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楚巨蛮在小县城呼风唤雨,过得是别人艳羡万分的小日子。察觉到凌厉杀机,他不敢去赌被誉为罗汉降世的薛木鱼是否会痛下杀手,因为这注定是一个没有胜算的赌局,输了,一切功名利禄只能归于一捧黄土。

    所以楚巨蛮不是不愿去赌,而是他不敢赌。

    庄晓楼见到以霸道著称的楚巨蛮居然在一个年轻人面前如指臂使,惊骇的无以复加。你楚蛮子不是声称万林市肆无忌惮的楚霸王吗?被一口吴侬软语的南蛮子吓唬住了?还有没有点燕赵男儿的血性?!

    一想到唾手可得的天价赎金随风飘散,庄晓楼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戳了一下,疯狂喊道:“楚兄!人不能放!上亿的赎金啊!钱宗望肯定会拿钱来赎人。再等一等,要不然咱们精心布下的局面就功亏一篑了!”

    楚巨蛮心想你这二逼玩意脑子里装的都是白粉吧?还有没有点眼力价?你以为老子想放人?大把的银子谁不想赚!关键是有命赚,拿什么去花?这排行榜里天字号的人物都上门要人了,你还想让老子拿命去死磕?这不是谋杀吗。去你个三舅妈的二大爷!

    楚巨蛮懒得跟他墨迹,将陷入癫狂状态的庄晓楼衣领一拽,像是丢破麻袋一样丢到墙角,也不去管合作伙伴伤势如何,冲着一脸蒙圈的三瓣嘴喊道:“发什么愣?!赶紧放人!”

    三瓣嘴从未见过老大如此暴躁,心惊胆战问道:“老大……是只放赵凤声,还是把他们三个全都放了?”

    楚巨蛮一脚正中三瓣嘴小腹,怒吼道:“全放!”

    三瓣嘴连滚带爬逃之夭夭。

    赵凤声揉着酸疼的手腕走出小屋,见到满脸焦急的薛如意和一袭白袍的薛木鱼,还有些云山雾罩。关押人质的屋子离现场太远,根本听不到几人对话,赵凤声也不清楚一直扮演保姆的大傻妞有位名震天下的哥哥。看着楚巨蛮灰头土脸的模样,赵凤声小心翼翼从他身边经过,随时做好了出手打算,哪曾想楚巨蛮连一个眼神都欠奉,盯着自己的尖头皮鞋呈沉思状。

    薛如意迫不及待奔向意中人,一头扎在不算宽阔的胸膛里,哭哭啼啼不停抽搐。

    赵凤声搂也不是,不搂也不是,卡在中间颇为难受。察觉到一身佛气的薛木鱼不太友善的目光,只好采取折中办法,象征性摸了摸薛如意已经张到脖间的长发,柔声道:“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刚刚逢凶化吉,再哭就不吉利了,听话。”

    薛如意急忙抬起头,用袖口擦拭干泪水,望着胡子拉碴的家伙破涕为笑。

    赵凤声瞥了眼胸口一滩水渍,也不知是泪水还是鼻涕,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巾,发现还挺干净,直接伸到娇俏的鼻子下面,“使劲。”

    薛如意哪会大庭广众之下让人伺候擤鼻涕,接过纸巾,悄悄转身,动作轻柔擦去羞人污渍。

    赵凤声呵呵一笑,心想大美妞就是大美妞,连擦个鼻涕都美得冒泡,估计放屁打嗝也别有一番风情。赵凤声撇去嬉闹心思,正经八百问道:“你怎么说服让楚蛮子放人的?难道是钱宗望派你们来送赎金?”

    楚巨蛮的实力摆在那里,赵凤声可没想过有人会在武力方面降服这位猛人,还以为小白脸是钱宗望派来的属下,交完钱,楚巨蛮按照江湖道义放人,也算是没有超乎他的意料之外。

    “我哥救的你。”薛如意指着不远处的薛木鱼骄傲说道。

    “你哥‘救’了我?”赵凤声琢磨过来了长腿妞话中含义,愣在原地目瞪口呆。

    以前倒是听她说过有位哥哥,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四百二十六章大兄弟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