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赵凤声喜欢藏在暗中扮猪吃虎,因为他清楚小人物才能活得长久,极少跳出来跟人面对面拼个你死我活,出力不讨好,没准还惹一身骚,有悖他一贯的低调作风。

    回国后,满打满算也只是出过两次头,一次带着痞子们大闹带香村,一次是率领众人抵抗康贤公司的暴力拆迁,其它时间,基本是洗干净脖子等待别人上门打脸。

    今天如此反常地帮人顶雷,其实念头也很单纯。

    只是不想那位骄傲到骨子里的男人,尊严受到践踏而已。

    无论他身体里流淌的血液姓张还是姓陈,归根结底还是京城张家的后代,上有雄踞燕赵的豪门底蕴,下有名动北方的亲弟弟张烈虎,即便他的身份是为人不齿的私生子,但还轮不到一个跳梁小丑来羞辱名门望族子弟。

    陈蛰熊对自己有恩,有大恩,三番两次将自己救出虎穴狼窝,这已经不单单是用几句掏心掏肺的谢谢就能糊弄过去。赵凤声很少跟人说谢谢,觉得虚,好听话谁不会说,听到后也长不了几斤肉,还不如给人家弄套煎饼果子实在。既然姓陈的好面子,那自己就投其所好,维护他的面子,谁来砸场子,反打过去,给他脸上贴张金纸,想必姓陈的也会乐意如此。

    守好东西酒吧,就当偿还一部分人情了。

    酒瓶炸裂,绝大一部分玻璃碎片冲着保安队长奔袭,也有一小部分落在了无辜众人身上,好在力道经过距离的缓冲,杀伤力较小,冲破不了衣服的防护能力,只有一位倒霉蛋被划破了脸颊,捂着伤处跑出酒吧大门。

    谁也无法预料到碎片轨迹,就连阿春自己也被玻璃碴子划伤手背,但他无暇顾及伤口,任由鲜血泊泊流淌,反而对为酒吧出头的家伙仔细打量。几秒钟过后,阿春露出一个类似于看到猎物的兴奋笑容,“帅哥,你很面熟,咱们俩好像在哪里见过,能不能提示我一下?”

    赵凤声懒得跟不正常的家伙进行语言上的交流,站在原地岿然不动。

    他也忘记在哪看到过至理名言,里面说到,碰见脑残的玩意,千万不能跟他费嘴皮子功夫,因为他的想法不是和你处在同一个波段,你讲道理,他认为你是在挑衅,说破大天也没用。唯一相同之处,他的痛感和你一致,车轱辘碾过脚丫子,同样会嘴歪眼斜,蹲在地上哭爹喊娘。所以想让他们跟你一样难受,那就得揍,揍到他认为你放屁都是香的为止!

    在赵凤声看来,眼前的阿春符合一切脑残和中二病特征。

    谁会用钢管打碎酒瓶去伤人?

    不怕崩到自己眼睛珠子?

    典型的脑残晚期患者。

    阿春朝着赵凤声审视一阵,眉头一皱,随后恍然大悟,掏出兜里的打火机,拿在手中晃了晃,“这东西,应该是你的吧?不过它好像跟你心爱的小月儿一样,所有权已经归我了,放心,我会好好对待它们的,不蹂躏到最后一秒钟绝不放手,哈哈哈哈。”

    赵凤声实在很难猜测到这家伙脑子里装的什么玩意,撸起袖口,一本正经说道:“你能活到现在,简直堪称人类发展史上一大奇迹。看你嘚瑟的样,估计小时候没少被人打脸吧?找到翟红兴当后台,等于抱上了大粗腿,有人给你撑腰了,才敢见谁咬谁?就你也配跟陈蛰熊找茬?说句不好听的,你去给姓陈的擦屁股都不配,也就敢在姓陈的不在场的时候狐假虎威。我们老街,也出过你这样的傻缺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五百二十二章GOODLUCK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