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自从赵凤声玩起了消失,崔亚卿始终愁眉不展,食欲一蹶不振,吃什么也没有滋味,加上伴随二十多年的胃病作祟,原本还有点粉嫩的脸色直接成为病怏怏的蜡黄色,盈盈一握的腰肢更加纤细,哪怕穿上宽大的羽绒服,也遮盖不住被相思折磨出的病态,整个人散发出鸿归蛩病可相思的黯淡感觉,让人不禁大感怜悯。

    对于赵凤声的失踪,凭借女人奇妙的第六感,崔亚卿多多少少能察觉出跟父亲不无关系,否则那个脸皮厚实的家伙能不吭不响人间蒸发?崔亚卿问过父亲是否见过赵凤声,可崔立恒昧着良心说没见过,态度很笃定,宁肯让闺女恨自己一时,也不能恨自己一世。

    崔亚卿尝试着从各种渠道打探他的消息,可惜都一无所获,若不是大刚发来微信报个平安,作风泼辣的二妮真敢督促警察找人,她深知赵凤声做的事情危险性极大,光是自己就遭受了几次无妄之灾,身处漩涡中心的家伙该是怎样危机四伏?或许一个不慎,等待她的将是发臭发干发白的尸体。

    活着就好。

    提心吊胆的二妮只好这样聊表安慰。

    情场失意,事业反而顺风顺水,也许是到了年根的缘故,那些太太小姐们为了迎接新年新气象,不计血本地改头换面,虞美人从早八点忙到晚十二点,就这还有人经常排不上号,不断抱怨着老板应该开个分店。

    台下青鸾思独绝的二妮哪有心情扩大经营,再说为了婚事和父亲关系僵硬,财力难以为继,只能把开分店的打算一再搁置。

    这天晚上,崔大美女心情出奇地烦躁,在店里听完几名大妈要给她介绍对象一波接一波的劝说,崔亚卿隐隐有发飙的迹象,幸亏老街四害里这个彪悍丫头懂得了人与人之间的圆滑,没有拿板砖招呼,而是牵强地笑了笑,快速走出店里。

    崔亚卿心情不佳,不想开车,顺着人行道缓缓踱步,没有目标,没有方向,只是为了舒缓想砍人的情绪。

    清瘦身影搭配幽暗月色,凸显寂寥二字。

    一位眸子比女人还兼葭秋水的男人紧跟其后。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一天没有进食的崔亚卿实在没有力气宣泄,找了个台阶坐下,隔着牛仔裤揉着酸疼的小腿。

    即便赵凤声不在,崔亚卿还是秉持他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穿衣风格,臃肿的羽绒服,宽松的牛仔裤,价格昂贵却极其舒适的休闲鞋,玉颈间还用一条爱马仕围巾挡住些许风光,不该露的地方一点不露,比起广场舞大妈们穿衣还要保守,根本不像是处在花信年华的窈窕淑女该有的装扮。

    “花脸,过来陪嫂子聊会天。”崔亚卿冲着隐于暗处的男子说道。

    生有一双桃花眸子的男人走出黑暗,来到崔亚卿三步距离后停驻,不暧昧,又不会显得疏远,心思聪颖的花脸懂得什么叫做分寸。

    “跟你嫂子还见外?坐吧,每天你暗地里保护我,总不能老叫你受委屈。”崔亚卿轻叹道。嫂子这个称谓,也表明了她那一颗非他不嫁的决心。

    “小时候跟着我哥练功那么多年,走路还没累过。”花脸婉拒了崔亚卿的好意,嘴角轻微勾起,瞬间能迷倒无数颜控女人的芳心。

    “你和他的功夫,谁更高一些?”每次提到赵凤声,崔亚卿都会扬起微笑,这一次也不例外,愁眉不展的脸上立刻笑靥如花。

    “五五开吧。”

    花脸斟酌片刻,没有故弄玄虚,给出一个比较靠谱的说法,“每次交手,人当时的状态起伏不定,得出的结果也不尽相同,反应,力量,速度,这些重要的依据,都要根据每个人当时状态而定。这不是加减法,不能用数据衡量,比如一个人吃得很饱,另一个人吃了八分饱,只要身手不是差的太多,八分饱的人能完胜行动不便的那个人,再比如一个人喝的烂醉,另一个人喝了一瓶啤酒,结局也显然可以预料到。再说打架和拼命是两码事,前者需要身手,后者,就需要勇气了。”

    崔亚卿点点头,她对于打架没什么兴趣,而是想听到关于赵凤声的只字片语。

    “你和你哥练的都是蹲墙功吧?是不是专门练习腿部力量,走多远的路都不会累吗?”崔亚卿继续问道。

    “不仅仅是练下盘,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二百五十四章孤魂野鬼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