    方从哲很直接地问杨信。

    “方阁老,您这是何意?”

    杨信说道。

    “老夫当初就跟你说过,不要试图改变什么,一切都自有存在的道理,不要以为你如今可以操纵上意,就能够为所欲为了,真要出了乱子不是你们几个人能对付的。你们想要李家的银子,这个没什么,李三才的那些银子如何来的谁都明白,换哪个新君都少不了惦记一下,陛下真想要也可以,吓唬他一下然后让他交出一些就行。

    一百万两如何?

    老夫亲自去诏狱劝说他!

    但为何非要置他于死地,非要把李家抄家灭门?

    他骂过神宗,他跟神宗赌气过,他也骂过老夫,当着老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之五好青年》 第一五八章 宣战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之五好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