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一辆小型的九座旅行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

    崔亚卿独自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哪怕用宽大的墨镜遮住大半张倾国倾城容颜,嘴角撇起的夸张弧度,也显示出崔大美女现在很不高兴,极其不高兴。

    她和赵凤声前几天商量好了,本来说去浪漫的爱琴海或者普罗旺斯柔情蜜意一把,顺便把自己珍藏了二十多年的处子之身,献给青梅竹马照顾她小半生的家伙。结果呢,这个不解风情的二货非要跑到黄土高坡上,说要看一看农民兄弟今年的收成怎么样。

    你妹的,最不济也得找个风景宜人的海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啊,跑到鸟不拉屎的地方算怎么回事?!红高粱看多了,想在高粱地里把老娘霍霍了?!

    还有,你说你一个小卖部老板,庄稼收成这种国计民生的大问题,碍你蛋疼啊!你家又没地没存粮,咸吃萝卜淡操心!

    所以崔大美女现在又想拍他后脑勺,又想咬他几口。

    “二妮,吃水果不?”前排的赵凤声堆出一个谄媚以至于下作的嘴脸,左手一个香蕉,右手一个橘子,很殷勤问道。

    崔大美女眼神飘向道路两旁的玉米地,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不理。

    “二妮,这都半个多小时没喝水啦,来润润嗓子。”赵凤声毫不气馁的又掏出一瓶纯净水,笑呵呵问道。

    余怒未消的崔亚卿依旧板着脸,连一个冷冽的眼神都欠奉。

    赵凤声又站起身,死皮赖脸准备坐到崔亚卿身旁,可没等他屁股挨到座位,就被一条修长美腿蕴含怒意地踹到前面,一个踉跄差点摔个狗吃屎。

    “哎!”赵凤声叹了口气,揉着吃痛的部位,悻然然坐在周奉先旁边,准备给秒杀武云市天字号打手的大功臣交流下人生,再发表下催人泪下的感言,却发现傻小子捧着本《七龙珠》看的津津有味,时不时传来哈哈大笑,连瞥都不瞥他一眼。

    没人搭理的赵凤声只好弯着腰跑到驾驶室后面,和兄弟情深的大刚坐在一起,点起两根烟,分给前面开车的大刚一根,郁闷道:“娘的,都是祖宗,惹不起。”

    大刚接过烟嘿嘿一笑,满脸横肉瞅着很吓人,摇头晃脑道:“这也不能怪二妮,谁让你挑着破地方来旅游呢,女孩子嘛,你得带她去山清水秀的小镇,或者繁华热闹的大都市,这样才好拿下,又不是前几十年了,谁愿意在穷乡僻壤里跟你滚苞米地啊,你脑子真进水了。”

    听到车上唯一能欺负的家伙也敢奚落自己,赵凤声一肚子怨言正好没处发泄,骂道:“滚草,你以为我愿意啊,来这里主要是办点私事,不是我让她来的啊,是她死乞白赖非要跟着,我才叫她一起过来,这能怪我?”

    大刚诧异问道:“办啥事?”

    赵凤声看到前面没有车辆,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大刚。

    只见上面歪歪扭扭写着几个稚嫩字体:凤声哥,你能来看看我吗。

    “这是谁?”大刚看过后眉头一挑,他对赵凤声的远房亲戚基本熟悉,没有一个住在这么偏远的角落,而且光看字迹,就是出自一个年纪不大的孩子手中,他家也没这么小的弟弟或者小妹妹啊。

    赵凤声语气平静道:“一个在巴格达牺牲的战友弟弟,我回国第一天就把骨灰送到了他们家,留下了通讯地址。昨天刚收到这封信,我战友妹妹是个不爱说话的腼腆小姑娘,不会轻易开口,估计是家里出了大事,否则也不会轻易对我开口。”

    大刚也清楚他们战友间情同手足,赵凤声又是个为兄弟两肋插刀重情义的人,要不然自己被唐宏图绑了,他也不会冒着送命危险出现在卓越大厦九楼。大刚点了点头,沉声道:“行,到那了之后你看着办,别委屈了你战友家人就行,该出钱出钱,该出力出力。我这一辈子看不起城管,看不起警察,就和当兵的能对上眼,尤其是为国捐躯的好汉。妈的!老子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欺负烈士的一家老小。”

    一脚油门下去,小型旅游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七十六章一路向西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