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糖醋排骨,举世闻名的一道菜,用料和烹饪过程都比较浅易,却包含华夏几千年的厚重底蕴,在沪、浙、川、淮扬四大菜系都占据重要位置。

    越简单,越受众度高的菜,越考验厨师水平,一个拿着几十万年薪的行政主厨,若是还没有普通大妈做出的好吃,那就贻笑大方了。

    赵凤声将排骨剁成一寸多长的小排,放进只有清水的锅里煮半个小时,捞出,然后用老抽、料酒、生抽、和本地特产的香醋进行腌制。赵凤声趁着味道浸入排骨的功夫,开始焖上米饭,削土豆皮,十几年砍人的功底让他运刀如飞,削皮到切成牙签粗细的丝线,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然后将土豆丝泡入水里洗去淀粉。

    赵凤声等待调料入味的间隙,还优哉游哉抽了根烟,等到一刻钟左右,往炒锅内倒入油,不多,刚刚漫过锅底,本着热锅凉油的宗旨,把小排似煎似炸,炸至金黄色,倒入刚才煮排骨的肉汤,大火把汤烧开,放入半勺盐,盖住锅盖开始用小火慢慢焖。

    其实糖醋排骨的做法有很多种,许多名厨都在基础上改良,不过赵凤声还是倾向于传统做法,也不是他固执死板,主要是受到李爷爷影响。前几年,赵凤声总喜欢挖空心思鼓捣出千奇百怪的菜式,还汲取西式餐饮的精髓,喜欢往菜里放黄油和芝士。结果被李爷爷看到后一顿臭骂,说这个激进的不孝子忘了祖宗,赵凤声心说,咋做个菜就被扣上这么大个帽子?明面上可不敢表现出来,举着手指头发誓不再离经叛道,从那以后,就乖乖地沿用传统做法。

    李爷爷岁数大了,秉承着老派思想也无可厚非,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家,还能指望他唱着嘻哈歌曲,吃着汉堡?那才叫怪事。赵凤声没有责怪老人家的顽固不化,想吃西餐了,就偷偷摸摸煎点牛排解馋,买个麦当劳肯德基,都得在桃园街门口消灭完,才敢抹去嘴边油渍回到八条。

    众口难调,很难说哪一国的菜更美味,自己吃着高兴就行。

    时光荏苒,赵凤声快要步入而立之年,在李爷爷的潜移默化影响中,渐渐习惯了流传多年的老派菜系,喜欢上了京剧,很少去听流行歌曲,看电视,也从五花八门的地方台,转移到厚重写实的中央台,这好像是人生一个阶段迈入另一个阶段的显著标志,姑且把它叫做成熟。

    一顿饭的烹饪接近尾声,赵凤声火速炒了个醋溜土豆丝,炒着炒着,赵凤声突然发现这俩菜都是酸口,属于女孩子偏爱的家常菜,花脸是不是雌性荷尔蒙激素分泌多了,咋和女人口味一样?赵凤声邪恶的想着花脸穿上女装是啥样,凭着那小子漂亮令人发指的脸蛋,魅惑众生啊,会不会把那些女明星的风头都比下去?

    拿着锅铲的赵凤声一脸坏笑。

    排骨收汁,赵凤声不太喜欢沪菜里放番茄酱的做法,放入最精髓的一勺香醋,赵凤声又撒了点事先准备好的葱花和芝麻,一股使人垂涎三尺的扑鼻浓香,迅速弥漫出厨房。赵凤声刚把饭菜装到饭盒,引来一个虎视眈眈的家伙,厨房门口露出一个流着哈喇子的大脑袋,“生子哥,你在做啥好吃的?”

    赵凤声瞅了一眼傻小子,这点东西哪够他祸祸的,害怕两眼放光的大饭桶抢了病号饭,急忙解释道:“奉先,这菜又酸又甜,不合你口味,等到了中午,哥给你炖排骨吃。”

    傻小子听见没自己的份,撅了撅嘴,哀怨道:“俺不挑食。”

    赵凤声望着憨态可掬的傻小子,挺好笑,像哄孩子似的柔声道:“一会给你弄红烧排骨,比这个糖醋口的好吃多了,还管饱。”

    傻小子大手扒着门框,眉开眼笑道:“真的?”

    赵凤声使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一百八十九章糖醋排骨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