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出了酒店,俩人钻进现代车里,大刚丢给赵凤声一根烟,讶异问道:“生子,雷家到底什么跟谁卯上了劲?前一段把我和严猛坑了,不算完,现在又跟咱小姑对着干,草,至于这么没完没了?娘的,难道哪个牲口把他们家的闺女糟蹋了?家里面的大老爷们前来报仇雪恨?”

    “我妈就是雷家的闺女。”

    赵凤声像看傻比似的瞪了大刚一眼,“你说的那个牲口,是我爸。”

    “卧槽!”

    大刚吓得嘴里点燃的烟都掉到裤裆里,急忙对老二来了顿痛殴式的摧残,还好他本钱小,没有殃及二弟,扑灭了火星子,张着大嘴喃喃道:“原来咱爹还有这么牛逼的历史?!不对啊……按照苏胖子的说法,雷家可是大门大户,随便扔出个小猫小狗都富得流油,咱娘虽然姓雷,但你们家自从咱爷爷和咱爹去世,穷的叮当响,咱娘天天靠着摆地摊养活家,雷家富了几十年了,再怎么不喜欢闺女,也得不管不顾吧?眼睁睁看着闺女遭罪?或者……咱娘是私生女,不受雷家长辈待见?要不然是二房生的,用宫斗戏里面的话就是庶出,所以才遭人记恨?”

    赵凤声挺佩服这牲口的想象力,任何事经过他的雕琢,都能扯出一大堆狗血剧情,不去当小报记者可惜了。

    赵凤声深吸一大口烟,缓缓道:“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我妈很少跟我提起雷家的事情。雷斯年倒听我妈说过几次,按照辈分,我得喊他一声舅舅。”

    大刚挠了挠寸头,惊愕道:“舅舅?千里迢迢跑过来专草大外甥?啥几把事啊!不给点好处也就算了,背后还来一记闷棍,还是照死里打的那种,连带着我也挨一棍子。草!我说生子,你这啥他娘的烂命,还真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啊……”

    赵凤声语气透着一股玉石俱焚的坚定味道:“就怕他下手太轻,打不死我。”

    哎!

    大刚摇了摇头,深深叹了口气。

    自己兄弟的前半生,简直可以用凄风苦雨来形容,除了小时候享受过几天好日子,后面跟街头要饭的叫花子差不多,不过生子骨头硬,从不低三下四伸手要饭,仗着敢打敢拼,拿小命去换馒头米粥,不至于饿死。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祖宗给留了个窝,没有沦落到露宿街头的地步。好不容易盼来个实打实的亲戚,没成想还是揣着大铁棒来的,谁给大外甥饭吃,就揍谁,这是舅舅?黄世仁对待白毛女也不过如此。还不如碰见土匪呢,打家劫舍的绺子都不会赶尽杀绝。

    望着沧桑越来越浓重的脸庞凝聚成一种悲怆,大刚莫名生出一股怜悯之心。

    这个从小命运多舛的兄弟,外表看似是一把锋芒毕露的嗜血利刃,经常给人一种见血封喉的感觉,可大刚明白,这柄刀里面其实是泥塑的,面捏的,脆弱的一碰就碎,捅到人身体的后果就是两败俱伤。

    没有野心,没有梦想,没有期许,甚至连最基本的志向都从没听他描绘过,好像他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活的苍白无力。

    赵凤声默默抽着烟,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体会不到大刚的人生感悟。

    雷家如同无法撼动的大山,一寸一寸向着自己头顶碾压,想躲避,大山的覆盖范围太广,绵延千里无边无际,根本看不到山体的边缘在哪里,想硬抗,自己孱弱的身板对抗巍峨山川,又是痴人说梦了。

    在武云市,唐宏图能算得上顶级江湖大佬,黑道白道混得如鱼得水,可武云毕竟只是个三四线城市,放在名震西北的望族雷家眼里,无疑是小鱼小虾米,些许浪花都翻不起。赵凤声连二哥都斗不过,频频被人家玩弄于鼓掌之间,又拿什么跟虎踞鲸吞傲视西北的雷家对抗?随便跳出个小角色都能将自己玩死。

    更况且是雷家继承人,闻名商界的小侯爷雷斯年?

    赵凤声无奈地丢掉烟头,拿起大刚手机拨出去一个电话号码,正是苏胖子刚才说出口的一串数字。

 &n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二百五十三章雷斯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