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不知是山庄偏远还是门槛过高,整个温泉内只有四个人占据宽敞的地方,三位男士,一位女士,下身空荡荡的赵凤声透过稀薄的雾气,看到温泉里若隐若现白花花的高耸胸部,愣了愣,惊愕问道:“泡温泉还有女人?”

    穿了一条泳裤的张新海反问道:“你没泡过温泉?”

    赵凤声摇了摇头。

    张新海用肩膀搭着的浴巾擦去眼镜浓雾,好笑道:“就算没泡过温泉,也应该在电视里看到过吧?又不是澡堂子,男女不用分开,我还以为你是人体行为艺术大师,不受世俗羁绊,原来是无知者无畏。”

    赵凤声脸色微微涨红,将身前的激凸归置平整,厚颜无耻道:“其实我想光着屁股进来,怕男同胞们说我炫耀本钱,堤高于岸浪必摧之,我又不傻,把你们弄急眼了合伙揍我一顿咋整。再说浴巾咋了,捂得严丝合缝不怕走光,顶多就是下水湿身后让那女人饱饱眼福,算她今天烧了高香,能亲眼目睹‘伟岸’男人,我都羡慕她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张新海白了他一眼,“真像二十年前的向黑子,用他那口京腔描述就是一个操行。”

    赵凤声撇开大脚丫子冲着温泉走去,痞态十足。

    温泉里的女人体态稍显丰腴,该鼓的地方鼓,不该鼓的地方同样鼓,哪怕是泡温泉也选择了带妆上阵,媚眼如丝审视着纤瘦却又精壮的男人,舔了舔唇角,撩人心弦。

    赵凤声进入水池,舒服地打了个哆嗦,感受到侵略性极强的目光,扫了微胖界的美人一眼,眼观鼻鼻观心,闭起眼睛爱答不理。

    用大刚那头畜生的话形容,这种体能出众的风骚娘们欲望强烈,娶回家不出半年,保准给老公戴绿帽,没准还是帽子戏法。不过如果当做情人培养,还是很不错的伴侣,处在如狼似虎的年纪,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能体贴入微还会卖弄风情,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在床上能把爷们抽成人干,没本钱的千万别招惹,否则下场比起武大郎还悲凉。赵凤声问他咋知道这么清楚,桃园街大湿人捂着脸、颊痛心疾首的拽了句诗词:昨夜小楼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

    从那之后,赵凤声谨记兄弟的人生感悟,对身材火爆的女人唯恐避之不及,能离多远就跑多远。

    酒乃穿肠药,色乃刮骨刀。酒这玩意是戒不掉了,欲望还是得控制控制,自己还是未婚的单身人士,把身体搞垮了弄不出小鸡鸡咋整?传承了这么多年的赵家,不能在自己这里断了血脉啊。再说赵凤声口味偏淡雅一点,二妮,罗仙子,杨璐璐,全都是身材高挑长相古典的女人,说白了,他就是喜欢腿长腰细的,从来没跟傲人身材的尤物有过鱼水之欢。大刚问他为何对“炮架子”情有独钟,赵凤声说他不尊重女性同胞,得被妇联抓过去千刀万剐。

    身材火爆的女人不是独自前来,旁边还有位男人相伴,不过从相貌分析,男人比她小了不少,肌肉隆起,表情倨傲,双臂刺有稀奇古怪的图案,看模样不是文身发烧友就是社会痞子,反正不像善茬。文身男察觉到火爆女人视线始终围绕着赵凤声打量,皱起眉头,双目喷火,狠狠剜了印象中“小白脸”一眼。

    被殃及无辜的赵凤声挠了挠头,自己招谁惹谁了?管不住你家娘们放浪形骸,瞪老子干啥?没见到老子把你家娘们的暗送秋波都视若无睹?自己长得丑,还怪老子英俊潇洒英武不凡?奶奶个腿。

    赵凤声没心思教育文身男如何夹着尾巴做人,像他那种吃激素催起的肌肉,中看不中用,花架子一个。赵凤声当年在巴格达,跟一位嘲笑华夏功夫的外国大兵动过手,一记半步崩拳打的铁塔似的家伙飞出去七八米,惊得旁边围观群众直呼买噶的,眼前这位文身男从外表分析,气血亏损,肌肉僵硬没有韧性,比起外国大兵都多有不如,用赵凤声小时候的话来说,打他就是个玩儿,划他就是个船儿。

    赵凤声侧过脸,望向张新海略显富态的肚子,笑道:“您这才叫领导气度,向黑子土里土气的煤气罐身材,看起来比您可差远了。”

    “这么嘲笑你的上司,不太好吧?”张新海笑眯眯说道,可表情很同意赵凤声的观点,拍着自己的肚皮,摇了摇头,“近些年确实缺乏锻炼,当兵打磨出来的底子早就挥霍一空了,不像老向,天天充当魔鬼教官角色,跟战士们一起训练,一起吃苦,精神头看起来像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我没有那份耐性,也没有时间,带你来山庄过周末,算是忙里偷闲了,也算给自己放个假。”

    赵凤声将身子侧趴到大理石上,诧异问道:“像您这种级别的领导需要当牛做马?我总觉得您这样的干部风吹不着雨打不着,每天喝喝茶水,看看报纸,有事了叫下面的人去办,顶多开会勤点,平时没啥大事吧?”

    “照你这么说,是个人都能当领导了。”

  &n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二百三十一章警察和痞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