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被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头惶恐不安称作大变态?

    看来那位有着万林恶来美誉的楚巨蛮,还真不是一般的恐怖。

    李爷爷不止一次奉劝赵凤声夹着尾巴做人,说江湖之大,浩渺如烟,隐藏着无数能人异士,就连江湖稳坐探花高位的李玄尘都不敢说一览众山小,赵凤声心有戚戚焉,打算离那位凶人越远越好,在某些时候,他还是秉承小心谨慎的做人风格,可不敢拿自己小命开玩笑。

    肋部的疼痛愈演愈烈,可赵凤声依旧和小胖子谈笑风生,这点痛楚对他而言,远远达不到无法忍受的地步,只要不碰到伤处,还没有刀伤痛感强烈,更别提震撼神经的枪伤。赵凤声六颗枪子不是白挨的,别的不说,起码提升了疼痛忍受能力,这就和要练拳先要挨揍一个道理,疼得多了,也就相对适应一些。

    问完赵凤声肇事者细节,陈蛰熊用命令式口吻打了几个电话,无一例外是查询福特车信息,不论是官方或者非官方都布下天罗地网,挂掉电话,陈蛰熊拧着眉头缄默不言,似乎在考虑接下来的应对手段。

    赵凤声不屑和仇人攀交情,眉飞色舞和小胖子谈论着大保健奥妙之处,吐沫星子乱飞,将宝贵经验一一传授,钱大宝听得两眼放光,小腹燃起汹涌火焰,捂着裤裆向老司机虚心讨教。不过他的口味跟赵凤声大相径庭,偏爱体态丰腴饱满的女子,从欣欣的审美视角就可见一斑,通俗点说,就是喜欢胸大屁股大的胖妞,显然不中意瘦骨嶙峋的排骨架子,俩人为了女人胖点好还是瘦点好,争论的脸红脖子粗,看那架势就要拳脚相向。

    经历惊魂动魄的一晚,钱大宝对赵凤声的隔阂渐渐消失,革命友谊如春风细雨蔓延开来,无关乎年龄和财富,只为了舍生忘死的那一段珍贵友情,感激,在他青春飞扬的内心里暗自萌芽。

    到达钱家灯火通明的别墅,意料之中的豪奢,赵凤声望着经过宗师巨匠之手精心打造的亭台楼榭,一阵恍惚,这和桃园街市井嘈杂的环境云泥之别,感叹着有钱人的生活真他娘带劲。

    钱宗望在外地出差,没有在家,但是听小胖子说明天就能赶回省城。宝贝儿子差点被人弄死,想必钱大财主也没心思谈生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望子成龙应该比开疆扩土具有吸引力,再说钱宗望的生意已经到达瓶颈,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难上加难,并不是刻苦努力就能够迈入全国顶级富豪圈,天资,机缘,命数,缺一不可,已经不是仅凭人力所能改变,还得看老天爷赏不赏脸。

    赵凤声来到富丽堂皇的客厅,等待许久的私人医生展开救治,初步诊断,只是两根肋骨发生骨裂,固定,涂抹药膏,包扎伤口,整个过程驾轻就熟。等到黑漆漆的膏药涂到伤处,赵凤声感到一阵清凉,痛感顿时下降到三分之一,为了日后考虑,赵凤声迫不及待问着老医生用的是什么灵丹妙药,也好以后受伤时候少遭些罪,老医生笑了笑,说这是祖传秘方,没得卖,如果你有需求,可以随时找我来取,赵凤声哪怕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讨要人家传了几代的命根子,只能作罢。

    处理完伤势,钱大宝换了身derekrose睡衣,货真价实的驴牌拖鞋,屌丝形象瞬间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咄咄逼人的富贵气息。赵凤声虽然不识货,也能判断出这套行头价值不菲,怎么也得值个大几百块,撇撇嘴,嘀咕着那句老话,人靠衣装马靠鞍,老子是不是也该改善形象了?否则都对不起自己这张惊天地泣鬼神的帅脸。

    小胖子将顾影自怜的赵凤声搀扶到二楼,选择一间宽敞的卧室作为他养伤的地方,赵凤声躺在舒适的欧式大床,左瞅瞅,右看看,赞叹道:“你家的客房还真不赖,比起五星级宾馆也差不了多少,等我赚了钱,也弄套别墅爽爽,像你家这样的房子得多少钱?”

    “我老爹弄得,不知道。”钱大宝趴在赵凤声旁边,抠着手指甲,心不在焉答道:“不过这可不是客房,二层是我们自己家人住的。”

 &nb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三百三十一章众生平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