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五好青年

木允锋 作品

    很显然小皇帝已经真正开始学习如何做一个皇帝了……

    连帝王心术都懂了。

    当然,也有可能确实是发自内心的。

    他这时候真的无依无靠。

    外面的大臣要么和他敌对,要么就是心怀鬼胎,就连孙承宗这些算是他老师的人,其实也只能有限度的信任,毕竟无论孙承宗还是徐光启,也都是文官的一份子,士绅的一份子,天然就和他有距离。

    至少都察院的御史堵乾清门时候他们没有站出来。

    勋贵更不用说了。

    这些混蛋早就已经变成废物,把他从乾清宫拖出来时候,张惟贤可是代表勋贵集团参与了。

    大臣里面没有可信赖的。

    皇宫里面同样没有可信赖的,无论太监还是锦衣卫,王安和骆思恭就是前车之鉴。

    如果是正常程序,他爹当皇帝期间,会先封他为太子,给他任命几个伴读然后由这些伴读作为他的亲信,而且同时还会任命东宫六局的大小太监,这些人会伴随他的登基,为他迅速接管皇宫的一切。然而他爹在短短一个月在位时间里根本什么都没做,连太子都没立,他就是和过去做皇长孙时候一样,作为一个未成年的皇孙,带着自己奶妈和一个老奴,仓促间被推上了皇帝宝座……

    他连宫里那些管事的太监都大部分不认识啊!

    锦衣卫也一样。

    他此时真正能相信的就三个人,魏忠贤,客氏,杨信。

    老奴,奶妈,亦师亦友的朋友。

    就这三个人。

    他能够依赖的也就这三人。

    魏忠贤和客氏他不需要用恩宠来保证忠心,这两人可以说与他一体的,但杨信却不一样,杨信是纯粹交情,毕竟以杨信的能力,他就是不帮小皇帝,转而去帮那些大臣,后者也少不了他的荣华富贵,小皇帝是真心也罢,出于帝王心术也罢,他此刻那句富贵与兄共之,都是可以说从心底喊出的。

    “陛下!”

    杨信赶紧同样激动地扶着他。

    两人就这样很让人恶寒地手扶着手四目相对……

    “陛下,臣受神宗皇帝知遇之恩,正欲肝脑涂地以报,不想神宗皇帝龙驭宾天,大行皇帝亦随之而去,臣惟效诸葛武侯,为陛下鞠躬尽瘁。

    神宗宽仁以待群臣,致使群臣恃宠而骄,恩宠以待士绅,致使士绅忘乎所以,陛下又以冲幼之年仓促继位,此辈更无畏惧之心。若不以重刑整肃,日后陛下将为其所缚,臣别的没有,唯有一颗忠肝义胆和这一身勇力,臣此去南都,定然为陛下重塑纲纪。

    咱们先安內再攘外。

    先整肃朝纲再扫清边患。

    內敌也罢外敌也罢,臣统统为陛下扫平,待大明百姓咸歌盛世之时,臣再效法郑和,率水师远涉大洋,扬我大明国威于四海,宣陛下之教化于万国。”

    杨信深情款款地说道。

    “守诚兄,到那时,由校裂土以酬兄之功!”

    天启说道。

    “陛下!”

    杨信热泪盈眶地说。

    “守诚兄!”

    天启热泪盈眶地说。

    好吧,他俩就这样凝视着……

    方家庄。

    “小皇帝还是很精明的,十五岁能做到这样倒是令人刮目相看!”

    方汀兰说道。

    此刻她面前堆满各种账簿,各种交易的契约,甚至房契和地契,这些全是原本李三才家的,按照目前情况实际总价值不会低于一百五十万,但通过杨信的内部操作,她总共用不到十万两变成了杨信名下的。这段时间她正忙着不断把方家的家奴派出去,到各地去接管这些产业,当然,对外就说这是她们方家的,总之现在的杨信,已经算得上大明超级富豪的一员了。

    连同之前捞的那些,他自己名下的财产已经接近两百万。

    不得不说抄家就是爽。

    “这都是逼出来的,压力使人成长,这些天他一下子被扔进一个虎狼窝,放眼四周都是些虎豹豺狼,再不赶紧走出他的童年,用不了几天他就得被这些家伙生吞活剥了!”

    杨信说道。

    他现在的心情也很复杂

    要说他对天启忠心……

    那就纯属笑话了。

    一个现代教育出来的人不可能对一个皇帝有什么忠心,为奴一百年什么的未免太夸张了,但要说他肯定会谋朝篡位,这个也言之过早,那只是未来的方案之一。他的最终目标只是改造这个国家,但改造国家不只是一个方案,谋朝篡位只是其中一个,总之未来如何,他现在也不知道……

    “我也很迷茫啊!”

    紧接着他看着外面灯光映照中纷纷扬扬的雪花感慨道。

    当然,这种事情感慨一下就行了。

    他又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以后怎样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搂钱,或者也可以说培植自己的势力。

    “把你们方家在南方的合作者名单给我写出来,然后挨个给他们写信由我带着南下,就说是你二叔让你写的,这次南下少不了还得继续抄家,这些人对咱们有用,另外汪晚晴家一带是不是多棚民?”

    杨信问道。

    “棚民江南到处都是!”

    方汀兰警惕地说道。

    “呃,你不要多想,我只是需要招募一批棚民而已。”

    杨信说道。

    “你找棚民有何用?

    这些人什么样的都有,逃犯,逃户,甚至不少人还是太祖开国时候那些反王旧部,世世代代在山里繁衍下来的。

    他们既不服朝廷管也不敢到外面居住,最后就那么在山里面种地,烧炭,采药打猎为生,这些人凶悍野蛮很难管束。你真要是招募人手,招这样的纯属给自己找麻烦,还有,我很好奇你找这么多人想干什么?

    别说什么对付江南士绅,那些士绅也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之五好青年》 第一六五章 狗男女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之五好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