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之熵

苍梧老师 作品

    许允,这近乎于人格分裂式的表演,让王迪有点懵逼了,这是入戏太深陷进去了?

    也不对,看时间线,这许允和李丰、夏侯玄关系友善可以追溯到高平陵之变以前,既如此的话,为何要挺身而出去劝降曹爽呢?保持中立不可以吗?

    搞笑的是,司马懿死了之后,这许允居然还蹦跶蹦跶的跑到夏侯玄那里说什么这回没有后顾之忧了(倒是夏侯玄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司马懿做人还有底线,能够以世代的交情善待他,而司马师和司马昭是不会容忍的),然后,没有多久,他便在王基的引荐(王基是司马氏的死党,准确说,是司马师和司马昭的哥们)下,做了中书令。

    你如果和王基关系不好,举荐你干什么?作为司马氏的死党,王基和什么人做朋友,或者说举荐什么立场的人,心里能没数吗?

    诡异的地方来了:嘉平六年,李丰等人打算发动政变诛杀司马师,伪造诏书,委任夏侯玄为大将军,许允为太尉,共同执掌朝政。有一身份不明之人,趁天未亮,骑马来把诏书交给许允家看门的人,说声“有诏”,随即驰马而去。许允随即把它扔掉烧毁,没有打开呈报给司马师。然后,不到一个月之后……事情败露了。而明显被夏侯玄和李丰倚重的许允(都共同执掌朝政了,还能不算是倚重吗),心事重重的看着两位挚友被夷灭三族,然后,啥事没有——许允听说李丰等人被捉,想前去面见大将军司马师,出门时回遑不定,最后李丰等人已被全部捉拿,司马师得知后说:我捉拿李丰这些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匆匆忙忙呢?,却没了下文。

    这个时候,许允给人的感觉还是,夏侯玄的好朋友,能够置身事外,却因为没有参与,而侥幸漏网。

    接着,许允继续“作死”,当初有好友在的时候还不敢跳出来嘚瑟,孤家寡人了,却想做点什么来“补偿”好友:同年秋,司马昭奉命出击姜维,到达京师,曹芳在平乐观观兵。许允与左右亲信谋划,乘司马昭请辞的时候将其杀死,率领这支部队讨伐司马昭。诏书已经写好了,但曹芳因恐惧而没实行——怎么看都有点钓鱼的意思啊。

    最诡异的地方来了,镇北将军刘静去世,朝廷调许允为镇北将军,持朝廷符节都督黄河以北的各项军务。临行前,曹芳诏命宴会群臣,特别招引许允坐在自己身边。分别时,许允失声痛哭,还未上路,有司以允擅自发放官物的罪名,将他抓起来交付廷尉论处,最终判处减免死罪迁徙边疆,许允于当年秋天被流放乐浪郡,妻子儿女不得同行,在这年冬天死在半路上。

    诡异的地方不在于许允的突然落马,而是,居然前面那么多的作死行为,居然是这么一点无厘头的“小事”而阴沟翻船,翻船了以后,居然以前的事情都没有被掀出来,且不说鼓动曹芳干掉司马昭这件事,单单是和李丰夏侯玄走的太近那件事就可以大做文章吧?然而并没有,只是草草的判了个流放(还不是全家人流放),最后,死在了半路上。

    难道这许允是清白的?

    王迪总觉得背后有什么人在推动这一切。

    好在,情报人员这十几天没有白忙活,收集的资料足够详细。

    看到一个看上去不起眼的小细节之后,王迪不由得眼皮一跳。

    许允得知可以都督黄河以北各项军务后高兴地对妻子说:“我终于幸免了!”妻子说:“灾祸就是从此开始的,怎么会是幸免了呢?”

    然后,许允,就因为一点点小事,翻车了。

    然后,喜欢大搞株连的司马师没有祸及家人。

    然后……这许允的两个儿子,许奇和许猛……都在石苞的手下?

    王迪觉得呼吸有点急促,脑子有点缺氧。

    又翻了翻许允的家属资料:妻子是卫尉阮共的女儿、河内太守阮侃的妹妹,花烛之夜,发现阮家女貌丑容陋,匆忙跑出新房不肯再进(关灯啊,一样的)。后来,朋友桓范说:“阮家既然嫁丑女于你,必有原因,你得考察考察她。”许允听了桓范的话,果真跨进了新房。但他一见妻子的容貌拔腿又要往外溜,新妇一把拽住他(这特么丑成什么样子了)。许允边挣扎边同新妇说:“妇有‘四德’,你符合几条?”新妇说:“我所缺的,仅仅是美丽的容貌。而读书人有‘百行’,您又符合几条呢?”许允说:“我百行俱备。”新妇说:“百行德为首,您好色不好德,怎能说俱备呢?”许允哑口无言。从此夫妻相敬相爱,感情和谐。

    有意思啊,桓范,魏明帝时,历任中领军、尚书、征虏将军、东中郎将、兖州刺史。正始年间升大司农,为曹爽出谋划策,号称“智囊”,高平陵之变爆发后,力劝曹爽挟魏帝曹芳到许昌,曹爽不听。高平陵政变后,与曹爽及其党羽皆被司马懿诛杀,这许允,怎么认识的都是这样的朋友啊。

    阮侃的妹妹……阮侃有个哥们是嵇康啊,呃,不过这个朋友倒是拎得清,玩乐归玩乐,政见和人生观完全不一样,一个舔领导,一个撅领导,最后把自己玩死了——

    紧接着,王迪又有了重大发现:保下许允妻儿的正是:钟会。

    好像弄死了嵇康的就是钟会啊 你现在所看的《汉之熵》 0320:漏洞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汉之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