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赵凤声忙惯了,难得躺在病床上享受懒散时光,除了两女争宠的时刻难以忍受,总体还算惬意。看看书,晒晒阳光,陪小胖子开几把黑,跟大刚和花脸探讨一些男人才会感兴趣的话题,关键是吃喝拉撒和住院费全部由钱宗望买单,优哉游哉,快乐似神仙。

    别看薛如意平时看起来傻傻愣愣,可在献殷勤方面丝毫不落下风,女神该有的矜持身段从未在她气质里出现过,尽心尽力做好保姆职责,把赵凤声照顾的无微不至。喂饭,打水,换洗衣物,甚至剥瓣橘子都会把橘丝去掉,尽显南方女子温婉如水的一面。

    程白露从外表来看,要比薛如意更像贤妻良母,但是这位大龄女青年一个人过的久了,字典里早就丢掉了贤淑二字,哪会伺候男人。见到薛如意体贴入微大献殷勤,程白露傻眼了,可蛇有蛇道鼠有鼠路,智商恐怖的大学教授干脆另辟蹊径,直接玩起了金钱攻势,豪购了一套givenchy男仕休闲装,外加内裤袜子鞋子等衣物,全部是价格令人咂舌的奢侈品。

    每次从学校下课来探望病号,程白露手里都会拎着香气四溢的佳肴,不仅帮赵凤声订制病号餐,还把花脸和大刚那份也一并带来,见者有份,出手不可谓不阔气。她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先拿下赵凤声身边的兄弟,拿大家闺秀的善解人意比拼小家碧玉的蕙质兰心,在不同领域占据绝对性优势。

    受益者赵凤声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哪位菩萨都不敢得罪,一句话得掰开两半来说,少了谁一个字,就得遭受哀怨眼神,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看的大刚在那幸灾乐祸。

    好不容易把程白露哄走,赵凤声只觉得比干了一场架还累,重重喘了一口气,对旁边剥香蕉的长腿妞说到,“熬了好几天了,赶紧去好好睡一觉。我让花脸在他们宾馆再开一间房,你去休息吧,这么多人陪着我,我哪好意思自己休息。”

    “我再多陪你一会儿。”薛如意揉了揉酸胀眼眶,鹅蛋脸尽显疲惫。

    寒风乍起,陈蛰熊带着那股子嚣张气焰走进病房,见到赵凤声跟小保姆你侬我侬,陈蛰熊也没好意思打破这片暧昧氛围,双手插兜,背靠墙壁,闭起眼睛示意你们该干嘛就干嘛。

    “回去吧。”赵凤声柔声说道,然后给花脸递去一个照顾好她的眼神。

    薛如意嗯了一声,恋恋不舍地走出房间,一步三回头。

    等到佳人离去,赵凤声猴急说道:“有烟没,赶紧给我弄一根,这丫头管我管的太严,好几天都没过烟瘾了。”

    陈蛰熊轻轻一笑,从兜里掏出打火机和香烟,一并丢到床上。

    呼……

    赵凤声贪婪地吸入一大口,缓缓吐出,表情就像是刚破处一样陶醉。

    “看来讨个老婆并不见得好过。”陈蛰熊发表着自己独特感触。

    “讨不起老婆,更难过。”赵凤声一口接一口地猛抽,心有戚戚然。

    “听口气,你好像还是个有故事的男人?”陈蛰熊挑动浓重的剑眉,一副八卦嘴脸。

    “像你这种牛叉人物,应该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潇洒侠客吧?难道跟长舌妇一样,还喜欢探究别人的故事?”赵凤声好笑问道。

    “我平时喜欢看格林童话,也喜欢打听别人隐私,以后如果作为对手,知道了他的软肋,也好清楚从哪些地方下手。”陈蛰熊如实答道。

    “那咱们还是说说格林童话吧。”赵凤声可不愿意被一个杀人如麻的家伙了解底细。

    “你有没有看过《死神教父》的故事?”陈蛰熊手指熟练玩起zippo打火机,行云流水令人目眩神驰。

    “有点印象。”

    赵凤声点头说道:“好像是一个穷人要给即将出世的孩子寻找教父的故事。第一个,碰见了仁慈的上帝,许诺给穷人孩子世间的幸福,可穷人不同意,说上帝不公平,给富人一切,却让穷人挨饿。第二个,穷人碰到了魔鬼,魔鬼许诺给他孩子数不完的金钱,穷人也没同意,说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三百九十二章死神教父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