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记者。

    赵凤声很陌生的一个行业。

    问题是什么原因惹来记者暗访。

    难道是钱宗望重病的消息已经泄露?

    还是翟红兴派人来刺探军情?

    常常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赵凤声陷入沉思。

    他还不清楚这位记者隶属于官方人员还是私人企业,贸然用武力解决,没准捅了大篓子。可好言相劝,能让人家放弃震惊全省的重磅新闻吗?钱宗望在商界的影响力不同凡响,任哪家新闻机构也不会放过先声夺人的机会,假如这条消息曝光,引来无数条饥肠辘辘的饿狼怎么办?有条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翟红兴就够头疼了,再弄几位相同段位的敌人,失去核心人物的泰亨可架不住包夹攻势。

    “走,先去看看再说。”赵凤声束手无策,这件事又在自己的管辖范围之内,只好硬着头皮往前顶,大不了使用屡试不爽的萝卜加大棒手段,拿钱开道,给对方塞一笔可观的封口费,反正泰亨不在乎这仨瓜俩枣。

    赵凤声忐忑不安赶到事发地点,刚一迈进停车场,就听见角落里传出连吼带骂的声响,好像爆发了肢体冲突。赵凤声怕事情闹大,紧走几步,瞧见几位膀大腰圆的爷们竟然摁不住一位壮汉,双方战成一团,打的相当猛烈。

    “住手!”赵凤声爆吼一句,制止住了跟着秦冲吃饭的弟兄们继续动手,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跟前,望着鼻血长流的高大记者,突然感觉有些眼熟。

    浓眉大脸四方脸,穿着记者标准配置的马甲,嘴边虽然胡须茂盛,但显然是那种未经过剃须刀长期修理的绒毛,证明他的年纪很轻。

    “卧槽!生老大!”年轻记者扯着嗓子喊道,完全没考虑这句话隐藏着什么特殊含义。

    “你是……张子凡?”

    肾功能的强悍,导致了赵凤声记忆力达到变态水准,记得他是花脸的小弟,号称商楚楚学校的扛把子,还在学校为自己出过头,记起了只见过两次面的年轻小伙名字。

    “妈的!有我生老大在,看看你们这群王八蛋谁敢再欺负我!全给你们丫干挺了!”

    毛头小伙张子凡捂着鲜血汹涌的鼻子,慌慌张张跑到赵凤声身边,然后迸发出气吞山河的架势,伸出手指一个一个点过去,“你们来啊!操!刚才打我不是打的挺爽吗?!有本事再动手试试!”

    “伤势怎么样?”

    赵凤声递给他几张纸巾,见到秦冲的属下横七竖八躺到了一片,看着可比他伤势重多了,解释道:“他们属于跟着我混饭吃,都是自己人,别伤了和气。”

    呃。

    张子凡微微一愣,娴熟地将纸巾揉成纸团,往鼻孔里各自塞好,看这熟练度,估计以前没少挨揍。张子凡听出生老大话里的寓意,立刻换了一副笑嘻嘻的嘴脸,“原来是同门师兄弟啊,没事没事,就当是切磋功夫了,原来是不打不相识啊,哈哈。”

    张子凡打架,用的是典型痞子手段,抓头发,戳眼睛,踹膝盖,偷袭裤裆,怎么下作怎么来。他这一米八多的体格和一百六七十斤的体重,只要是不遇到国术高手,基本吃不了大亏。由于他的激烈反抗,再加上秦冲的属下碍于他记者的身份,不敢下重手,导致现场一片哀嚎,捂着裤裆怪叫的,捂着眼睛嘶吼的,竟然还有捂着屁股瑟瑟落泪的,地上散落了一大片毛发之类的物品,也不知碰到什么无法言明的痛苦遭遇。反倒是他活蹦乱跳,除了鼻腔受损,基本没什么大碍,还大吼大叫说自己吃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五百四十章记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