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钱天瑜善款已经到位,如何处置,却成了天大的难题。

    大小姐说好了出钱不出力,怎么分配由赵凤声说了算。他是摸惯了凶器的糙人,哪会理财,有了钱,只会存到银行或者换成现金藏在衣柜,要不然就交给二妮打理,猛然接过五百万重担,腿都打摆子,比跟人掰命还要惆怅。

    翻来覆去想了一宿,赵凤声也没想出十全十美的好主意。直接放到慈善协会,保不齐会为他人做了嫁衣,交给当地政府机构,他又怕某些狼心狗肺的玩意见钱眼开。最好的办法,那就是再去跑一趟西北,挨家挨户发放救济金,购买些经济实惠的衣服给孩子们带过去,再找施工队盖几所小学,这才能让他放心。

    可眼下翟红兴虎视眈眈,暂时还离不开省城,只能把事情放一放再说。

    赵凤声伤情缓解,恢复了职场生涯,步入泰亨大厦,没有了第一次的忐忑不安,似乎渐渐融入了大部分人需要面对的普通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用脑力和经验来赚取养家糊口的收入,没有刀光剑影,没有腥风血雨,偶尔遇到尔虞我诈,也是职场惯用的绵里藏针,顶多把对手赶出大厦,很少能做出杀人灭口的勾当,远比江湖手腕来得平和。

    赵凤声挺喜欢眼下这种状态,管吃,管住,每天只是开车接送钱天瑜,月底能拿到一笔超出他开支的工资,老婆孩子热炕头那种逍遥日子,似乎越来越近。

    正当他憧憬美好未来的时候,一双绿豆眼凑到面前,打破了他的幻想。

    “老赵,你……没事吧?”马陆见到他神情恍惚,拿手在眼前晃了晃。

    “有什么事?”赵凤声茫然问道。

    “那天……在酒吧里你跟人家打架,我喝多了,趴在桌子上跟烂泥一样,最后还是刘哥把我送回了家,没帮上你的忙,对不住了。”马陆来回搓着手掌,表情尴尬解释道。这是他思索了好几天的借口,虽然蹩脚,但实在找不到更好的理由。

    “哦,没事,那天出去以后看到警察来了,根本没打成。”赵凤声不愿给别人太大压力,随便说出一个善意谎言,想把事情糊弄过去。他并没有责怪马陆不仗义,自己跟人家只是普通同事关系,非亲非故,犯不着冒着危险两肋插刀。

    “真的?可你这几天没上班,不是在家养伤吗?”马陆体会不到某人的苦口婆心,继续追问道。

    “喝酒喝得太猛,痔疮犯了。”赵凤声笑眯眯道。

    “那老赵……你多保重。”马陆突然嗅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基情,干笑着走开。

    等到渡过繁忙时间段,赵凤声离开办公室,溜溜达达来到财务部,想要查看一下商楚楚怀疑的保洁阿姨,是否真的如她所说,行迹令人狐疑。即便他对商楚楚的话只有百分之十的可信度,但作为领导,还是有必要安抚好小同志的积极性,跑来装装样子,有利于组织安稳团结嘛。

    财务部以女性员工为主,而且是二三十岁的少妇居多,泰亨要顾及企业形象,挑选员工时难免会侧重于颜值,即便天生资质有所欠缺,换上了凸显身材的职业装,再涂脂抹粉一番,摇身一变成为吸引男人眼球的尤物。

    赵凤声初来乍到,顿时觉得两只眼不够使,各色莺莺燕燕来回穿插,环肥燕瘦应有尽有,就连空气中都飘散着沁人心脾的香水味,比司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五百二十八章苦瓜师太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