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五好青年

木允锋 作品

    第二天。

    “看看吧,这就是你们为之喊冤的李三才!”

    天启冷笑着说。

    已经多日没见其他大臣的皇帝陛下突然下旨召见内阁,六部和都察院的几个主官,然后摆在后者面前的就是李三才的供词……

    杨同知出手绝对管用。

    李三才虽然算是老狐狸,但一只神智不清醒的老狐狸,也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处于极度亢奋状态的老李是在许显纯故意激怒下,就像那些喝醉了发酒疯的人一样,一边狗血淋头地骂着这个阉狗,一边在泡制好的供词上嚣张地签了自己的名字。

    他儿子也签了。

    只不过是在许显纯的哄骗下,因为大脑已经无法正常工作迷迷糊糊签的。

    这就行了。

    李三才父子签名的供词,王好义及其手下的供词,王家搜出的各种乱七八糟禁物,他们联络的密信,还有什么比这更充足的……

    “这不可能!”

    左都御史张问达惊叫着。

    他一把抓起这些东西,难以置信地一份份看着,旁边大学士刘一燝也脸色苍白地凑上去,韩爌低着头站在那里,很显然已经猜到结果,而其他那几个尚书里面,只有周嘉谟动了一下。

    但最终还是没有上前。

    很显然这是一个隐藏很深的家伙,这段时间吏部上奏补的官员,东林党比例最大,这个据说是中立派的吏部尚书明显已经被拉过去,他是湖广人,而江浙购买粮食多数都是从湖广,肯定幕后有利益输送,在南直隶士绅控制大明绝大多数白银的情况下,想拉拢这些其他省份官员太容易了。

    和他的家族做生意就行。

    所以明朝政坛党争时候,经常会看到其他省籍官员,在为东林党鞍前马后冲锋陷阵,甚至比南直隶人更积极,李三才作为祖籍陕西落籍在张家湾的商人家族,更是居然成为了东林党在北方的统军大将。

    原因都是这个。

    东林党和背后南直隶士绅掌握财富和工业品,尤其是纺织品货源,和谁做生意他们说了算。

    想赚钱都得找他们合作。

    尤其是纺织品,南直隶可以说近乎垄断。

    之前戚金说过,运河两岸全都种棉花通过运河南运,就是因为鲁西一带士绅缺少南方发展纺织业的水力优势,同样技术上也差得多,导致成本高自己纺反而不如卖棉花然后倒卖棉布。直到进入咱大清,鲁西一带士绅才慢慢从南方获得新的纺织技术开始自己织布,而这时候除了那些因为运输条件限制,不得不自给自足的地方,几乎全是南方棉布。

    不仅仅是大明。

    东南亚,倭国,朝鲜统统都在穿大明南方产的布。

    甚至遥远的南美洲都一样,不过不一定是棉,更廉价的麻布其实也卖的红火。

    印第安人都穿大明的布。

    这不是个笑话。

    事实上西班牙商人大量从大明购买布匹运到美洲。

    而最近的中转站吕宋土著甚至都快没人会织布了。

    当然,作为交换品,美洲产白银最高纪录百分之八十直接运大明。

    一手工业品货源供应,一手来自美洲和倭国的海量白银,东林党和他们幕后的南直隶士绅,就这样掌控着大明的政治经济,一手商业利益收买,一手东林书院为核心的各大书院培养,这个利益集团同样在官场越来越庞大,不断在朝廷逼迫皇帝向着他们屈服。

    这就是东林党。

    “不可能?张总宪,这上面难道不是李三才的亲笔?”

    杨信冷笑道。

    张问达直接不屑于和这个坏人说话。

    “陛下,臣怀疑锦衣卫屈打成招,李三才案事关重大,臣请三司会审!”

    他直接对天启说道。

    三司会审即刑部,大理寺,都察院会审,都察院不用说,刑部尚书黄克缵属于中立派,大理寺地位低,很好收买,基本上三司会审肯定会找到办法给李三才洗脱谋反大罪。剩下也就是杀杨信了,这个的确没法洗,但李三才算是神宗旧臣属八议之身,议个几年他就七十了,那时候就属于优免范围了,而且通常这样议的最多也就是个流放。

    总之只要把他从诏狱弄出来就没什么事了。

    最多他儿子不好解决。

    但他儿子也是为了救父,只要不是谋反单纯雇凶杀人也好办。

    毕竟这算是孝子行为,而对于孝子也是要优免的,圣朝以孝为先,最后爷俩也就是流放,但李三才七十岁就可以找儿孙带替了,他根本不用去,继续在家养老就行了。

    “杨信,锦衣卫可曾对李三才用刑?”

    天启说道。

    “没有,陛下已经下旨不得用刑,许显纯他们自然不敢抗旨,臣可以保证没打过李三才一下,不信的话各位可以自己去诏狱看看,如果李三才身上真有用刑的痕迹,那就当这份供词不存在。不过看归看,为了防止有人别有用心,在诏狱鼓动他翻供,不能靠的太近,让锦衣卫脱了他衣服远远看就行。”

    杨信说道。

    李三才身上绝对没有伤。

    许显纯这段时间没动过他一个指头,最多也就是跟他熬,比如说不让他睡觉之类的,但这些对于李三才这种意志如铁的根本没用。

    “陛下,纵然未曾用刑,臣亦请三司会审以服天下!”

    张问达说道。

    不用刑又不是没有别的办法。

    大家都是聪明人,锦衣卫肯定用了特殊手段,否则李三才不可能签字。

    李三才不可能跟闻香教同谋,这一点朝廷这些大员都很清楚,李家和王家有生意往来是真的,偶尔找王家干脏活是真的,可同谋造反就纯属诬陷了。

    “既已招供何须再审?”

    天启说道。

    “李三才逆案证据确凿,且本人已招供,念其为神宗皇帝旧臣,且已年近七旬,免其凌迟之刑,赐其白绫一副,其子李元为从犯,与王好义等一并斩首示众,李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之五好青年》 第一六零章 来啊,互相伤害啊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之五好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