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崔立恒被鬼狼爷盯上的大项目,是他砸下重金才拿到手里,光是前期上上下下用来打点的铺路费,就达到了惊人的七位数,加上已经采购好的钢材、电缆、等等各项项目材料,几千万都打不住,如果鬼狼爷横刀夺爱掳走七成,崔立恒将赔的血本无归,连跳楼的心都有。

    鬼狼爷肯定不会实实在在干工程,假如因为质量问题出了岔子,那位江湖大佬铁定会把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所有祸事都得由自己顶缸。

    拒绝?

    鬼狼爷的对手,有几人落得好下场?!

    崔立恒开着车,视线时不时飘向坐在副驾驶的赵凤声坚毅脸庞。

    在他印象中,赵凤声就是靠着收保护费的末流小痞子,也许凭借个人骁勇赚得一些名气,但怎么也不会和只手遮天的鬼狼爷相提并论,就像是一个牵马坠蹬的小卒子,信誓旦旦要帮自己摆平一位统领千军万马的大将军,简直匪夷所思,可笑。

    可崔立恒没有别的路子可走,他的人脉主要是在商界和官场,托关系找门路,这些他拿手,但要找人说服鬼狼爷放自己一马,难如登天,谁会卖一个面子而放弃几千万利润的生意?亲爹都不行!

    崔立恒面色纠结地又扫了一眼赵凤声,这个小混混,到底行不行?

    事已至此,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不过赵凤声做人一向谦卑谨慎,很少吹牛,有十个说八个,从没见过他大言不惭放过空话,就连喝多了,也只是笑眯眯,逢人就点头哈腰,不是那种爱炫耀的浮夸家伙。况且跟鬼狼爷打交道,跟裤裆里耍大刀一个道理,稍微不小心,就得抱憾终身,赵凤声刚被自己拒之门外,没必要替自己卖命啊。

    崔立恒心里有些愧疚,但多年经商养成的冷酷心态,让些许愧疚一闪而过。

    鬼狼爷直接言明了在崔立恒办公室谈判,很符合嚣张跋扈的一贯风格,崔立恒到达公司,几名员工焦急地跑上前汇报情况,崔立恒不耐烦挥了挥手,紧走几步,望见了门口站立的几位气焰嚣张的男子,崔立恒心底一紧,瞅了瞅赵凤声,依旧是古井无波的表情,崔立恒挺佩服二妮选择男人的眼光,别的不提,光是这份定力,比起自己就要强出太多。

    没等崔立恒迈步,赵凤声率先走到那一帮牛叉哄哄的家伙对面,竟然看到了人群里缠着纱布的吕刀魁。

    这货挺耐揍啊,被自己砍了三刀,还没几天呢,就敢出来继续嘚瑟,恢复力牛的一比啊!难道是传说中打不死的小强?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吕帆一对三角眼几欲喷火,死死盯着赵凤声,恨不得用眼神把这个年轻人砍死。不过恨归恨,吕帆没敢贸然动手,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当着鬼爷的面都敢砍自己三刀,现在重伤在身,刀都拿不稳,万一这家伙犯了神经病,再砍往自己身上添几个口子,那多不划算。鬼爷那天的态度,让他大跌眼镜,他跟了鬼爷好几年,刀光剑雨碰过不少硬茬子,从来没见过老大冲别人服过软,这小子不仅砍了自己,还有一位傻大个揍了鬼爷,一向以暴戾著称的老大,竟然让他们大摇大摆走出大门?

    这其中的道道,耐人寻味。

    吕帆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态度过于咄咄逼人,小眼睛急忙看向自己裤裆,不敢跟赵凤声对视。

    “好狗不挡道,滚开!”赵凤声对伤害过自己兄弟的人,没啥好脸色,用了极尽侮辱的语气,冲着大名鼎鼎的吕刀魁骂道。

    吕帆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想还口,不敢还,想动手,又怕被这个疯子再捅几个血窟窿,吕刀魁纠结了一秒钟,侧身,闪出一条通道。

    后面的崔立恒把这一幕全看在眼里,吕刀魁他当然听说过,也见识过,从来都是别人对他低三下四,何时被别人骂的狗血淋头?!上一次崔立恒出席酒会,亲眼见到一位比自己身家多出几倍的大老板,被吕刀魁拿刀子在脖子绕了一圈,吓得浑身哆嗦,当场尿了裤子,吕刀魁大笑着扬长而去,颇有一股我辈岂是蓬蒿人的豪气,那一串桀骜的笑声,至今都令崔立恒记忆深刻。

  &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二百零六章好狗不挡道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