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听到熟悉的娇叱,赵凤声打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摆子,然后从对面的花脸和大刚眼神中,看到一种自求多福的怜悯神色。

    姑奶奶。

    敢在赵凤声面前大言不惭地放出豪言的女性,满打满算总共两位,那位老白山的压寨夫人已经撒手人寰,剩余的那一位,不就是在桃园街令人闻风丧胆的骂街女王?

    赵凤声倒吸一口凉气,绷紧全身的神经,艰难回头。

    身后两米左右,站着一位娇小玲珑的女性,短发,梳成一种男性青年里极为流行的背头,中性打扮,帅的摧枯拉朽,绝对是校园女生争相倾慕的对象。瓜子脸上挂着一抹狰狞后的扭曲,月牙眸子透露出一种咄咄逼人的杀气,粉拳紧握,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母老虎。

    “老……老三,好巧。”赵凤声笑的相当牵强,突然有种拔腿开溜的打算。

    眼前这位令他头皮发麻的小魔女,除了三妮还能是谁?

    别说是他,桃园街里的左邻右舍,上到玄幻莫测的李爷爷,下到穿着开裆裤天天摆弄小鸡鸡的笑笑,哪位敢惹口不择言的疯丫头?不怕被堵住门口骂个三天三夜?这年头打死人偿命,骂死人可不偿命,三妮凭借天下无双的骂街功底,绝对能在杀手界搏得一席之地。

    “赵凤声,你咋不改名叫赵世美!一米八多挺大的爷们,偏偏不干爷们的事儿!裤裆短一截还是去泰国做了变性手术啦?瞧你那没出息样儿,认识你我都嫌磕碜!还号称赵疯子,我呸!要不是出娘胎自带了一个把儿,干脆蹲着尿尿算了!桃园街出了你这么个孬种,我都嫌臊得慌。哎呦!还有脸跑到省城冒充大学生,你也不看看那一脸的褶子,放个核桃都能夹碎,我二姐也不知道怎么瞎了眼,偏偏看上你这个没种的窝囊废!”

    三妮的小嘴瞅着鲜艳欲滴,可说出的话又快又脆,比起马克沁机枪火力还要猛烈。见到二姐日渐憔悴,身为亲妹妹的她早就憋了一肚子无名之火,当看到朋友圈里赵凤声踢球时的潇洒英姿,三妮当即赶到政法大学蹲点,只可惜赵凤声因为受伤住了几天医院,这才躲过一劫。

    俗话说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赵凤声刚在学校露面,就被一天跑来七八趟的三妮逮个正着。

    这几天摸不到人影,导致三妮火气越来越大,虽然她这位小姨子跟准姐夫平时关系素来不错,但新仇加上旧恨,无法无天的三妮才不管后果如何,先把火气撒出去再说。

    花脸和大刚这对仗义的兄弟,见到赵凤声被骂的狗血淋头,不仅没有替他出气,反而悄悄后退几步,看那架势和神情,分明是怕溅到一身血。

    三妮是啥脾气?打了二十多年交道的家伙们心知肚明啊,不敢惹,也惹不起,再说人家小姨子跟姐夫吵吵,关他俩屁事,索性跑到旁边当起了围观群众。俩人往人群里一蹲,优哉游哉吃着鸡蛋灌饼,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姿态。

    四周站满了闻讯赶来的大学生,目睹省城校花排行榜高居榜首的崔胜男惊艳亮相,并且似乎跟学校里的家伙牵扯到感情问题,这帮大学生兴高采烈当起了看客,拿出手机,不停地拍照和录像。

    崔胜男的语速过快,他们可没听清楚是为姐姐出头。要知道崔胜男深入简出,极少能捕捉到她的倩影身姿,况且大校花容貌跟脾气程反比,口味刁钻,言辞刁毒,哪位追求者想要采摘最妖艳的花朵,回去时不得铁青着脸,背负几斤臭骂?看眼前的形势,崔胜男竟然跑到政法大学来兴师问罪,难不成胡子拉碴的新生手腕了得,把崔大校花的肚子搞大了?

    众人脑海里都迸发出同样的念头,兴致更浓。

    赵凤声扫了一眼乌央乌央的人群,老脸微红,悻悻然摸着鼻子,道:“老三,有啥事咱找个没人的地方说,我知道我做得不对,想打想骂悉听尊便,就算你拿刀子捅我几刀,那我也毫无怨言。家丑不可外扬,咱自家的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三百九十八章逼婚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