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唐宏图死了,就在赵凤声眼皮子底下含恨离世。

    一代枭雄最终被一位无名小卒了结性命。

    是谁派人下此毒手?

    二哥以前的仇家?贾局长布置的杀手?还是他在号里新结的仇人?

    赵凤声无从知晓。

    人走茶凉,赵凤声就算知晓是谁在幕后主使,也不会以命换命替二哥报仇雪恨,最多把线索丢给警察,父债子偿,父仇也应该由子报,唐宏图两个儿子在那放着,轮也轮不到他赵凤声越俎代庖。

    葬礼由赵凤声和大刚操办,张新海也出了不少力,碍于唐宏图在省城没有亲戚朋友,遗体没按照规矩摆放七天供人吊唁,直接火化,一缕青烟袅袅,俗世功与名随着烟消云散,换而代之的,是小小木盒里的细骨碎末。

    老天爷似乎也在同情唐宏图的悲惨遭遇,这几天淫雨霏霏,里面还夹杂着纤柔雪花,天空阴暗的使人喘不过气,唯一的好处,就是雾霾没那么严重了,使省城人民不用再武装成恐怖分子出门。

    幸福人家。

    骨灰盒暂时放在赵凤声那里代为保管,他拿凳子弄了个简易祭台,前面摆放着苹果香蕉,还买了一瓶唐宏图最喜欢的二锅头,赵凤声挖了点土装进饮料瓶里,插了三根软中华,全部鼓捣完毕,简陋的祭台才算有模有样。

    赵凤声和大刚坐在骨灰盒两旁,闷头抽烟,谁也没心思开口说话,一位痞子中的佼佼者最终以惨淡结尾收场,他们这些小痞子呢?结果会是如何?别说踩着千万尸骨上位,能活到二哥那岁数就是烧高香了,赵凤声和大刚你看看我,我瞅瞅你,难免会有些兔死狐悲的哀伤。

    几天没日没夜的操劳,赵凤声双眼布满血丝,他打开二锅头,往瓶盖里倒满,然后将酒泼洒在地上,接连三次,这是武云市对死者的哀悼的做法。赵凤声端起酒瓶,仰起脖子,咚咚咚一口气干掉一半,擦去嘴边酒渍,他轻声道:“二哥,赵凤声敬你。”

    大刚不像赵凤声那样跟唐宏图交情匪浅,喝了一大口就此打住,冲装着二哥照片的骨灰盒举了举酒瓶,以示敬意。

    姑奶奶病情不容乐观,石医生说很难撑到年后,一个走了,一个危在旦夕,赵凤声生命脉络里的两位重要老人都要相继离世。每人对生死离别的态度不尽相同,有人看的淡,有人看得重,孤苦伶仃的赵凤声对这些亲情友情倍加珍惜,脸上布满浓郁哀伤。

    “生子,咱得为自己规划下后面的事了,不能老是在家闲着。昨天我跟老佛聊了会,他的店生意不错,每个月纯利润能有个2、3w,我琢磨着等咱把姑奶奶送走,回到武云,咱也开个足疗店,就用老佛的店名,生意应该不会差。”

    大刚见到兄弟心情不佳,想要找点话题岔开他的注意力,大刚不傻,如果提起二妮和姑奶奶,生子更加难受,所以很巧妙地把话锋转移到事业上面,可谓用心良苦。

    “你有启动资金?”赵凤声想到最关键的问题,抬头问道。

    “严猛个龟孙是没钱了,指望他?不太靠谱。可以去老熊那借点高利贷,要不弟兄们凑凑,实在不行,我把房子放到银行抵押贷款,怎么都能折腾出一笔钱,这事,你不用操心。”大刚拍着胸脯保证道。

    大刚和严猛之所以被人下套,都是西北雷家对付自己的手段,他们俩无辜群众被殃及池鱼。至于雷家的险恶用心,赵凤声猜测不到,他很少跟雷家人接触,只是十几岁那会,跟某人打过一个照面,那位当年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男子,笑眯眯的,很帅气,当时就已名满西北,关于他的动态,赵凤声在《经理人》杂志中见过几次,赞誉如潮,被捧为商界的西北候,风头一时无两。

 &nb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二百二十八章祭台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