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王建设生性沉默寡言,当上了新时代刽子手后更加木讷肃静。这门送人前往黄泉路的差事,挨枪子的死刑犯有时候直接吓尿裤子,行刑的法警们也不好受,一枪下去,红的白的流成一片,看着跟豆腐炒西红柿一个效果,哪怕胆子再大的猛人,也不敢拍着胸脯说站在刑场脸不变色心不跳,许多人承受不了心理压力,宁愿辞去了这个铁饭碗,也不愿每天从噩梦中惊醒。王建设却任劳任怨,在几十年法警生涯中从未出现过心理问题,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刚从刑场下来也能对着一碗豆腐脑吃的津津有味。

    可现在惊慌失措的王建设,和平时遇到任何事都从容不迫的王屠夫,有些不同。

    赵凤声将李爷爷家大门关好,疑惑道:“王叔,于奶奶家出啥大事了?”

    于奶奶以前是武云市国棉二厂的纺织女工,当过车间副主任这样的“大官”,性格泼辣,敢作敢当,有着不属于男儿的豪气。年轻时甚至和赵凤声奶奶当街吵过几次架,骂得昏天黑地云遮雾罩,不过当天下午,就拿着口味堪比咸菜疙瘩的饺子,端到赵凤声家里。赵凤声清楚,于奶奶刀子嘴豆腐心,和街里谁闹完别扭,都不会让仇恨过夜,第二天依旧笑呵呵打着招呼,典型一枚有口无心的北方犀利老太太,致使老街大部分邻居都和于奶奶关系不错。

    王建设擦了下额角渗出的细密汗水,微微喘息道:“于奶奶的小儿子被人打断了肋骨,进了医院,于奶奶也气的一病不起。生子,都是住了几十年的邻居,于奶奶从小就待见你,每次家里有好吃的都招呼你尝一尝,对你和亲孙子差不多。这事,你不能不管。”

    赵凤声皱了皱眉,尴尬道:“王叔,虽然我是个小痞子,但也不能杀了于奶奶仇家替她报仇雪恨吧,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您是法院吃皇粮的干部,咋能教唆人犯罪呢?这不是知法犯法吗。这种事最好找咱桃园街派出所,他们那帮大盖帽专管打架斗殴,我一个社会三无人员,总不能把对方整残吧?不得把牢底坐穿。”

    赵凤声知道王建设和于奶奶家仅隔一道院墙,关系好的不能再好,可再好,也不能不问青红皂白就指挥自己去杀人放火。赵凤声自从迈入部队大门,做事风格就慢慢趋于成熟,很少像以前一样凭借一股子疯劲为所欲为。省城ktv干倒歹徒,带领众痞子端了带香村,卓越大厦力拼唐宏图,他都站在正义立场和处于法律底线,就算做事稍微出格一点,那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莽撞行为而锒铛入狱,这一点赵凤声很清楚。可是现在王建设提出的要求,实在让他有些为难,不是他不想为于奶奶家出气,而是冤有头债有主,把那些罪犯绳之于法不就完了,何必要用武力解决问题。

    “生子,你误会了。”王建设带有歉意道:“咱老街这一段时间因为拆迁问题,闹得沸沸扬扬,有愿意拆迁的已经拿钱走人,但也有不愿意搬的,尤其是老人,非要呆在老街哪也不去。前天于奶奶小儿子和开发商谈赔偿协议,吵得不可开交,其实是于奶奶不愿意搬走,让他小儿子去糊弄一下开发商。可到了晚上,于奶奶家就被泼了粪水,整个家都是臭味熏天,不用想也是开发商干的。于奶奶的小儿子你也知道,是个点火就着的暴脾气,被人骑在脖子拉屎哪能忍得住,拿起菜刀就冲进拆迁指挥办公室,结果表面上康贤房地产公司低三下四的赔礼道歉,一扭脸,于奶奶的小儿子就被一群蒙面人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一百零八章做狗。做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