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张新海还像以前一样客套,手里大包小包,全部是滋补营养品,估计已经从钱宗望那里得知赵凤声的病情需要补血为主。一个人攀爬到高位,或许家世和底蕴占有很大比重,但这只是铺就康庄大道的前面几块砖,真碰到情商和智商不争气的阿斗,到达一定阶段后就很难再进一步。

    张新海创造了省厅正处级干部最年轻记录,手腕远非常人所能及,光是这份对待小人物的无微不至,就间接体现了张新海的处世风格,礼贤下士,巨细无遗。这让赵凤声想起了曾国藩那句著名语录:古之成大事者,规模远大与综观密微,二者阙一不可。

    赵凤声很是受用。

    赵凤声怀揣小心之心,怕张副队长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急忙躺到病床装成奄奄一息的模样,等张新海走进病房,见到嘴里不住哼哼的家伙,皱了皱眉,将礼品放好,走到床边关切问道:“听老钱说你受伤了,没想到伤得这么重,现在感觉怎么样?”

    赵凤声故意将眼皮只露出一条缝隙,张大了嘴巴,气若游丝,“领……领导,可算见到你了,这次我为了抓捕毒枭,差……差点没命。”

    张新海是什么人?那可是专精于刑侦工作几十年的宗师巨匠,从蛛丝马迹就能看出端倪。瞅见这家伙直挺挺躺在床上,连吊瓶都没打,更别提重伤时使用的医疗器械,再闻到屋子里弥漫的浓烈烟味,张新海瞬间明白了这小子打得什么鬼主意,推了推金丝眼镜,狡黠一笑,“我还说带你去省城最大的夜总会见见世面,这下好了,省了两个月工资。”

    “领导……”

    赵凤声挣扎起身,“其实这种艰巨的任务,我可以带病坚持。”

    “别装了,起来吧,你的气色比我都好出一大截,咱俩换换地方还差不多。”张新海拍打着衣服沾染的尘土,脸色确实比病床上容光焕发的家伙差上不少。

    “嘿嘿……”

    赵凤声干笑几下,不好意思在专家面前刻意卖弄,撑起身靠到床头,“您大忙人一个,怎么有空过来了。如果因为我耽误了您老人家打击犯罪分子,简直是误国误民吶,我可担不起那么大的罪过。”

    “油嘴滑舌。”

    张新海习惯了这家伙吊儿郎当作风,见怪不怪,平庸的五官忽然板起一本正经的肃容,就像是跟同事商量案情,“你当初跟我说小马庄枪击案的幕后主使,是雷一重工的ceo雷斯年,我查了,但是结果可能让你大失所望,雷斯年并没有跟唐耀辉和吕帆联系的证据,哪怕他们手机里连西北地区的号码都不曾出现,你手里有没有其他证据?”

    “如果有,早就交给青天大老爷还我一个公道了。”赵凤声无奈苦笑。这样的结局在他意料之中,雷斯年要是连这点把柄都能让人抓住,那也不是商界大名鼎鼎西北的小侯爷了。

    赵凤声脸色变得不苟言笑,问道:“唐耀辉和吕帆两个王八蛋判了没?”

    “嗯,判了,死刑。”张新海如实答道。

    “按照时间推算,应该走完死刑复核程序了吧?具体枪毙的时候,你得带我去瞅一眼,就算是为我那位朋友先报一部分仇。”赵凤声脑海里映射出肖贵豪气干云的形象,眸子渐渐黯淡。

    “好。”

    张新海点点头,“看来你这大学没白上,刑法程序已经熟门熟路,这样也好,省的你以后做事莽莽撞撞。以前侦办719案的时候,向黑子给我讨论过,都对你剑走偏锋的手法赶到质疑,甚至到了后期,我们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三百九十四章得民法者得天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