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和平?”

    赵凤声反复砸吧两个字背后含义。

    唐宏图这头杀伐果断的戾虎,想要海晏河清?

    这和他妈的东北虎要嚷嚷着要吃素,听起来是一个扯淡味道。

    赵凤声连头发丝都透着不信任,转而摊开手掌,苦笑道:“二哥,不就是我小舅子得罪了您的公子吗,用得着这么大动干戈?这事我承认有错在先,您要是想揍我一顿出出气,招呼一声就行啊,赵凤声再不识相,也会在您面前演一出负荆请罪。您把大刚绑来算是怎么回事,还怕我不听您老人家的话?我也算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了,能把脸掉到地上?”

    唐宏图听完他一本正经的胡扯,并没有表现出恼怒神色,嘴角依然勾起,连赵凤声都不得不佩服老狐狸的城府造诣。二哥叱咤风云这么多年,凭借的不光是运气和阴毒的手段,光是这份超乎寻常的定力,就要超出其他大佬们一大截。

    “生子,我把你约到这里来,你我心知肚明。既然事已至此,咱们也就不要藏着掖着,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和耀辉之间的冲突只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谁占了便宜谁吃了亏,都不要紧,夫妻之间还床头打完床尾和,两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发生一些冲突,再正常不过,我还能因为这点小事和你斤斤计较?让我心凉的,是你对我的态度,凤声啊,你从一开始就提防我,对吗?甚至宁愿和老佛多亲近一些,也不愿意站在我的旁边,你让我这个做大哥的怎么想?”

    唐宏图语气带有苦闷之意说道,像是发现丈夫包养小三的贤淑正妻,既有点哀怨,又让人心生怜悯,根本不像把人强行绑来的凶恶歹徒。

    “二哥,您怎样对我,我心里有数。说实话,我赵凤声就是扶不上墙的一滩烂泥,突然有个又有钱又有势的大人物对我百般示好,还说我是个能统领千军万马的将帅之才,刚开始还真是美得鼻涕都冒泡。可我是个家里揭不开锅的穷小子,从小就对别人的美意不太领情,不止人俗,还是个小心眼,喜欢拿把人往最坏的方面想。您这尊大佛突然说要带我得道升仙,我还真没把自己当成这块料,总觉得像是要把我派往阴曹地府领个苦差事,还是常年赶人下油锅的那种。哦,对了,应该说叫荣登西方极乐,得道升仙是玉皇大帝的事,你看我连佛教道教都分不清的人,有啥本事能扛起唐家的大旗呢?”

    赵凤声笑眯眯说道,等把话全部讲完,烟已经燃尽,他把烟屁股用中指使劲一弹,在空中划过一道美妙弧线,落点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一身冰冷气息的沐金福皮鞋上。这位不善言谈的头号猛将抬起鞋,把烟头踩在脚下,眼神中闪过冉冉战意,等待唐宏图一发话,就要把痞里痞气的赵凤声小命拿下。

    “呵呵,看来咱们两个之间永远做不成朋友了。”

    唐宏图扶住双膝站起,背后的阳光将他衬托的极为伟岸,他缓缓竖起两根手指,沉声道:“现在给你两条路,一个是拿上我给你的一千万,跑到一个没人能找的到你的偏僻角落,平平安安做一辈子富家翁。欧洲也好,美洲也好,就连你想去非洲养大象养狮子,我都会给你尽力安排。”

    “那我就选这个!一千万,啧啧,一辈子也未必能赚上这么多钱,二哥真是出手阔气。”赵凤声很没骨气插口道。

    第二条路不用问也知道是什么,唐宏图在荒郊野外摆出这个阵势,可不是来跟他谈论田间庄稼收成好不好的问题。一个回答的不小心,自己和大刚就得为这栋大厦添上一份惊悚传说,没准被拿去写成鬼故事都有可能,成为大街小巷茶余饭后谈资。

    至于怎么个死法,那全要看唐宏图当时的心情了,沐金福的左手是不是真能玩得来枪,不太重要,光是一对铁拳就招架不住,还用得着浪费子弹?即便自己痛心疾首地跟着李玄尘学了一个星期的太极,赵凤声心里还是没底,恐怕根本不用人家掏出热武器,用拳脚就能把自己虐杀。

    “聪明人。”唐宏图伸出大拇指,不忘进行一番夸奖。从大红色唐装兜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一言不发的沐金福。

    等沐金福把支票送到赵凤声的手里,拿人钱财的家伙还不忘心里嘀咕道:老狐狸还真是小心,还准备把他扣下当做人质呢,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六十九章谈判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