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大年三十。

    暴雪。

    辞旧迎新的一天,赵凤声不愿在医院迎接新年的到来,这是老赵家的传统,即便一年中每天都在外奔波忙碌,到了年根,也要回家跟家人团聚。虽然赵凤声亲人早已亡故,但他还有个小窝可以挡风遮雨,最主要是想回家给家人上一炷香,陪伴触不可及的家人。

    赵凤声跑到医生办公室,心平气和问着医生可不可以出院,也不知是心怀妙手仁心还是想从他身上搜刮点药品回扣,主治医师没有答应他的要求,任赵凤声磨破嘴皮子也无济于事。

    赵疯子连枪子都敢撞,还能被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牵着鼻子走?气呼呼回到病房,吩咐花脸收拾东西,拔掉针头,走出病房大门。

    医院有医院的规矩,医生哪能容他随心所欲,带着小护士和保安进行围追堵截,看着面前乌泱泱的一片人马,赵疯子怒了,眯起眸子问道老子又没拖欠你医药费,这是要干啥?想跟我比人多?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叫来几百口子人把你医院堵了!整个年在床上躺着过!

    花脸审时度势地亮出蝶舞,在大雪映衬下,刀身更为闪亮刺目。尤其是额角的伤疤,为他俊美的面容平添几分凶狠色彩。

    赵凤声真没瞎白活,以他现如今的江湖地位,只要敢开口,能轻轻松松叫来一大票人马,几百人有些藏拙,上千人都有可能,哪位混江湖的痞子不卖他三分颜面?抱一抱大佛的腿。

    看望赵凤声的人群创造了医院历史新高,几乎以描龙画凤的社会不良分子为主,用脚趾头想想也清楚他是位社会大哥。医生见他翻脸,顿时怂了,急忙让出通行道路,目睹他坐上大众途锐飞驰而去。

    赵凤声坐在副驾驶位置,见到烟花接连把漆黑的夜渲染成五彩缤纷的璀璨,他不顾寒风刺骨,将车窗全部打开,单臂搁置在车窗,脑袋放在右手上,左手伸出窗外,用掌心感受着雪花冰凉,面带微笑欣赏着一年一度的惊艳画面。

    这一刻,他哪里还是以凶残闻名武云的赵疯子,分明就是一位带有孩子气的邻家大男孩。

    “哥,你伤还没完全康复,小心着凉。”花脸担心道。

    “你哥没那么娇气,皮糙肉厚连枪子都打不死,还怕这点小风小雪?”赵凤声大大咧咧道。

    话还没说完,鼻腔突然痒的出奇,赵凤声遏制不住汹涌的神经反应,阿嚏!打了个荡气回肠的喷嚏。

    现世报,直接自己打了自己的脸。

    知道劝不住他,花脸无奈,只好把座椅加热和暖风开到最大,以免他明天再去医院报道。

    望见路边几位孩子在点烟花,赵凤声轻笑道:“花脸,记不记得咱们小时候那会,每次见到别家孩子点炮,咱都眼巴巴在旁边看着,等到人家点完,咱们跑上去翻看一下有没有哑炮,然后当宝贝一样放进兜里,等到攒一大堆,把里面火药倒在一起,嗖的冒出一大团火光,呵呵,一秒钟的事情,却要耗费半天的功夫,现在想想那会真的挺傻。”

    老街里大多数是困难户,很少有闲钱让自己孩子过年时买烟花炮竹,就算给个几块钱,也只是让他们高兴一会,两三分钟就完事,满足不了一颗颗向往炫目色彩的赤子之心。

    花脸点头笑道:“我记得有次你辛辛苦苦攒了一大堆,刚哥非要坐享其成,结果火药太大,把他眉毛都烧掉一半,后来他干脆把眉毛都刮了,削了把木刀,安了几根铁丝放在上面,号称那是金丝大环刀,还非说自己是白眉大侠转世。”

    “哈哈!……”

    赵凤声捂着肚子忍俊不禁道:“你要不说这事,我还真忘了。那个畜生仗着人高马大,天天没少欺负咱俩,不仅抢我东西吃,还蹿腾别人不跟我玩,害得我每次有好吃的都藏起来,没人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二百九十章烟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