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赵凤声坐在病床旁边,身体斜靠在扶手上,望着病床昏迷不醒的花脸,神态平静。

    他保持这个姿势已经相当长的时间,小护士进进出出来了两次,赵凤声坐在原位一动不动,脸上布满青春痘的小护士审视着那个一言不发的木讷男人,有些好奇他的精神是不是有问题。

    躺在病床上男神级别的帅哥被人挑了脚筋,左臂骨头险些砍断,小护士怜悯之余又相当愤慨,是谁辣手摧花,男神都不放过啊?像那种人渣,就应该被千刀万剐,然后被打入阿鼻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旁边犹如泥塑的男人,虽然长得没男神那么惊艳,但棱角分明的脸庞看起来还是相当顺眼,比起男神多了一股阳刚味道。小护士不挑剔,又心怀大叔情结,腻起嗓子,嘱咐几句病人需要注意的事项,结果没成想那个男人就像是一个聋子,呆呆望着病床,没作回应。

    小护士暗自揣测着这个不解风情的男人,是不是喜欢走旱道的专业人士,腹诽了一顿帅哥不是别人男朋友就是同性恋,心情一片黯淡。小护士刚迈步走出病房,险些和一个魁梧大汉撞个满怀,小护士顿时吓了一跳,正准备张嘴教训人,却发现大汉蛮横的相貌和胸口间的文身,小护士干张了几下嘴,还是没敢跟标准痞子长相的家伙发生冲突,小屁股一扭,转身离去。

    大刚进屋递给赵凤声一兜肉夹馍,温声道:“趁热吃吧,都守了一夜,铁人都熬不住,大夫不是说花脸脱离危险了吗?别操心了。实在不行就找个护工,别把身体弄垮了。”

    “花脸除了一个爷爷,家里没别的亲戚,找个不知底细的护工,我不放心。”赵凤声一夜未眠,加上许久没开口,嗓音透着一股干涩,就像是铁器摩擦的声音,听起来极为压抑。

    “我把十五弟他们叫过来盯着点,赌场现在客人太多,严猛那王八蛋天天神秘兮兮摸不到人,啥活都得咱哥俩操心,要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上,老子早撂挑子不干了,当牛当马都没这么累。”大刚骂骂咧咧说道。每天熬通宵,铁打的汉子都受不了,何况大刚常年沉溺于酒色之间,身体素质没有以前出色。几个通宵连轴转,弄得他每天恍恍惚惚,白天黑夜分不清楚,连泡妹子的心情都连带着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自己先盯着,等花脸康复后我再回去。”赵凤声拿起肉夹馍,一口咬掉一小半,牙齿机械性的咀嚼,眼神却紧盯着花脸不放。

    “这事你准备咋办?”大刚掏出香烟,正要用打火机点燃,扫了眼脸色苍白的花脸,最终还是把打火机放回到兜里,闻着烟味过过干瘾。

    “该咋办咋办。”赵凤声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那帮孙子可是冲着你来的,一次偷袭不成,还有下次。按照二妮的描述,杨璐璐很可能抱上鬼狼爷的大腿,要不然那个天天摆出一副老子天下第二嘴脸的吕刀魁都会听她指使。生子,这事大了,上一次的刀客差点捅死你,这一次花脸差点又被吕刀魁给废了,杨璐璐摆明铁了心跟你过不去,实在不行,咱就召集人马直接去堵了鬼狼爷,明刀明枪干一场,妈的,我就不信那帮孙子都是三头六臂!都是爹娘生的,他们难道就不怕死?!”

    大刚不清楚鬼狼爷和赵凤声九年前结下的交情,他是个脾气暴躁的粗人,觉得江湖事应该江湖了,不管对手是不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鬼狼爷。你阴我,我就以牙还牙,打不死你也得咬的你疼,这是老街四害的一贯作风,睚眦必报。

    “等二妮录完口供再说吧。”赵凤声吃完一个肉夹馍,没有了胃口,低下头不知在想着什么。

    “那帮孙子没准晚上就动手,咱得提前做好准备啊!要不我先给老佛严猛他们去一个电话,叫点人过来帮忙。”皇帝不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一百七十九章血债血偿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