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剑歌

萧雨森 作品

    “是啊,而且这养元丹宫内还有两颗,摆着也只是浪费而已,等以后清水姑娘真的需要了,你再向皇上讨,难道还怕圣上不给你不成?”羽臣安望了一眼洛清水,说话的声音有点阴阳怪气。

    “也是。”燕瑾瑜点了点头,花两千万去买这样一个丹药确实没有必要。

    地字一号房内,李贵仁自然对这养元丹格外眼馋。

    他已经格外有钱了,但最缺的便是时间。身为凡人的他寿命只有五六十年而已,因此这多余的五年让他很是心动。

    每多活一年就意味着他能够多享受一年的神仙日子。

    宫中有两枚养元丹,但是他得不到,因此一直念念不忘。前不久他刚刚差人千辛万苦从仙农园带回了一颗养元丹,还没交到他手上呢,就被人半夜偷了去,气的他恨不得把整个谪仙城翻过来找。

    可是就算他再眼馋,这天字二号房的人已经报价了,而这天字二号房的人正巧是当今太子殿下,难道要自己和他争抢吗?就算给李贵仁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啊!

    “两千五百万两!”还没等李贵仁下定决心,二楼竟然又有客人举起了手中的竞标牌。

    玄字二号房出价两千五百万两!

    李贵仁突然想起,大家都是坐在这第二层之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哪个房间里坐着的是谁,谁又知道呢?

    所以他也不再犹豫,猛地站起来,刷地一声举起了手中的竞标牌。

    “我出三千万两!”他太激动了,以至于半个身子都探出了窗户,几乎所有的人都看清楚了他的脸。

    “大和钱庄的李庄主出价三千万两,真是财大气粗啊,还有比李庄主出价更高的人吗?”柳苏苏望着李贵仁脸上乱颤的肥肉,盈盈一笑。

    李贵仁本就尴尬无比,此刻现在面色涨的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如果平日里,他一定希望全场人都能认出自己,可是现在他只希望没有人认识他。

    他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看天字二号房的客人,生怕燕瑾瑜生自己的气。

    好在燕瑾瑜并没有再加价,似乎对这东西失去了信心,不想再和他进行争夺了。

    这也正是李贵仁所希望的,这样他就可以在不得罪燕瑾瑜的情况下吃到这养元丹了。

    李贵仁这一开口,竟然震住了全场,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再加价。

    无论是一楼还是二楼,大厅内一时间静谧无声。

    “看来这养元丹我吃定了啊!”李贵仁信心满满,自认为胜券在握。

    三千万买下这养元丹,可以称得上是捡了天大的便宜了,要知道当初李贵仁从仙农园求得的那枚养元丹可是花了5000万两。

    “没有人了吗?这养元丹可只有这一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哦

    !”柳苏苏继续吆喝着。

    她身边的柳嫣嫣眼神愈发不舍了,她要是有4000万两肯定就出价了,可是她没有。

    她们兄妹二人再怎么出名,也不过是富人手中的玩物而已。

    “3000万两一次,3000万两两次,3000万两·······”

    “5000万!”就在李贵仁势在必得开始沾沾自得的时候,玄字二号房的人竟然又加价了!而且一加就加了2000万两。

    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不清也不重,在这静谧的大厅内显得格外响亮。

    几乎所有人都震惊了,包括李贵仁,他们都没有没有想到如此果断阔绰的人,竟然是一个女子。

    “这玄字二号房里到底是谁?”李贵仁惊奇地问向身边的侍卫。

    侍卫自然也不知道,他快步走向门外,数息之后马上走了回来,附在李贵仁的耳边轻声禀告。

    “主人,这玄字二号房坐的是烟柳阁的阁主花清楼。”

    “花清楼?花姐?那个小娘子。”李贵仁恍然大悟。

    在这天都城中,能够坐在这第二层之上的女子,怕是也只有天都第一大妓院的老鸨了。

    如此一来,这李贵仁心中想要这养元丹的**竟然没有那么强烈了。但他并不是怜香惜玉,而是想做个顺水人情,毕竟李贵仁也是烟柳阁的常客。

    要说这烟柳阁中哪位歌姬最美,怕是所有人都答不出来,但若要问到谁是最美的女子,那谁都知道,花清楼才是这烟柳阁中最美的女子。

    但她不卖艺也不卖身,因此许多老板对她都是饥渴难耐,恨不得把她推倒在床上,一赏她的风姿。

    李贵仁心中自然也是痒痒的,就在他想把养元丹让出去的时候,身边的一名侍卫突然压低了声音。

    “主人,奴才知道你心中在想什么,但是如果主人就这样拱手相让,这花清楼未必会领主人的情。她既然肯出5000万两银子买这养元丹,说明这养元丹对她格外重要,主人倒不如先把这养元丹拍下来,到时候拿它当作要挟花清楼的把柄,你还怕那小娘子……哼哼。”这侍卫长得尖嘴猴腮,倒也有些精明的样子。

    他这一席话被李贵仁听在耳中,仿佛花清楼已经是他案板上的一块肉了似的。

    “高,高,实在是高。”李贵仁高兴地眉飞色舞,“我果然没有白养你们,关键时候,你们还是派的上用场的。”

    “主人过奖了,为主人分忧,奴才们理当鞠躬尽瘁。”这侍卫慌忙双手抱拳,谦让道。

    “好,等这事成了重重有赏。”李贵仁兴奋地搓着手掌,再度把注意力放在了大厅的拍卖席上。

    “玄字二号房的这位姑娘出价5000万两,还有没

    有更高的了?”柳苏苏没有急于求成,依旧循循善诱。

    尽管这5000万两已经是天价了,柳嫣嫣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目光中有些失望,她知道这养元丹这辈子与她无缘了。

    玄字二号阁,花清楼正静静地坐在金丝楠木椅上,她的身后只有一名陪同的丫鬟。

    “花姐姐,我们这次的预算就只有5000万两,你这直接把价钱提到最高,会不会……”身后的丫鬟愁云满面,私下里花清楼和她们都是以姐妹相称,因此外人根本看不出,看似冷若冰霜高高在上的花清楼,在家人的心中实际上是一个温柔和蔼的大姐姐。

 &n 你现在所看的《昆仑剑歌》 第一百四十九章 八千万两!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昆仑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