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一场有惊也有险的战斗结束,赵凤声收起小白瓶和质量上乘的匕首,扛着昏迷不醒的工作装男人,想了想,司机班人多嘴杂,万一这家伙说出不合时宜的话来,又是一场麻烦,觉得还是放到陈瑞那里盘问比较安全。

    一路上员工们面面相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赵凤声担心引起员工们恐慌,声称肩膀上的倒霉蛋在电梯里癫痫发作,磕破了头。嘴里的白沫和额头的血迹,倒是挺像那么回事,员工们大多相信了他的说辞。

    来到保安部部长办公室门口,大门紧锁,陈瑞还在下面处理打架问题。赵凤声扛着一个大活人没地方去,又觉得小药瓶的危害更大一些,于是打个电话把他叫回,顺便通知了沈大总管,看怎么处理合适。

    沈大民即便忙的午饭还没来得及吃,还是比陈瑞抢先一步到达,安全隐患是重中之重,出了事,钱宗望会找他第一个问责。别人不了解董事局主席脾性,他沈大民跟在身边多年,再熟悉不过。钱宗望军伍出身,管理企业如同带兵打仗,早些年,钱宗望处于男人巅峰期的时候,对待下属跟对待部下一样严苛,稍微遇到不顺心的事,碰到员工办事办砸,上去就是连打带骂,有次火大了,还拿烟灰缸把发错文件的助理砸成了血葫芦。

    虽然钱宗望这些年火气渐渐消退,摇身一变成了儒雅商人,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企业遇到难题或者瓶颈,沈大民见过好几次董事长大发雷霆。上百万的字画,珍贵的清朝红木家具,古董瓷器,逮什么丢什么,光是钱宗望盛怒之下毁坏的物品,恐怕就能购置好几处豪宅。

    所以不管出于哪方面考虑,沈大民绝不敢拿公司的安全开玩笑。

    等到三人齐聚,赵凤声将工作装男人往地上一丢,掏出一根烟,点燃,来平复惊险过后紧张情绪,缓缓说道:“我在电梯里碰到的这小子,还没说两句话就开始动手,靴子里藏着匕首,口袋里还带着白色小瓶,十有八九是想来大厦里搞破坏。沈老兄,咱们企业不是做药的吗,应该有药物科研所之类的部门吧,找个专家分析一下,看瓶子里的液体到底是什么东西。”

    沈大民嗯了一声,语气饱含沉重,小心翼翼拿起小白瓶,对着阳光仔细查勘,随后给心腹打了个电话,叫人把东西送往泰亨的技术研发中心。

    陈瑞作为保安部一把手,肯定不是那种性格温和的老好人,从保安部小职员慢慢熬到今天,挥胳膊抡拳头的事没少干,否则也不会被陈蛰熊提拔到如此高位。门口打架事件和工作装男子像是两记响亮的耳光,打的陈瑞心里光想吐血,况且一明一暗的董事长左右手同时在场,想扣屎盆子都找不到人,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陈瑞也是职场老人,见惯了一朝天子一朝臣,好不容易熬到保安部一把手,可陈蛰熊偏偏卸任离职,又来了一位摸不清底细的新鲜面孔。假如今天的事情处理不好,姓赵的年轻人会不会把自己咔嚓掉?赵凤声刚刚就任,是否会学习权谋之术,把人家的心腹挪到部长位置?说不准呐。

    十来年的心血,弄不好可就毁于一旦了。

    陈瑞越想越来气,朝着瘫倒在地的男人恶狠狠踹出一脚,抓起他的头发,又是抽了几下使劲全力的大嘴巴子。见到工作装男人悠悠睁开双眼,陈瑞这下可找到了出气筒,低吼道:“说!叫什么名字,谁派你来的?!”

    男人眼神恢复焦距,扫了陈瑞一眼,充满蔑视。

    “操!还他妈是块硬骨头!”

    陈瑞呸了一口,拿起挂在墙上的橡胶棒,大声叫道:“我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棍子硬!敢来泰亨撒野,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四百九十八章蹊跷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