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一栋占地颇广的建筑坐落在武云郊区,表面用红色广告灯作为主色调,尽显暧昧。正中挂有四个大字,在水一方。

    现如今是冬季,这里又离市中心较远,按理说该到了门可罗雀的境地,可是门口摆放的十几辆汽车,证明生意没有想象中的惨淡。

    在水一方洗浴中心,规模勉强算是二流,环境接近二流,但是每天有大把的客人驱车十几公里跑到这里送钱。这和老板定的路线不无关系,妹子漂亮,服务相当到位,最重要的就是便宜,花个五百块就能体验到双美在怀的快感,要是想玩更刺激的项目,不到一千就能搞定,比起太阳岛价格更加亲民,是那些工薪色狼的首选目标。在里面进行服务的小妹,都是县里或者外省来的打工妹,普通话好多都说不标准,但胜在一个热情,这是老板强行制定的标准。

    没几个色中饿鬼讲究品位这东西,非要注重气质、学历、智商这些虚无缥缈的附加要求,那是有权有势的大人物才追求的苛刻条款。女人嘛,就是看身材看脸蛋,再进一步看肤质,摸着水缎光滑的杨柳小腰,还管是不是名牌大学毕业?盘靓条顺才是硬道理。说追求内在美的清高人士也不是没有,在大刚看来,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就是胡几把扯淡,给你一个天天扶着老太太过马路、具有内在美的三百斤大胖妞试试,天天趴在分不清大腿和腰部的娘们身上,能撑一个月算你牛比。

    这样的言论,赵凤声不敢苟同,他反驳道对比是在一定区域里的,不能拿条件悬殊的两人进行比较,比如一个三百斤内在美的大胖妞,一个二百八十斤外表美的大胖妞,他毫不犹豫会选择……自己的双手。

    一辆现代轿车停在偏僻角落里,避开了灯光笼罩范围,车里两个红点不停闪烁,窗户边缘冒出袅袅白烟。乍一看,车辆上下有些起伏,不明真相的群众,还以为里面的妹子跑出来挣外快,其实是两个兄弟为了心灵美还是外表美的问题,争论的不可开交。

    “生子,别跟我扯没用的,我就不信二妮变成麻子脸你会娶她,心灵美有啥用?我要的是给我生娃的大胸脯大屁股,又不是找一个思想品德课的教授。你喜欢有内涵的,行啊,去找一个博士回来当祖宗供着,天天教你天文地理,那显得多有文化。”大刚扯着嗓子喊道。

    两人在这里蹲了半个多小时,聊着聊着扯到了女人话题,大刚是颜控,喜欢胸大无脑的傻白甜,赵凤声则倾向于精神层次的交流,兄弟俩一言不合,开始辩论大赛,可说到吐沫横飞天花乱坠,谁也没有说服对方,双方始终保持初衷立场。

    “有一位意大利诗人曾经说过,人不能像走兽那样活着,应该追求知识和美德。再说学历和素质无关,学识和品德无关,我想找个能够进行精神交流的伴侣,不过分吧?”这些话说完,赵凤声就有些后悔,今天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跟大刚这头精虫上脑的畜生怎么会讨论如此深邃的问题,瞎耽误工夫。

    “谁说的,你把他叫出来,让我把他摁到地上,教教他啥是走兽。”大刚扭了扭挺大的拳头嚷道。

    “意大利十三世纪的诗人,但丁。”赵凤声吐了一口烟圈,挺圆,飘到车外被一阵风骤然吹散。

    “十三世纪?嗝屁了?那说个毛啊。还但丁,看我不把他蛋子捏爆。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咱们那会是唐朝还是宋朝我不知道,可我知道咱俩都是小学五年级毕业,指着打架吃饭,为了一百块钱能把脸扔到裤裆里,现在岁数大了就忘了本了?我明白你对那个姓罗的女人念念不忘,可咱就是个痞子,人家啥背景,咱啥出身,别妄想着攀高枝。二妮又不比她差,长得漂亮,本科学历,家里有钱,自己还每个月赚大几万,哪个爷们碰上这样的女人倒贴不得笑死?就你个家伙不知足,一个没钱的穷痞子,妄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够得着?天上的仙女好,能过日子不?”

    旁观者清,大刚对于赵凤声的感情倾向性,甚至比赵凤声本人还要透彻,能看得出他爱那位仙气十足的女人更多一些。大刚比起他的年纪还要大两岁,见惯了世态炎凉,有几对情侣是为了爱情走到最后?还不是为了钱而结婚,为了找个心疼自己的人而结婚,甚至为了结婚而结婚,就像是几年前的赵凤声和杨璐璐。

    现在好不容易跟二妮修成正果,这只癞蛤蟆还偷偷摸摸翻看那女人的照片,大刚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是迫切想让这对青梅竹马的情侣步入婚姻殿堂,所以今天摆出了哥哥架势,教育赵凤声该如何做出正确抉择。

    赵凤声不说话了,闷头抽着烟。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会望眼欲穿,这是人的天性,从生理学和心理学都能很好阐述。赵凤声的念旧,不止体现在对亲人和桃园街上,对前女友概莫如是,要不然,也不会拼着跟鬼狼爷翻脸,去救出杨璐璐的一条命。这或许和爱情无关,只是和赵凤声的做人理念相悖。

    大刚不再劝告,明白什么叫点到为止,赵凤声不是小孩,是非对错有自己的价值观,结局如何,还要靠他自己斟酌。

    两人相继沉默。

    过了几分钟,在水一方走出几位男子,首当其冲的就是消失一段时间的严猛,这位桥西区大混子看起来有些警惕,左瞅瞅,右看看,确定没有危险性后,快步走向汽车。

    “上!”

    赵凤声低吼道,狠狠扔掉烟屁,推开车门,一马当先冲向人群。

    大刚不甘示弱,一股子憋了十几天的怒火喷薄而出,连带着步伐都比平常利索几分,紧紧跟在赵凤声后面,相隔只有几米距离。

    严猛本来就处于警备状态,听到皮鞋频频摩擦地面发出的声响,慌忙侧身,望见了两张霓虹灯照射下的狰狞脸庞,严猛身体哆嗦了一下,慌慌张张冲小弟吩咐道:“拦住他们!”

    严猛出了名的狡诈,嘴上吩咐小弟去挡刀,自己飞速跑去汽车,准备溜之大吉。

    几名小弟常年动手,身手还算不错,可那是相对于普通人而言,遇到了赵疯子,只有惨遭蹂躏的份儿,最前面的小弟还没掏出腰间的匕首,就被一记凌厉的手刀砍在脖颈,轰然倒地,完全没有了还手之力。紧跟着刁钻的两拳,狠狠砸在体型壮硕的大汉腹部,发出惨痛的喊叫,趴在地上不停吐着酸水。

    赵凤声赶着抓严猛,陡然加速奔向汽车,让过最后一名小弟,那人被大刚捡漏,用起了屡试不爽的铁头功,瞬间赏了他个满天星,捂着脑袋在冰凉的地上滚来滚去。

    严猛见势不妙,发动汽车已经来不及,干脆关上车里的门锁,但换来的却是“砰”的一声巨响,车窗粉碎,玻璃碴子四下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二百章癞蛤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