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赵凤声飞奔过去查看情况,钱大宝连滚带爬紧随其后。

    标枪前端尖锐,附加投掷者的力量,可以轻易撕裂人体脆弱的身体。前段时间新闻有过报道,有位女学生在操场漫步,被突如其来的标枪直接贯穿胸腔,串成了糖葫芦,性命岌岌可危。连坚硬的肌肉组织都抵挡不住标枪威力,由此可见,冲击力是如何惊人。

    赵凤声投掷前还特意瞄了一眼,操场黑漆漆一片,并未发现有人经过啊,惊呼出声的明显是女子独有的尖锐喊叫,难道草丛里埋伏着一对不畏寒暑的野鸳鸯在野战?

    等到赵凤声心惊胆战钻进草丛,借着暗淡的月色,发现一位女人跌坐在石凳旁边,瘫倒在地面,仅用双手扶住石凳,标枪掉落在周围一米左右位置。

    还好,没扎到人。

    赵凤声暗自松了一口气。

    打开手机手电,赵凤声发现体态娇柔的受伤女人,竟然是英语课老师程白露。她脸色煞白地捂住左臂,浸出的血迹,将burberry米色风衣染出一抹暗红色,往日里精美的五官皱在一起,看起来十分痛苦,眼角还有斑斑泪迹。

    “程……程老师,你……你怎么躲在草丛里面啊……”钱大宝狂奔过来,喘着粗气惊讶问道。

    程白露咬着嘴唇,瞪了两位肇事者一眼,没有答话。

    今天晚上,程白露收到初恋男友结婚的消息,犹如五雷轰顶,不知所措。

    她和初恋男友自从高中时,就你情我愿成为恋人,男的才华横溢高大英俊,女的娇俏可人聪明伶俐,是无数人艳羡的神仙眷侣。高中,大学,工作,始终相伴在一起,奉献出各自珍贵的青春,可熬了八九年,等到谈婚论嫁的阶段,男友却以性格不合为由,提出了分手要求。

    程白露性格外柔内刚,不是那种抱着男友裤腿死去活来祈求怜悯的女人,见到男友强硬的态度,一气之下分道扬镳。

    虽说时间是抹平伤口的良药,可过了半年,程白露始终对负心汉念念不忘,一回忆他的音容笑貌就心如刀割,毕竟是一起厮守八年的伴侣,像是亲人一样根植在血脉里,这辈子恐怕也割舍不掉。

    从那以后,程白露就对恋爱十分抗拒,或许是旧情难忘,又或者是对男人的见异思迁产生本能抗拒,铁了心地不交男友,一直单身到现在,成为了学生口中的斗战剩佛。

    每一位与社会主流价值观相违背的人,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这就是程白露简单而悲情的故事。

    赵凤声仔细检查完程白露伤势,只是左臂被标枪擦伤皮肉,连肌肉组织都没有伤及,赵凤声放下心头大石头,柔声道:“程老师,我带你去医务室包扎一下吧。”

    程白露狠狠拿肘部挥舞,用力挣脱赵凤声想扶她起身的双手,倔强的如同在生闷气的小孩子。

    其实左臂的疼痛倒是次要,关键是伤心欲绝地时候,冷不丁飞来一柄势如破竹的标枪,这算怎么回事。大晚上的,任谁遭受无妄之灾也得吓一哆嗦,初恋男友即将结婚的阴霾还挥之不去,再被人拿标枪差点吓跑三魂七魄,程白露没有立即跳脚骂娘,已经算是给赵凤声面子了。谁让这个讨厌的家伙和初恋男友长相有着五分相似之处,想骂都骂不出口。

    “程老师?”赵凤声见到她埋头生闷气,又喊了一声。

    “我自己能走!”

    程白露撑住石凳,艰难地站起身,还没站直,双腿就再次发软,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出溜,还好赵凤声眼疾手快,本着君子之心扶住她的肩头,这才没有使得伤上加伤。

    “把你的手挪开!”程白露骂不出口,但憋了一肚子闷气,看到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就有揍人的冲动。

    赵凤声怕她栽倒,固执地纹丝不动。

    “信不信我喊人说你非礼!”程白露怒目圆睁吼道。

    “程老师,您这就不讲理了吧。您受伤的事情,确实是我有错在先,可我也不是故意的,完全不知道您在草丛后面,所谓不知者无罪,您就消消气,先把伤处包扎好了,到时候再发脾气也不迟。反正我就在学校呆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您啥时候想拿我撒气都可以。”赵凤声态度和蔼分析着其中利弊,嘴角挂有一抹真诚笑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三百四十八章一枪扎出个程姐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