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其余小弟很没义气的撒丫子就跑,四面八方呈鸟兽散。

    赵凤声没追,追也追不上,他的脚力逮住一个两个还行,一口气能抓回四个腿脚麻利的大小伙子,那是闪电侠。盯着罪魁祸首佳宇,抓人的事交给公安去办。

    大刚外表是位粗鄙的恶汉,做事却谨小慎微,用脚把佳宇的弹簧刀踢开,生怕八十老娘倒绷孩儿,拽住染得花花绿绿的头发,露出凶相说道:“小子,老子也算见过大世面,可像你这么王八蛋的却是头一次遇到。把人家妹子糟蹋了,还逼着人家卖身给你挣钱?能耐不小啊,不把你放到岛国可惜了,你这东西比生化武器还恶心人,保准能为咱祖国做出卓越贡献。”

    佳宇输人不输阵,仰着脑袋咬牙道:“有本事弄死我!否则你们休想走出秀才庄!”

    大刚乐了,冲赵凤声递去一个玩味眼神,好笑道:“没想到还是个硬骨头,像不像你当年跟张小光干架时的牛劲?”

    赵凤声蹭了蹭被冷风撩出来的鼻涕,无语道:“我可干不出来这事。”

    好人,大刚不沾边,倘若说起为非作歹,他是侵淫此道几十年的老手,没顾忌两个妹子在场,一只手就娴熟解开裤腰带,赵凤声明白这畜生要干啥,用手掩住两个不知所措妹子的眼睛,皱眉道:“行了,大冷天的别嘚瑟,赶紧把人弄到警察局,以免夜长梦多。”

    啪!

    大刚用力抽了一下佳宇后脑勺,骂道:“娘的,便宜你小子了!再敢跟老子耍横,直接喂你一泡长生不老尿,瞅啥瞅,不服?!真以为老子不敢弄死你?”

    不怕死的好汉毕竟是凤毛麟角,弹簧刀仅仅在佳宇眼睛珠子晃了一圈,立马哭天喊地求爷爷饶命,大刚得意一笑,把刀反过来,拿刀背冲他来了记狠的。

    地面陡然轻微震动。

    赵凤声回头。

    远方涌来一大票人,气势汹汹冲着自己步步逼近,为首一人脑袋锃光瓦亮,在寂寥月色中极为惹眼,不难认出是白天有过一面之缘的大老刘。

    这帮人大晚上不睡觉,又出来抓小偷?

    真当自己当成民兵了?

    赵凤声本来在腹诽,可扫向旁边的人,立刻眉头紧锁。大老刘身边,是刚才逃跑的佳宇小弟,指向赵凤声咬牙切齿嘀咕着什么,看样子跟大老刘关系挺密切。

    趴在地上的佳宇大喜所望,本想说几句挽回颜面的话,可弹簧刀近在咫尺,把这个凶人惹恼了,没准被他一怒之下抹了脖子,佳宇张了张嘴,又把到达嘴边的狠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大刚见到来者不善,皱眉问道:“本事不小啊,这么快就搬来了救兵?”

    赵凤声拉开了羽绒服拉链,弯腰捡起几根树枝,塞到袖子部位,又给大刚递过去几根,如此举动,是为了迎接火拼做出的战斗准备。当年老街四害跟人对砍,喜欢在袖子里垫几本厚厚的书籍,比如金瓶梅和玉蒲团那些风流读物,别小看一本书的威力,有了它,赵凤声才敢在人群里冲锋陷阵,寻常刀刃根本破不开纸张叠在一起的防御,除非是吕刀魁拎的那种狗腿刀,否则都只有干瞪眼的份儿。赵凤声的后背满目疮痍,两条胳膊却鲜有伤痕,这都是几百本英勇就义的书籍立下的汗马功劳。

    找不到书本,只好拿树枝将就,再怎么说,也比拿血肉之躯跟人家刀子对碰要好一点。两人将树枝垫好,赵凤声神色如常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大刚活动活动被低温冻得僵硬的腿脚,怪笑道:“很久没和你一起砍人了,还有点小激动,这比找妹子还刺激,以后要是老二不听话,还得去打打架才能找回感觉。”

    赵凤声学着电视剧里骂了一句:贱人就是矫情。

    大刚以牙还牙,竖起一个中指。

    大老刘有点近视眼,等走近了,才发现对方是盛赞过自己的俊俏小伙,大老刘愣了愣,晃着大秃瓢说道:“后生,咋跟我侄子干起来了?都是自己人,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你赔个不是,哥把这篇翻过去。”

    赵凤声清楚这帮痞子没那么好糊弄,收敛起白天时的恭维姿态,一字一顿道:“天知、地知、神知、鬼知,何谓无知。善报、恶报、速报、迟报,终须有报。”

    大老刘比他学历还低,就是个没念过书的大文盲,不懂绕来绕去的机锋,摸了摸大光头,纳闷道:“啥意思?”

    赵凤声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侄子拐骗未成年少女,不但糟蹋了她们,还强迫她们接客,这事,你知不知道?”

    大老刘哈哈一笑,满不在乎道:“不就是弄了俩小姑娘赚点钱花啊,有啥大不了,这俩小女孩又不是你家亲戚,管那么多闲事干啥?”

    “放你娘的螺丝拐弯屁!”

    大刚实在受不了大老刘无所谓的态度,插口骂道:“我说这个小王八蛋怎么干出生儿子没屁眼的事,原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你有闺女不?你有侄女不?把她们扔进窑子里看你还笑不笑!都是爹娘手里的心肝宝贝,到了你这就得活该被糟蹋?我去你娘个西瓜皮!活了这么大岁数连人都不会当,还活着干啥,直接跳到茅坑里把自己淹死算了,省的你家人在阴间做鬼都抬不起头。”

    论起骂人水平,大刚是仅次于三妮的桃园街好手,骂的活人想跳楼,骂的死人想投胎报仇,一通粗鄙叫骂中涵盖了多重诅咒信息。往常老街四害跟人发起冲突,都是由他点燃导火索,稍微发生点摩擦,大刚都能噼里啪啦骂个半个小时不重样,脾气再好的老实人,都能被他骂的生出杀人的心,更别提秀才庄里为祸多年的大痞子。

    大老刘气的脑门都蒸腾出丝丝热气,咬牙切齿道:“年轻人!你是不是想死?!”

    大刚没法跟叔叔撒气,但能拿侄子泻火,大脚猛地压住佳宇的后脑勺,结实闷进土里,大刚兜了兜没系好皮带的裤裆,摆出一副欠揍的表情,“叔侄俩吓唬人都一个路数,真差劲。你问我想不想死?让爷仔细考虑一下啊,嗯……说实话还真想!想跟你妈一起欲仙欲死。”

    大老刘彻底疯了,拿杀猪刀的刀尖指向出言不逊的家伙,暴跳如雷道:“给我砍死他!”

    几十名小弟举起刀,疯狂冲向大刚。

    大刚慢慢悠悠蹲下身,弹簧刀在佳宇的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二百二十章无知须有报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