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地下停车场的灯光太过昏暗,致使意图不轨的家伙藏匿于车内,等到车灯开启,发现端倪,想要出手也为时已晚。陈蛰熊这时来不及自责,发疯一样踩踏油门,迫不及待靠近g500附近,最后缩短到两车之间只有十几公分距离。

    可是如何救人,又成了难题。撞车?用飞刀击毙歹徒?跳到车顶营救钱氏姐弟?每一种方案,赵凤声和陈蛰熊包括花脸都能做到,可似乎都快不过对方刀子划破钱天瑜喉咙的速度。陈蛰熊心系姐弟俩安危,冷汗直流,放在油门上的右腿不由自主开始轻颤,哪怕他面对上百人围剿都没有这么紧张过,因为这关乎到钱家整个传承命脉,失去子女后的钱宗望该如何歇斯底里?哪怕步入金字塔顶端,也不过是一介凡夫俗子,目睹儿女毙命,白发人送黑发人,钱宗望怒急攻心之下一命呜呼也极有可能,始终扮演忠仆走狗的陈蛰熊绝不能让悲剧发生。

    赵凤声瞧见了那人拿匕首始终架在钱天瑜颈部,打开窗户,呼吸节奏渐渐缓慢,将肌肉组织调整到最佳状态,用来应付复杂局面。

    姐弟俩没有练过功夫,连普通人都打不过,期盼俩人徒手制服手握凶器的歹徒那是痴心妄想。赵凤声为了方便观察g500里面情况,一个箭步钻到副驾驶座位,沉声道:“要不要通知警方一声,他们那里有狙击枪和神枪手,现在是下班时间,交通拥堵,车辆不可能一直处于行驶状态,等到遇到车流停止时,用狙击枪击毙歹徒,或许可行。”

    陈蛰熊沉思片刻,汗珠顺着冷峻的脸庞不停滴落,往常不屑一顾的表情,变成病态的苍白色,他缓缓摇头,咬牙道:“失败的代价太高,哪怕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制伏歹徒,我都不敢轻易去尝试,相信钱总的想法也是如此。赢了,只是规避暂时风险,但是输了,那就输掉了钱总整个血脉,这是一场赌注对比天壤之别的赌局,不值得冒险。”

    赵凤声点点头,“能不能查到是什么人下的手,先用围魏救赵把敌方主帅控制住,将被动化为主动。”

    “难。”

    陈蛰熊双目始终死死盯住g500车身,凝声道“我现在倒是希望绑票的人,来自于翟红兴或者楚巨蛮,如果落到他们手中,目的就是逼迫钱总就范而已,不会对姐弟俩痛下杀手。若是专业绑匪动的手,麻烦可就大了,那帮狗日的下手没轻没重,往往拿了赎金还撕票,男的弄残,女的轮了,下手一个比一个黑!就算把他们解救出来,也不见得有好日子过。”

    “放心,姐弟俩都是大富大贵之相,没那么短命。”赵凤声宽慰道。

    “但愿如此吧。”陈蛰熊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一点,但是转眼间就诧异问道:“你还会看相?”

    “师傅教的,略懂。”赵凤声如实答道。

    “既然懂得避凶趋吉,身上还会挨了六枪?”陈蛰熊眼神中分明透着质疑神色。

    “对牛弹琴,开你的车吧。”赵凤声无奈道。

    g500以龟速行驶在车流当中,几乎以s曲线慢慢前行。

    钱天瑜在国外待久了,对国内交通不适应,而且作为马路杀手之一的女司机,分不清油门和刹车那是常态,再加上脖子下面放个雪亮匕首,任谁都会惊出一身冷汗,没有酿成交通事故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开快点!乖乖听我吩咐,否则别怪老子心狠手辣,先把你耳朵和鼻子削下来一样!”

    出言恐吓的男子,就是隐匿在后座的歹徒,戴着眼镜,运动装上的帽子将容貌遮掩起来,只有嘴唇上方的一撇胡须格外显眼。他手臂举起的匕首十分沉稳,手腕处露出刻有蝎尾刺青,丝毫没有颤抖迹象,虽然匕首横在钱天瑜那里,但眼神紧盯着钱大宝不放,一举一动泰然处之,看着像是做没本钱买卖的此中老手。

    “大……大哥,咱……咱有话好好说,要钱的话尽管开口,你……能不能把刀子先放下,或者把目标换成我。我姐车技很差,胆子也小,你这么拿刀吓唬她,怎么能开快呢?”钱大宝举起双手,声音夹杂着哭腔说道。

    别看小胖子平时贪生怕死,遇到任何危险都丢掉气节充当缩头乌龟,可见到血浓于水的姐姐面临危险,小胖子主动站出来承担恶果。这和勇气以及胆色无关,钱大宝受到姐姐恩泽十几年,从一个顽劣淘气的稚童,变成了能担当一切的男子汉,将夺命凶器转移到自己身上,只是一个弟弟对于姐姐的守护,一个男人对于女人的守护。

    “不行!你还是把刀架在我这里,不要伤害我弟弟!你们冒着危险干这一行,不就是图财吗?你说个数,我保证五分钟之后就能到达你的账户,但是你也要遵守行规,把我们姐弟俩放了。”钱天瑜秀目迸发出悍不畏死的凶光,就像是母鸡为了保护幼崽奋不顾身的架势。

    多年来又当姐姐又当妈,保护钱大宝成为钱天瑜的本能之一,殊不知弟弟已经长大成人,不再是犯了错误后躲在她裙子后面畏畏缩缩的小男生。

    “姐弟情深嘛,说说看,你们能出多少钱?”绑匪在后面闷声问道。

   &nbs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四百一十三章姐弟情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