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啪!

    质地坚硬的紫砂茶杯,竟然被赵凤声一把捏碎。

    赵凤声平时给人感觉较为沉稳,很少出现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场面,低调的如同一条温顺土狗,不像每天把张扬二字刻到脸上的大刚那么招摇。

    李爷爷从小灌输赵凤声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道理,告诉他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比一山高,什么上善若水厚德载物说过一大筐。赵凤声是个乖巧懂事的好孩子,老爷子的话始终不敢忘记,铭记于心,始终遵循制怒准则,很少出现暴跳如雷的时刻。

    但现在的赵凤声,很愤怒。

    他觉得唐耀辉是在连蒙带骗,将自己当成一个傻子对待。

    赵凤声把烟头狠狠揉进烟灰缸,脸色阴沉似水道:“唐耀辉,枪手刘志勇全都撂了,连狙击枪都被警方找到,作案时间地点全都吻合,成了板上钉钉的铁案。你们爷俩还想从我这找到突破口,寻找一线生机?我劝你别耍花枪,想救你老子,有本事拎着脑袋去劫狱,别拿老子消遣。我赵凤声是个疯子,不是他妈的傻子!”

    周奉先见到赵凤声发怒,双腿悄然绷紧,屁股渐渐椅子表面,只等饭东哥一发话,他就在电光火石间教育对面两个山炮,该怎样重新做人。

    沐金福拧紧眉毛,不敢大意,死死攥住伤人无数的一对铁拳。

    一个护主心切,一个想给饭东哥报仇,狭窄的房间空气中充斥一股浓重火药味。

    最应该担惊受怕的唐耀辉一脸平淡,给赵凤声换了一个新的茶杯,斟满,自己拿起杯子放到鼻尖轻嗅几次,将醇香四溢的黄山毛峰一饮而尽,整个过程云淡风轻,举着茶壶的右手平缓有力。

    唐耀辉双手叠于小腹,大拇指互相绕着圈,慢条斯理道:“刘志勇是杀人凶手,这一点我不否认,但刘志勇是刘志勇,唐宏图是唐宏图,刘志勇杀了人,不能把罪过全扔到我爸头上。虽然刘志勇在唐氏集团做事,领着我爸发的工资,但不代表刘志勇犯下的罪行让我爸去扛,这不合情,也不合理,对不对?”

    不见棺材不掉泪?

    赵凤声克制住情绪,轻弹烟灰,撇嘴笑道:“死的警察是省刑侦大队的干警,跟咱们武云差了一百多公里,刘志勇为何会跟他结梁子?有必要下死手吗?一个每天跟着老板做事的下属,根本没有作案动机。刘志勇顶多是一只饿狼,主子让他咬谁就咬谁,估计杀了人连死者什么底细都不清楚,稀里糊涂当了替罪羔羊。”

    唐耀辉正了正衣衫,诡异笑道:“你猜的不错,刘志勇和死者不认识,他确实只是个枪手而已,不过……杀害那位警察不是我爸的意思,幕后主谋另有他人。”

    赵凤声眸子微微眯起,沉声道:“谁?!”

    唐耀辉不慌不忙从西装内兜掏出两个体型精巧的东西,摆到桌面,赵凤声仔细一看,其中一个他并不陌生,正是那天冒着危险,跑到唐宏图办公室拷贝的录像,自己想交给张新海的u盘。

    另一个,同样是一个u盘,只是颜色不太一样。

    沐金福好不容易将u盘抢走,怎么今天会完璧归赵?

    赵凤声小心试探着将两个u盘拿在手中,唐耀辉没有一丁点反应,嘴角含笑品尝茗茶,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态。

    赵凤声刚要装进口袋,忽然将u盘放回原位,笑吟吟道:“老子可不上你的套。”

    唐耀辉没料到赵凤声会作出这样举动,手一抖,茶水洒在昂贵的西裤表面,唐耀辉没有在意这些旁枝末节,愕然道:“这个u盘不是你千辛万苦潜入到唐氏集团才弄到手?怎么现在不敢拿了?”

    “害怕呗。”

    赵凤声给出一个哭笑不得的答案,“你唐公子从没干过好事,也没当过好人,当初我为了这个u盘差点赔了一条命,其实想想挺不值得。现在我过得挺好,不想再惹麻烦,就算里面装着一百万,我也不想跟你们扯上关系,有话直说,有屁就放,我赶时间,还得回家做饭。”

    “真的挺羡慕你的平凡日子,有朋友,有爱人,享受来之不易的生活。”唐耀辉语气夹杂几分苦意,搓着双手感慨道:“如果能选择的话,我宁愿当一个健康的普通人,也不愿意沾染这些是是非非。”

    平凡?老子腥风血雨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一百五十章笼中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