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欢

冬天的柳叶 作品

    长乐公主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骆笙:“阿笙,你这真的只是一间普通酒肆?”

    说是打着酒肆幌子开的小倌馆,她也信的。

    “来的是开阳王。”骆笙直接点明了绯衣青年的身份。

    长乐公主愣了愣。

    开阳王她知道,是她叔叔啊。

    只不过这位小王叔早早去了北地,她没什么印象了。

    这就是开阳王叔?

    长乐公主蹙眉看着越走越近的年轻男子,有些怀疑。

    “今日来晚了。”卫晗向骆笙打了声招呼。

    骆笙笑道:“离打烊还早,王爷惯坐的位子还空着。”

    卫晗不由皱眉。

    他惯坐的位子,即便他不来似乎也没人坐,关键是听骆姑娘话中之意,今日不会下厨给他做菜,也不会陪他吃饭了。

    意识到这个严重问题,卫晗终于把目光分给长乐公主几分。

    骆笙顺势问:“王爷见过才回京的公主殿下了吗?”

    “没有。”卫晗看着长乐公主,语气严肃,“你是长乐?”

    长乐公主眨眨眼。

    开阳王叔年纪轻轻,严肃成这样是要干什么?

    长乐公主见到一身绯衣的俊朗青年走进来时眼中亮起的那抹光彩默默熄了。

    不但是她叔叔,还是个无趣的叔叔,那就没什么好关注了。

    毕竟长得再好,她也不可能抢亲叔叔当面首。

    这样看来,还是那个苏曜有意思。

    新科状元,郡主的未婚夫,无论哪一点都让她觉得有趣呢。

    “好多年没见王叔,我都认不出来了。”

    卫晗点点头:“那时候你还小。”

    长乐公主嘴角微抽,侧头催骆笙:“阿笙,不是说要我尝尝酒肆的酒菜么。”

    美男子固然赏心悦目,可要是端着长辈架子的亲叔叔,就不想多看一眼了。

    而卫晗在听到“阿笙”这两个字,不由皱了皱眉。

    他叫骆姑娘“骆姑娘”,长乐公主却叫骆姑娘“阿笙”,孰亲孰疏太过明显。

    乘兴而来的王爷好心情打了个折扣,板着脸去了靠窗的位置。

    长乐公主诧异看了那道背影一眼,心道阿笙开的这间酒肆来的酒客真是奇奇怪怪。她多坐一会儿,说不定又能看到美男子呢。

    长乐公主的这番心思在蔻儿把酒菜端上来后,登时抛到了九霄云外。

    风卷残云后,长乐公主一脸餍足:“阿笙啊,我不在京城的这两年,你过得简直是神仙日子啊。”

    骆笙微笑着:“是还不错。”

    骆姑娘确实活得太有滋味了,只可惜她是清阳郡主。

    “怎么不见我送你的明烛?”

    吃美食赏美景,再有伶俐俊美的人伺候着,那就更好了。

    卫晗把酒盅往桌面上一放,脸色愈发冷。

    看来要找个机会对骆姑娘建议一下,像长乐公主这样的狐朋狗友也还是离远点好。

    也不知道骆姑娘听不听劝——想到这一点,卫晗默默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明烛在大都督府中。”

    长乐公主嫣然一笑:“是不是不待见了?我说让你从绿绮、独幽两个里挑一个新鲜的,你还不要——”

    酒盅轻击桌面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两个少女的闲聊。

    卫晗板着脸道:“天晚了,公主该回去了。”

    长乐公主一挑眉。

    怎么还管到她头上了?

    “皇兄若是知道你这时还在外头吃酒,会担心的。”面色冷肃的青年说着关心的话,语气却没有一丝波动。

    长乐公主听在耳中只听到了警告,带着不满反问:“没人对父皇说,父皇怎么会知道?”

    她立誓不嫁人,嫌住在宫中约束早就求着父皇建了公主府,出入不知有多自由,哪个不长眼的敢跑到父皇面前胡说八道?

    卫晗笑笑:“我会对皇兄说。”

    “你——”

    卫晗神色更严肃:“我是你王叔,既然见到了,怎么能不管。”

    长乐公主含怒起身:“阿笙,我先回府了,回头再来找你。”

    有这么个讨人嫌的长辈盯着,一点不痛快。

    明日一早她就进宫找父皇告状去!

    长乐公主暗暗下了决心,拂袖而去。

    骆笙笑道:“王爷好像把公主 你现在所看的《掌欢》 第418章 待到霜降时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