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赵凤声在众目睽睽之下步入操场,比完100米预赛的符永伟和他擦肩而过,“实在不行别硬抗,自动认输还来得及,低头认输,只是你个人问题,输掉比赛,那可是整个学校的荣誉问题。你想好了,丢了你的面子是小事,丢了学校面子是大事。”

    赵凤声驻足,好笑道:“学生会主席带头吸毒,算不算丢了学校面子?”

    符永伟脸色铁青。

    赵凤声语重心长道:“毒品,不是个好玩意,我见过太多人深陷其中,自付定力再强,最后也弄得家破人亡。你现在中毒不深,能戒早戒,最好先办个病退手续,把毒瘾戒掉再来完成学业,对你而言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再吸下去,就算毒品要不了你的命,筹集毒资也得使你锒铛入狱,你是学法律的,毒品延伸出一系列的犯罪问题,你比更我清楚。”

    符永伟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赵凤声轻轻抬头,望着周围冲符永伟加油助威的学生,沉声道:“看看那些支持你的学弟学妹,倘若他们知道你这位德高望重的学长有吸毒史,该怎么想?既然作为学生里的杰出代表,我相信你对学校有种特殊荣誉感,你自己,本身就是学校的荣誉。抹黑丢人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符永伟攥紧拳头,视线死死盯着鞋面。

    赵凤声撸起运动服袖子到达肘部位置,叹气道:“苦哈哈的家庭背景,熬到天之骄子不容易,爹娘一辈子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唯一期盼就是让你成为栋梁之才。你倒好,非但不孝顺,还知法犯法开始吸毒,脑子被驴踢过?知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想挤进校园里接受高等教育。有位老人给我讲过他的经历,他家在农村,出生贫寒,由于时代原因,想上学却摸不到门路,哪怕生意越做越大,成为了市里闻名遐迩的企业家,他还是对上大学抱有一份纯真的希望,可惜直到含笑九泉,这份心愿也没能实现,用他的话说,是没法光宗耀祖了。”

    赵凤声拍了拍他的肩头,“为了你的爹娘,早做决断,爹不在了,起码还有老娘要孝敬,我见过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场面,老人在葬礼直接哭晕过去的比比皆是,甚至还有当场暴毙的情况。给你说这些话,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皓首老娘,想想老爷子去世时的情景,我不想再目睹一处人间悲剧上演。”

    符永伟连抬头的力气都丢失的一干二净,泪水夺眶而出。

    赵凤声抛出这些推心置腹的话语,无非是想让他浪子回头金不换,还顺带些草根痞子肺腑之言,珍惜来之不易的学府时光。

    至于符永伟会怎么选择,赵凤声只能拭目以待。

    标枪第一轮初赛即将完毕,只剩下赵凤声投掷,体育学院的壮汉以55米的惊人成绩,意料之中排在头名。发现赵凤声磨磨唧唧踌躇不前,壮汉嚎了一嗓子,催促他赶紧过去比赛,标枪赛程有着明文规定,超出时间当做弃权处理,壮汉可不想让他输得这么轻松,打脸打到位,要赢就赢得彻彻底底。

    赵凤声屁颠屁颠跑到标枪参赛场地,身后5438的参赛号码惹得人群哄堂大笑,赵凤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以为裤子扯出大洞,偷偷地摸了摸,没觉得裤裆扯了啊。

    结果裁判递过的标枪,和昨天练习时的别无二致,赵凤声正琢磨着以啥姿势引爆全场女生尖叫,裁判喊了句你只有十秒钟时间了,吓得赵凤声匆忙一投,标枪势如闪电脱离手掌。劲头倒是挺足,可惜方向南辕北辙,没有抛向赛场,而是冲着壮汉头顶奔袭而去。

    壮汉急忙连滚带爬卧倒在草地上,躲过了势如破竹的夺命一枪,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人群里爆发出此起彼伏的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