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姑奶奶快不行了?!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就成了这个模样?

    赵凤声一开始还以为傻小子关心则乱,随口冒出的胡言乱语,可一看到老人家昏迷中的惨白脸庞,伸手测了测老人微弱的呼吸,才意识到傻小子没有信口雌黄。

    赵凤声没敢耽搁,飞速拉开车门,等到周奉先钻进车里,一把关住,钻进驾驶室将油门踩到底。所幸医院离老街只有一公里的路程,赵凤声开车又跟发了疯似的,撒泡尿的功夫就见到急诊室三个血红的大字。

    旁人看到赵凤声开的是警车,没人敢训斥这家伙不遵守公共道德堵了急诊室大门,再加上体态如山的傻小子浑身充满狂暴气焰,所有人都选择退避三舍。

    “大夫,大夫,救救俺奶奶!”

    傻小子跳下车不知该如何处理,见到穿白大褂的医生就扯着嗓子喊救人。

    秃瓢周世代为寇,几十年扎根大山,习惯了自给自足,吃穿用度全都要靠自己勤劳双手。东北本来就是气候寒冷的苦地,一年中,有一半时间都要承受呼啸北风,在山里居住,条件更加恶劣,跟野人差不了多少。没有报纸,没有电视,更没有铺天盖地的网络信息,通讯基本靠吼,治安基本靠狗,取暖基本靠抖,交通基本靠走。

    不仅是衣食住行堪称凄风苦雨,就连医疗条件,都要靠自己身体底子硬抗,或者沿用祖上遗留下来的药方治病。巨寇周家自打民国起就定居山中,身体孱弱的胡子经常患病,俗话说久病成医,近百年的沉淀,流传下来不少岐黄养生术。胡子后代们还有一小部分不愿走出大山,选择继续在老白山附近繁衍生息,如果生病,依照祖宗传承下的瑰宝,去山里找点草药,或内服,或外敷,再不济去赤脚医生那里开个偏方,十有八九能药到病除。他们没有都市人的恶习,吃的喝的也都是绿色食品,常年捕鱼打猎,身体素质相当扎实,除非遇到大城市医生都束手无策的绝症,否能都能活个大岁数。

    周奉先身体不是一般的彪悍,从出生起,就被叔父们摁到冰天雪地里打磨根骨,再配以濒临灭绝的珍贵草药洗经伐髓,还没学会走路就开始修炼少林不传之秘十三太保横练,比起牛犊子都瓷实,活了二十年从来没生过病,也从来没去过医院。他自己对医生的认知,只是来到武云市在赵凤声住院时的耳濡目染,知道穿着白大褂的男男女女会治病,能将奄奄一息的病人治成活蹦乱跳。

    现在姑奶奶眼看进气多出气少,傻小子心乱如麻,随意抓到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就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攥住一位男医生胳膊死死不放,声泪俱下求着对方救救他奶奶。

    傻小子的力气有多恐怖?连武云市天字号打手都要避其锋芒,更别提一个养尊处优的普通男人,男医生顿时被掐的泪流满面,赵凤声赶紧上前,把钳子般的大手扯开,带着傻小子往急诊室里跑。

    姑奶奶被医生和护士抬到移动病床推走,傻小子依依不舍抓着奶奶床脚,病床被他拉拽的差点散架,赵凤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劝开,傻小子眼巴巴望着什么也看不到的抢救室缝隙,一动不动。

    赵凤声劝他坐那等待,傻小子充耳不闻,赵凤声无奈,先在医生催促中交了押金,姑奶奶家过得拮据,肯定拿不出住院费用,幸亏自己还有点闲钱放在口袋,要不然还得张口去借。医生说看情形不太乐观,先交两万块,赵凤声不敢不听,乖乖刷卡,加上花脸住院的费用也是他垫付,前几天刚到手的四万块所剩无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一百九十四章抢救室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