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跳完一支让氛围暧昧的《痒》,大刚这头体型类似于老白山大棕熊的畜生像是发了情,不肯善罢甘休,又和一个丰乳肥臀的妖艳女郎来了段火辣地贴面舞。有了经理暗地里吩咐,那位夜场公主也没像平时一般故作清高,黏在大刚身上动作尺度极大,轻咬嘴唇,涂抹着紫色指甲油的双手在壮实的身体不断揩油,愈演愈烈,看起来要演一出女版霸王硬上弓,把大刚撩拨的一脑门子虚汗。熟知兄弟床上斤两的赵凤声接连坏笑,因为他清楚,“桃园街火枪手”恐怕要缴械投降了。

    没想到大刚紧要关头竟然悬崖勒马,冲和他一起跳舞的女郎挤了挤眼,似乎是在说晚点约战,女郎媚眼如丝,回应一个勾引意味浓烈的飞吻。

    没了两个暖场的家伙折腾,美女们依次落座,赵凤声右边是熟女玉芳,所以只留下一个和他临近的位置,一位化着淡妆的年轻女子被众姐妹推推搡搡,带着小女儿家的扭捏,小心翼翼地来在赵凤声身边,坐下后,像是觉得距离近的有些危险,又慢慢向外挪动一些空间。

    赵凤声看了看她略显稚嫩的面孔,又看到她颤颤巍巍的身躯,不难判断出她是欢场雏鸟,赵凤声今天酒喝得不少,也横生出逗小女孩玩的心态,绷紧脸,做出个狰狞的表情,低沉道:“我有这么可怕?!”

    在座的五个男人,也就赵凤声称得上英俊潇洒,唐宏图虽说也不丑,但年纪大了肯定不如二十多的小伙子招美眉们待见,而沐金福,大刚,老佛,都是面目可憎的家伙,长得就像罪犯,属于到了公共区域就得被警察查身份证的警惕人员。

    留着学生头的女孩一直低着头,如坐针毡,听到赵凤声历练十几年的恐吓问话,双手往下使劲拉着只在大腿根停留的裙子,赶忙唯唯诺诺解释道:“没……没有。”

    见到自己家的公主像是和客人不太友好,玉芳身为大堂经理当然要出来解围,况且能让唐宏图拉到身边坐下的肯定都是有背景的人,不是心腹就是大客户,于是给赵凤声满上一杯酒,柔声道:“帅哥,她是今天新来的,还不太懂规矩,你可要多多包涵,要是嫌她不解风情,我换个能玩能闹的陪你,好不好?”

    学生头女孩的局促不安让赵凤声挺感兴趣,他也注意到刚才跳舞的时候学生头一直在旁边傻傻站着,没有跟随人群一起跳舞。赵凤声浪迹花丛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如此腼腆的陪酒公主,但他不喜欢强人所难,喝下玉芳敬过的酒后,对小女孩平静道:“你要不喜欢坐在这里就出去吧。”

    “不…不要。”学生头低着头声若游丝,搓着裙角,扭扭捏捏说道。

    想赚钱还拉不下脸?

    小姑娘这样的姿态让赵凤声哭笑不得,不再理她,也没听从玉芳建议从新换个美眉,叼起一根烟,开始欣赏大刚久违的鬼哭狼嚎。

    大刚这畜生五音没有一个音准的,偏偏还是个麦霸,还是个嗓门奇大五音不准的麦霸,整个屋子说话声音全都被他恐怖的音浪盖过,恐怕就连隔壁房间都能听到他惨绝人寰的吼叫声。

    赵凤声已经习惯发小的作妖,摇头晃脑听的颇为沉醉,唐宏图这只千年老狐狸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即便是耳膜收到强烈冲击,也表现的风轻云淡,双手连连鼓掌,卖力叫着好。老佛听不过去,干脆抢过另一只麦克风,和大刚进行嗓音撕裂式的pk,效果竟然不相伯仲,震得角落里尘土都有些飞散。不过有几个公主的娇嫩五官似乎正处在发育期,捂着耳朵,张大嘴巴,奋力抵挡着仿佛来自十八层地狱的夺命连环吼。

    赵凤声正欣赏着老佛用蹩脚的普通话进行搞笑演唱,忽然觉得袖子被人轻轻拉扯,扭过头,只见学生头小妹正端着半杯啤酒,又指了指他的杯子,好像是要和他干杯的意思。

    开窍了?

    赵凤声笑了笑,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学生头小妞皱着眉,双手捧起杯子,往淡粉色的唇边缓缓倒去,半杯啤酒,喝了足有一分钟。

    赵凤声见她喝的艰难,想到她平常可能不怎么喝酒,俯身来到她的耳边,好心劝道:“不能喝就别喝了。”

    学生头小妞也不知是被赵凤声亲昵举动弄的,还是喝酒喝的,白皙的俏脸一下变成淡红色,她咬着银牙,又给自己倒了半杯酒,平端在两人之间,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饱含倔强。

    赵凤声看着小妞想和自己同归于尽的模样,挠挠头,无奈笑了笑,看来自己一番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了,感慨一句:这年头好人不好当啊……

    学生头小妞见赵凤声盯着屏幕不理她,又拉了拉赵凤声衣袖,这一次力气要大上很多,等旁边男子回过头,她又把杯子端高了些,挑衅意味十分浓厚。

    赵凤声被她举动逗乐了,干脆摆出一个生气的样子,指着杯子微斥道:“新来的,客人的酒是需要你们给倒的,这个道理都不明白?”

    小妞愣了片刻,终于醒悟过来,端起酒瓶咚咚咚给赵凤声杯子倒满,还不忘记跟对方碰下玻璃杯。

    “你半杯,我一杯?老板就是让你这么卖酒的?”赵凤声叉着腿,摸着下巴扎手的胡茬,十足一个地痞流氓形象。

    小妞怒气冲冲把杯中啤酒倒满,皱着小脸,一口气喝个精光。

    赵凤声含笑将酒喝下,直接从桌上拿了瓶杰克丹尼,在小妞眼前晃了晃,随后又放回在了桌上,意思很明显,敢不敢喝这个?

    小妞露出个谁怕谁的表情,很豪爽的把洋酒倒满,正要按照刚才喝啤酒的方式把琥珀色的液体咽下,不料一股剧烈的刺激味道瞬间弥漫整个口腔,“噗”的一下,来了个天女散花,把半个桌子都覆盖进去。

    赵凤声和邻座的姐妹们拍着大腿笑的前仰后合。

    小妞拿起纸巾手忙脚乱擦拭着大腿上和脸上的酒渍,弄干净后,掐着腰怒气冲冲道:“该你喝了!”

    “呦,会说话啊,我还以为是哑巴。你又没喝完,凭什么让我喝?”赵凤声不理她这一套,翘起二郎腿晃得十分惬意。

    “你才是哑巴!我虽然没喝完,但也喝了一小半,我喝多少你也要喝多少,要不然你就是耍赖。”小妞觉得遭受到了不公平待遇,气鼓鼓道。

    “酒桌上有句话叫先干为敬,懂不懂?”赵凤声瞥了她一眼,没好气道。

    小妞怒了,捏起鼻子,把酒杯里的杰克丹尼全部喝掉。

    杰克丹尼位列世界十大名酒,虽然不如白酒味道强烈,但酒精浓度却差不了多少,40度,比低度白酒还要高一些。小妞初次接触酒精度这么高的洋酒,并且一口气喝下去二两多,呛得眼泪都流出来几滴,小脸也逐渐变成了深红色。

    小妞连嘴角酒渍都顾不得擦,怒目道:“该你喝了!”

    “你喝多少我就得喝多少?谁定的规矩?是你定的还是你们场子里定的,你要是能找出证据来我就把酒喝了。”赵凤声斜了她一眼,不忘跟随老佛卖力哼唱着正在点播的《梦回唐朝》“今宵杯中映着明月纸香墨飞词赋满江今宵杯中映着明月豪杰英气大千锦亮草,老子竟然唱的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五十七章赵司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