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一抹清澈晨曦,温柔照射在晶莹玻璃窗。

    赵凤声缓缓睁开双眼,汹涌澎湃的疼痛汇聚在他脑袋炸裂,赵凤声龇牙咧嘴,好一阵才适应醉酒后遗症。

    赵凤声呆坐在床上,终于回想起昨天一口气干了两瓶烈酒,揉了揉后脑勺,空腹喝酒果然是大忌,再加上思念庞巍心情低落,醉成这鸟样也就无可厚非。赵凤声捂住撕裂状的脑袋,这和二妮常用的板砖拍过是一个样啊,难不成自己耍酒疯想要来一出霸王硬上弓,然后被宁死不从的二妮一砖撂倒?

    可平日里,自己才是被硬上的那个人啊……

    胡乱猜忌的赵凤声瞥到旁边玉体横陈的二妮,摇头苦笑,这丫头在自己面前真是胆大包天,只穿了贴身内衣就敢放心安睡,赵凤声怕经受不住诱惑,默念了几遍南无阿弥佗佛,将乍泄春光盖住,下了床,见到桌面留有余温的美食和浆洗干净的衣衫,心底涌过一股暖流。

    二妮在别人眼里,怎么也能算得上含金量十足的白富美了吧,还是靠着自己奋斗拼搏的创二代,走到哪都有一大票仰慕的男人追求,没想到一直痴痴恋着自己草根出身的落魄小民。虽说这么多年的情谊极为难得,可在这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世道,情谊二字又能值几两银子?亲兄弟还能为了钱财反目成仇,更别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夫妻,一时头脑发热喜结连理的伉俪,又有几对能遭受住门户之见,守得住清贫岁月?大山一行,看到庞涛为了钱财女人,不惜对老娘妹妹弃之不顾,赵凤声恨他,但不怪他。

    人性而已。

    贫贱夫妻百事哀,赵凤声被杨璐璐小小打击一把,一直信奉这句老话,所以他在等,前段日子是等查完案子全身而退,再和二妮花前月下,但是那个漩涡好像愈演愈烈,到现在也没风平浪静,汹涌暗流似乎始终在脚后跟环绕,唐宏图一天不伏诛,赵凤声绷着的弦一天不会舒缓。

    可结案后呢?一穷二白的自己,是否会厚着脸皮吃软饭?

    或许到了那会,又想着等到飞黄腾达平步青云之后,再风风光光把二妮娶回家吧……

    赵凤声很纠结。

    怀着千思万绪,赵凤声冲了个澡,立马神清气爽,刚才的烦躁不安也被稳稳遏制,赵凤声是个很会调节心境的人,要不然半生凄苦遭遇,早已将他压垮。

    望着昨夜熬到大半宿的二妮依旧卧床酣睡,赵凤声担心山风大,怕她着凉,蹑手蹑脚帮她压了压被子,旖旎春光害的赵凤声差点再一次鼻血长流。安抚好躁动不安的小弟弟,赵凤声关好房门,走出忘川谣客栈,询问下晨练的老人,才明白已经来到了文殊菩萨的道场。

    赵凤声踏着山间碎石,迎着清寒朝露,漫无目的地闲庭信步。

    至于醉酒后扔要执意来到五台山的目的,只有他一人知晓。赵凤声的母亲信佛,家中常年供奉着佛像,每逢初一十五,都会斋戒沐浴,虔诚的摆好贡品,上一炷香,那时还没上学的赵凤声,很好奇母亲为何老是对着不会动的雕像碎碎念叨,看起来好傻啊。

    赵凤声有一次嘴馋,偷了上供用的点心大快朵颐,不曾想,被平时脾气温和的母亲大声训斥,从那之后,赵凤声对泥菩萨就心怀怨恨,觉得母亲不喜欢他了,为了一个毫无人气的雕像呵责自己,于是偷偷拿着小刻刀,在佛像后面刻上“大坏蛋”三个字。等到赵凤声慢慢长大变得懂事,才知道了那是天上神佛,是电视剧西游记里演的神仙,母亲常年供奉叩拜,是为了保佑爷爷和父亲身体安康,赵凤声体谅了母亲良苦用心,又拿小刻刀把“大坏蛋”三个字抹平,和母亲一起参与到祈福的队伍中去。

    可惜天不遂人愿,不仅爷爷父亲没有痊愈,连母亲也撒手人寰,赵凤声对于无所不能的神仙也就抱有几分怨气,万念俱灰中,把家里的神像全都砸了个稀巴烂,厨房供奉的灶王爷墙纸,也变成垃圾桶里的纸团。

    赵凤声还记得母亲不让他随意杀害小动物,对母亲言听计从的赵凤声点头答应,表里如一,就连走路都小心翼翼,生怕踩死一只倒霉虫子。见到老街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八十三章登东台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