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颂

圣诞稻草人 作品

    角厮罗没有回应何郎贤业,而是长叹了一声,看向了安子罗。

    “安子罗,你说说,若是我们拒绝了宋国援军过境,宋国会如何?”

    安子罗思量了一下,脸色十分难看的道:“若是因为我们拒绝了宋国援军过境,导致了宋国在沙州的兵马惨死在西夏之手,宋国一定会断绝和我青塘的一切往来。

    以我对寇季的了解,寇季会毫不犹豫的调遣前去驰援沙州的十万宋军,攻打我青塘。”

    殿内的青塘文武,包括何郎贤业,听到了安子罗的答案,脸上的神色十分难看。

    何郎贤业挣扎道:“依照宋人的性子,一旦在我青塘吃了败仗,一定会退缩的。”

    安子罗沉声道:“我青塘不是西夏,周边可没有辽国牵制宋国。宋国可以肆无忌惮的侵入我青塘。宋国的官员、皇帝,或许会退缩。

    但寇季此人绝对不会退缩。

    据我所知,他想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完不成的。

    从他入了宋国都城以后。

    宋国数位执掌大权的人,死于非命。

    虽然很多人死去的时候,明面上并没有他参与。

    但是背后却有无数他的影子。

    他对自己人尚且如此狠辣。

    对待我们,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

    他手里拥有火枪,以及比火枪更厉害的利器。

    他手里还握有两支重甲骑兵。

    战斗力比西夏铁鹞子还要强几分的重甲骑兵。

    单凭这些力量,就足以在我青塘掀起惊涛骇浪。”

    角厮罗猛然站起身,惊愕的盯着安子罗道:“你是说,寇季手里掌控着两支足以媲美西夏铁鹞子的重甲骑兵?!”

    安子罗郑重的点头,“寇季是宋国重甲骑兵虎字军的掌管者,众所周知。世人也只知道他手里掌控着虎字军。却不知道,他手里还藏着一支比虎字军还要厉害的重甲骑兵。”

    角厮罗似乎想到了什么,追着安子罗问道:“此前和格尔台对战的,就是这一支重甲骑兵?!他们不仅是重甲骑兵,还掌控着火枪?”

    安子罗重重的点头。

    角厮罗噗通一声瘫坐在地上,眼中有些无神的道:“我以为他是一条敖犬,却没想到,他是一只领着一群狼的狼王。”

    角厮罗坐在王座上,无神的盯着宫殿的穹顶看了许久,自嘲道:“只恨我青塘不够强……不然,他就算是狼王又如何?!”

    “呼……”

    角厮罗长出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心神,道:“宋国对兵马掌控极其严厉,私自圈养兵马,乃是杀头的大罪。

    回头遣使将此事透露给宋国那些文臣们。

    希望宋国的文臣们,能帮我们除掉这一只狼王。”

    宫殿内的青塘文武,齐齐点头。

    即便是安子罗,也是如此。

    他和寇季有交情是一回事,为了青塘陷害寇季,又是另一回事。

    “哎……”

    角厮罗长叹了一口气,又道:“既然不能与之为敌,那就只能暂时为友。”

    “安子罗……”

    “在!”

    “命你率领一万王前近卫,五万积石军,赶到寇季帐下,听寇季调遣。”

    “遵令!”

    “……”

    安子罗虽然领了角厮罗的命,但眼中充满了疑惑。

    角厮罗似乎猜到了安子罗在疑惑什么,幽幽的解释道:“人家既然看穿了我们的心思,又掐住了我们的咽喉,我们也就无需遮遮掩掩了。

    既然要打,那就多出一些力。

    免得人家小看了我青塘。”

    安子罗闻言,暗叹了一声,缓缓点头。

    角厮罗目光直直的落在了安子罗身上,沉声道:“想尽办法,弄到火枪的锻造方法。唯有掌握了火枪的锻造方法,我青塘才有崛起的希望。

    想尽办法,去接触寇季手下的重甲骑兵。

    我青塘也该有自己的重甲骑兵。”

    角厮罗的野心很大,不仅要火药,也要重甲骑兵。

    安子罗身为他最忠心的追随着,自然支持。

    “臣定然不辱使命……”

    安子罗恭敬的捶胸施礼过后,退出了宫殿。

    一出殿门,就见到了蹲在殿外,闷闷不乐的伊兰。

    安子罗略微一愣,笑问,“美丽的伊兰姑娘,你怎么没有追随那个宋人而去?”

    伊兰歪着头,沉吟了一下,“他是一个很矛盾的人……”

    安子罗微微挑起眉头。

    “嗯?!”

    伊兰盯着安子罗认真的道:“他明明想和我睡觉,却又不愿意和我睡觉,你说他是不是个矛盾的人?”

    安子罗眉头一挑,意外道:“你是说,他看中了你,却拒绝了你?”

    伊兰认真的点头。

    安子罗微微眯起眼,“那你想不想和他睡觉?”

    伊兰皱着眉头,道:“一开始不想,但现在有点想。”

    伊兰是青塘少有的美人,从小被人追捧,追求她的青塘勇士多不胜数,很少有人能够拒绝她的美色。

    寇季拒绝了伊兰,让伊兰生出了一丝叛逆心。

    安子罗听了伊兰的话,嘴角微微翘起,“既然伊兰想睡他,那就去睡。”

    伊兰歪着头,盯着安子罗皱眉道:“可他不愿意。”

    安子罗笑容灿烂的道:“没关系,我会帮你。”

    “真的吗?”

    伊兰眼前一亮,兴奋的站起身。

    安子罗点头道:“真的……”

    “太好了……”

    “走,随我去见那个口不对心的男人。”

    “……”

    安子罗带上了伊兰,出了宫殿,却并没有直接去找寇季,而是先回了一趟自己的宅院,调遣了两个传令的军卒。

    一个军卒奉命去积石山下,向积石军传令。

    一个军卒去了王前近卫的大营,向王前近卫传令。

    积石军驻扎在积石山,是青塘少有的精锐之一。

    其装备虽然比不上大宋的禁军,可其实力却跟禁军不相上下。

    角厮罗能派遣出积石军帮着大宋征讨黄头回纥,确实展现出了足够的诚意。

    只不过积石军所在的积石山,远在宗哥城数百里之外。

    等到安子罗的军令传到,积石军奉命赶到宗哥城,恐怕要到十日以后。

    王前近卫军,倒是在宗哥城外,随时能随同寇季,一起赶赴西北。

    傍晚的时候。

    安子罗带着伊兰,以及奉命随同安子罗出征的王前近卫军三大将领之一的图尔古乐,一起到了宗哥城的驿馆内。

    见到了寇季以后。

    安子罗爽朗的笑道:“寇贤弟,我族赞普已经答应了出兵征讨黄头回纥,命我率领五万积石军,一万王前近卫,随你往西北而行,征讨黄头回纥。”

    寇季和刘亨对视了一眼,会心一笑。

    寇季对安子罗拱手道:“贵部赞普真是深明大义。”

    寇季又对着汴京城的方向,遥遥一礼,“此事我一定会禀明官家,相信官家一定会不吝啬赏赐。”

    安子罗笑道:“寇贤弟说的是。”

    二人说了一些客套话。

    寇季迎着安子罗三人进了驿馆。

    坐定以后,寇季瞥了两眼一脸幽怨的盯着他的伊兰,心头暗叹了一声。

    青塘是铁了心要将伊兰塞给他啊。

    寇季暗叹过后,也没有过度的关注伊兰,而是盯着安子罗笑道:“贵部打算如何对付黄头回纥?”

    安子罗正色道:“我族赞普有言,让我一切听寇贤弟的安排。”

    寇季略微一愣,哭笑不得的道:“青塘侯还真是信任我。只不过我是文官出身,很少涉猎行伍一道,兵阵杀伐,一窍不通。

    行军布阵,冲锋陷阵的事情,还是要仰仗安兄。”

    安子罗笑道:“寇贤弟何必谦虚呢?此前你在我族王宫内提出的南北夹击的谋略,就十分高明。而寇贤弟手里掌握着的重甲骑兵,又是一等一的精兵。

    可见寇贤弟对行伍一道,十分精通。”

    寇季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在行伍一道上,他有几斤几两,他心知肚明。

    安子罗乃是青塘名将,行伍一道远比寇季精通不知多少倍。

    他说这话,不过是为了吹捧寇季而已。

    寇季如何听不出。

    安子罗突然开始吹捧寇季 你现在所看的《北颂》 第0493章 难以拒绝!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北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