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梦里花开

十月廿一 作品

    这天早上一早,王舅娘刚从床上起身,哗啦一下破水了,裤子都湿了。

    她赶紧喊王外婆“娘,我要生了。”

    王外婆从自己房里边走边穿鞋,唬的心里一头乱麻。着急的脑子一片空白,只扶着王舅娘坐下,问她可有哪里不好。

    听见声的董寡妇过来,叫桃子“乖孩子,快去找你大姑!让她把稳婆请过来。”

    桃子刚出门,董寡妇又喊她“万一家里没有人,就去铺子里找。”

    已经跑出去的桃子又扭回头回答“知道啦!”

    董寡妇帮忙驾着王舅娘绕圈子,她们都生过孩子,知道趁走动的时候多走一走的道理。到时候宫口好开。看了看王外婆头上的一头汗,董寡妇道“王婶子,先煮一碗红糖鸡蛋叫妹子吃了。这还不知道生到什么时候呢,力气得有。”

    “对对。”

    王外婆转了两圈去了灶房,火一点上眼泪就下来了。

    儿媳妇这段时间的状态她看在眼里,每天当个没事人一样,其实心里怕的不行。活到这个年纪,就没见过怀的这么艰难的。

    王氏一溜烟的去请稳婆,又叫桃子去喊王家舅舅回家。

    “可是爹要上工”

    “好孩子,你娘这胎艰险,你爹必须得在的。快去。”

    一会儿工夫,家里院子都站满了人。

    李子媛去把张老大夫也扶了过来,现在产妇没发作,就是把他老人家请过来做定海神针。

    王舅娘虽然破水了,还没感觉到疼。吃了一碗红糖鸡蛋,还抽空洗个头擦擦身子。董寡妇跟着忙前忙后,王氏都感谢的不行。

    “宝柱娘,多谢你了。人说远亲不如近邻,真是不知道怎么谢谢好。”

    “说哪里话呢。我们家宝柱多亏阿江照看。上回有人欺负宝柱,也是阿江替他出头呢。”

    一大家子,从早上太阳刚出来,等到下午太阳落山,王舅娘还是没有动静。问她痛不痛,不痛。

    稳婆也急了“这种情况要说有也有,头胎见的多。但是这是二胎了,又是双胞胎,肚子里的水恐流干对孩子不好。不行就灌催产药吧。”

    李子媛听的分明,她心里也清楚,不借助任何仪器的帮助,她可能真的还不如稳婆。

    以前科室轮转的时候,妇产科的护士长跟她讲过。旧社会的稳婆,多是家传的手艺。

    靠的是正胎。

    用手触摸产妇的肚子,了解胎位情况,必要的时候用手法推动肚子调整胎儿的胎位。这和现代的助产士有异曲同工之处。

    一说催产药,大家都看着张老大夫,老大夫叹了口气。

    “你们要知道,用上催产药,就算孩子下来了,大人也危险。”

    催产药多是些活血化瘀的药,产妇要是产后大出血,用了虎狼之药,神仙难救。

    现场一片静默,突然桃子尖厉的声音炸在耳边“我不要我娘死!奶奶!爹!我不要我娘死掉!”

    王家舅舅勉强挤了一个笑“孩子不懂事,您多担待。叫我想想,叫我想想。”

    稳婆看着一大家子,对着王外婆和王氏说道“我看产妇现在精神状态还好,要不再等两个时辰。兴许孩子能体谅体谅亲娘,早点出来呢。”

    这种时候,只能听专业人士的意见了。

    李子媛跟着张老大夫去拿药,一边走心里一边想着自己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这会,深恨自己不是外科大夫了,真有个万一,拼命做了剖腹产,还能帮忙。

    张老大夫包好了药,另给了一小包人参片。

    “有个万一,说不定能有用。女人生孩子,就是过一道鬼门关。晚上若有事,只管叫你哥哥来喊我。”

    “多谢师祖。”

    一家子都守在院子里,王舅娘熬了一天,这会躺床上打起了鼾。桃子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啜泣,李子媛过来揽着她。

    “快别哭了。舅娘不会有事的。”

    “姐,我就想叫我娘活着。娘活着,我就有娘。我不想没有娘。”

    “不会的,不会有事的。”

    你现在所看的《快穿之梦里花开》 第四十七章舅娘生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快穿之梦里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