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赵凤声茫然回头,离他一米左右站着位小孩,是男是女不太好分辨,因为长相太过精致。说他是男孩,却粉雕玉琢,娇皮嫩肉的小脸说不出的可爱,说他是女孩,又偏偏横生一股英气,这在四五岁的小家伙身上可不多见。

    赵凤声就喜欢占小孩便宜,当初拿着棒棒糖,哄着笑笑喊了几个月的爹,这次碰见了雌雄莫辨的小娃娃自投罗网送上门,笑的比狼外婆还奸诈,用手指勾起小家伙粉嘟嘟的苹果脸,问道:“你是在喊我?”

    小家伙双手背在后面,点点头,锅盖发型摇摇晃晃。

    赵凤声指着小家伙裤裆,坏笑道:“有没有小鸡鸡?”

    小家伙想了想,又是拼命点头。

    “真是男孩?”赵凤声眉头一挑,“让爹看看小鸡鸡。”

    小男孩毫不犹豫就要脱掉裤子,赵凤声赶紧帮他提上,现在气温在二十来度晃荡,万一把孩子冻出个好歹,那可没办法向人家父母交代。

    赵凤声见到小男孩旁边没有家人陪伴,询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爸爸妈妈呢?”

    “妈妈在等我,我在跟爹说话。”小男孩第一次说了这么多话,才发现他的嗓音极其细嫩,绵言细语,跟女孩的声线很相似。

    “这熊孩子。”赵凤声揉了揉他的锅盖头,会心一笑,“既然你都喊我爹了,那当爹总得表示一下,想不想吃冰激凌?”

    小男孩双手食指勾在一起,稚嫩的小脸呈现出纠结神色,道:“妈妈不让吃……”

    “那你想不想吃?”赵凤声含笑问道。

    小男孩眨了眨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颔首。

    赵凤声拽起他的小手,“走,爹给你买冰激凌。”

    小男孩扬起脑袋,忧心忡忡道:“可妈妈说怕我咳嗽……”

    “你听爹的话,还是听妈妈的话?”赵凤声蹲下来柔声说道。

    “妈妈说,她不在,就要听爹的话。”小男孩略作停顿答道。

    “那不就行了,反正妈妈也不在,那你所有事都要听爹的。”赵凤声也怕孩子吃冰激凌把身子吃坏,改变主意道:“要不这样,既然妈妈不同意你吃冰激凌,那爹给你买块蛋糕算了,奶油的,除了热乎点,其他的跟冰激凌味道一样,好不好?”

    小男孩轻轻一笑,当做应答。

    一大一小手拉手走进咖啡店,走到放置蛋糕的柜台前,发现柜台对于小男孩有些遥不可及,于是一把抱起他,指着五颜六色的蛋糕问道:“想吃哪个?黑色的是巧克力味,红色的是草莓味,黄色的是香蕉味……”

    小男孩唆着手指,亮晶晶的眸子在色彩缤纷的蛋糕上不断打量。

    “先生,不好意思。”服务员打断了他的介绍,善意提醒道:“这款黑色的是卡布奇诺口味,红色的是蔓越莓口味,黄色的是芝士口味。”

    “咳咳……小妹妹,能不能维护一下父亲的尊严。”赵凤声心说老子活了快三十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小鸡鸡过一过当爹的隐,伟大的形象还没竖立好,顷刻间就崩塌溃散,容易么?

    服务员说了句不好意思,笑容里满含促狭意味。

    “吃什么?”赵凤声抱着小男孩问道,等他看到小男孩清秀的侧脸,突然一阵恍惚,怎么那么像她?不过一想到天底下相似的人数不胜数,尤其是还没张开的四五岁孩子,哪能那么凑巧?赵凤声暗自一笑,把那份讶异丢到九霄云外。

    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爹,我想吃巧克力。”小男孩柔柔弱弱说道。

    呦呵,这便宜儿子跟自己口味还真像,自己小时候那会,也是天天哭着嚷着要吃巧克力,把牙都吃坏了几颗。赵凤声在角色扮演中兴高采烈,便宜儿子开了口,当然要如他所愿,挑了一块个头最大的巧克力蛋糕,五十多块,完全不符合他的消费观,但既然喜当爹,那就有当爹的觉悟,为了小鸡鸡高兴,花点银子又能算的了什么,有钱难买爹高兴。

    赵凤声怕他父母找不到他而焦头烂额,“父子俩”又回到街边的露天咖啡桌,看到小男孩吃的狼吞虎咽,赵凤声笑了笑,拿纸巾帮他擦拭掉嘴角污渍,“你叫什么名字?”

    “妈妈喊我小麻雀。”小男孩边吃边答道。

    “操,这破名是谁给你起的?真难听!小鸟?这不是咒自己的儿子以后找不到女朋友嘛!”赵凤声义愤填膺说道,挺为小鸡鸡打抱不平。

    小男孩似乎听懂了他话中含义,嘻嘻一笑。

    “笑屁啊!你知道我说的是啥意思?”赵凤声勾了勾他的尖翘下巴,触手一片嫩滑,老街里可没有这么细皮嫩肉的孩子,一个塞一个的红脸蛋,摸着比石头还粗糙。看他的穿着打扮,挺像电视里的童星,料子和款式都走在时尚前沿,一件衣服起码几百块,估计他的父母也是殷实人家。

    小男孩一会点头,一会摇头,弄得自己都有些晕乎。

    哎!咱啥时候也有这么个小鸡鸡,死也值了。

    赵凤声心有戚戚然。

    钱天瑜跟老同学叙旧完毕,见到赵凤声旁边多了一个可爱小男孩,惊喜问道:“长得真漂亮,这是谁啊?”

    赵凤声傲然道:“我儿子,帅吧。”

    钱天瑜哪会相信他的鬼话,捏了捏小男孩带有婴儿肥的小脸,笑道:“小朋友,他是你什么人啊?”

    小男孩冲着挤眉弄眼的家伙一本正经答道:“他是我爹。”

    赵凤声乐的露出嗓子眼,“哈哈,我早说了我是他爹,你还不信,我说的没错吧。”

    钱天瑜被这一对父子弄得没脾气,看了眼皓腕上戴的那只卡地亚手表,“别闹了,我爸下午要回家,找我谈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四百七十八章小麻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